刘云会客室:香港中学生反偏颇的国民教育

倘若各位听众有留意香港的教育制度的新闻时,该不难发现,不少新闻报道提及香港的老师、学生及家长们对于教育局今年九月的新学年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表示极大忧虑,更以“洗脑”一词形容,个中原因很简单,单凭由教育局出资编印的一本名为“中国模式”的教材内容,无不令老师、家长以至学生产生恐惧。

2012-07-19
Share

 

一个由中学生自行组成的组织“学民思潮”马不停蹄就此事多番向教育局局长吴克俭抗议。究竟,这群青年人反对的是什么?他们又是否受到政治组织的利用?现时就读中四的黄之锋是“学民思潮”的召集人,在过去抗议声中,更不时目睹他站在最前线表达不满,更出席公开论坛与支持德育及国民教育的老师理论。黄之锋先不说教材内容,第一件事便返回“基本法”的原则。

“学民思潮对德育及国民教育感到最大的忧虑是,德育及国民教育是交予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编写,因而我们一群学生对于教育局作出这邀请的举措觉得已是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根据香港的《基本法》,香港的事务该交由香港的政府管理,北京政府只会负责香港的外交军事事务,倘若香港的德育及国民教育全权交予一名共产党党员做主理人,这是违背一国两制;再者,新闻报道中揭露香港浸会大学编写了一本染红的教材手册,该手册说中央政府是进步、团结及无私,我们一群学生觉得这非常有问题,兼且不合符事实。”

黄之锋口中的共产党党员是彭全宝,是一名北京师范大学的学者,他早前接受香港的一份财经杂志访问,亲自承认自己是德育及国民教育课程教材科的主理人。由他主理的这本被指严重偏颇的教材,是由人大代表薜凤旋在香港浸会大学中的当代中国研究所外判项目。负责的教育联会以“手册”来形容这“中国模式”的课本,内里清楚说明,“中国一党专政是进步、无私与团结”,而美国的民主制度则是“政党恶斗,人民当灾”。

黄之锋对此不禁说:

“我们目睹现时中央政府或北京政府内部斗争那么严重时,怎可称得上是团结?再者,目睹众多的人权议题不管是李旺阳、艾未未或刘晓波,我们又怎能说中国共产党是团结及无私?一个团结及无私的执政集团有什么理由屠杀人民?我们都觉得非常有问题。”

“学民思潮”三番四次要求教育局局长吴克俭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的推行,再进行广泛谘询,但是,学生的要求却沦为耳边风。

“教育局长吴克俭的讲法是先推行,后检讨,后谘询。我们对此回应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我们也目睹教联会(亲建制)的附属组织曾公布一项民意调查指,全香港的小学老师只有3%有信心在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的评估上的程序,当我们的老师有这个百分比时,已代表香港的老师没有足够的民意或信心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所以,学民思潮觉得教育局应该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

事实上,香港政府在德育及国民教育方面曾进行过谘询,纵使有老师认同德育及国民教育的需要性,但是,他们却担忧如何教及评估。教育局局长上任后接受电台访问时,坦言也认为“中国模式”的内容有偏颇,可是,他期后却坚持在今个学年推行,那“学民思潮”现在要求发回重新谘询,究竟可行性有多高?

“我觉得撤回的可行性非常大。当初在进行谘询时,教协也曾做过一份民意调查,发现全港的老师有百分之七十五表示没有信心教授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再者,目睹‘递补机制’(议员辞职再参与补选的制度)致《基本法》廿三条,都见到可以进行无限期的押后,所以,我们同样相信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一样可以押后,甚至反对及撤回。”

“德育及国民教育”被形容为“洗脑”机器,可是,以现时科技网络的发达,以致年青人拥有强劲的独立思维能力,“学民思潮”指“洗脑”又会否过于担心?

“学民思潮当然担心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会成为洗脑的机器,因为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仍未能有一个独立的思考能力,若由小一开始便贯输一些意识形态,这令我们非常担忧。”

即使老师也未必能够做到阻隔一些偏颇的消息,黄之锋说,由于现时很多老师的工作压力很大,故未必能额外再搜寻讯息弥补偏颇的资讯,因此,即使教育局说老师可以选择自己的教材,但是,老师也许可能因为自己的时间不够,因而选用教育局编印的教材,这故令他们更觉得必须要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

当反对声音传遍整个城市之时,民主党的立法会议员黄成智更穿上五星帽质询教育局,揶揄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制造“红卫兵”出现。黄之锋又认同吗?

“我都明白相关人士有这样的忧虑,现在已目睹香港有这样的一个制服团体名叫‘国民小先锋’。据中国内地的官方网站报道指,‘国民小先锋’是中国共产党辖下的一个组织,所以,我们对于这件事都感到震惊及惊讶,因此,我们明白社会上不同人士对此的担心,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推行后,香港学生会被染红甚至好似红卫兵。”

根据深圳市政府旗下的官方网络公布,香港的“国民小先锋”是由中国共青团成立,他们较早时方与深圳的学生进行交流。再者,这“国民小先锋”乃油塘道教联合会圆玄学院陈吕重德纪念学校的制服团体,他们早前被揭学生在接受训练时,在步操练习中加入了枪操和剑操,惹起学校及家长质疑。事实上,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已引起一群家长极度关注,他们在网上组织起来,并筹募经费准备在下周一于香港传媒上刊登抗议广告。该关注组发起人陈惜姿坦言,并不是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她不介意子女认识更多中国的历史,但是,内容须要全面,一定不能接受偏颇的内容,甚至是“洗脑”式的教育。

黄之锋对有家长团体的出现感到惊喜及开心。不过,他更相信社会各界的人士其实已一直蕴酿发声,所以,他更期望更多人稍后会站出来发声。家长的反抗并未招徕批评,相反,一群中学生的反对就惹来一些人批评“激进”。黄之锋又怎回应?

“‘学民思潮’当然不认同这样的讲法,当我们目睹有政党抬棺材示威,我们也有连续数天落区示威,追击吴克俭时,别人抬棺材,学民思潮的一群中学生只不过是送赠惭愧波板糖、雪方(说谎)蛋糕、诚实豆莎包与平反六四记忆面包。我们每次的游行示威或请愿行动都是和平及理性地进行,当游行到中联办时,那里也有警民关系组的人员都称赞我们这群学生有条理及有秩序。”

事实上,这群学生过去的示威聚集中,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冲突场面,这群有约2200名成员的“学民思潮”都是透过facebook召集成立,成员不乏香港的一些名校高中生包括皇仁、圣保罗、圣若瑟、嘉诺撒圣心书院等。究竟,现在的中学生对社会事务的关注程度跟过去的中学生的表现那么不一样?

“我相信是因为德育及国民教育这议题必须要交由老师及学生发声,有些议题如‘递补机制’这法治人权的议题便应该交由律师或法律学者处理,因为与学生未必有切身关系。不过,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最大的持份者就是直接受到影响的一群学生,因而在是次的德育及国民教育事件上,我们目睹有学生自行组成学民思潮,我觉得是正常的。再者,我觉得社会上的主流观感都觉得学生不关心社会,但是,我觉得在众多的学生中会有小部份对社会有抱负,热衷于参与社会行动。”

不过,黄之锋亦坦白表示,在中学生的社群中,仍有不少只关注自己的事,甚至可以说是政治冷感。但是,由于通识科的推行,迫使学生要接触或参与社会政治的事,甚至在课堂上学习人权、法治及公民抗命等,因而让很多学生透过通识科中的公民教育关心社会。

不过,父母亲又会否担心这群学生参与社会运动?

“父母亲容许我自己有空间选择,我们都相信不同的人有自己不同的选择,我不会期望社会上的每名同学的表现,跟我一样马不停蹄参与很多的社会行动。但是,我相信每名学生对社会要有最基本的认知。”

黄之锋亦补充,父母也会提醒他要小心,但是,整体而言仍是支持他。为人长辈,很自然担忧下一代的安危与前途,为人父母者更甚,更害怕孩子会被利用。但是,观乎这群中学生以致家长们的表现,难以胡扯有人或政党在背后牵动引发,因为有谁甘愿自己或自己的下一代会接受偏颇式的教育?有天更可能沦为一个人云亦云的扯线公仔?

天主教香港教区、基督教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及中华基督教会今天便先后分别公布,他们辖下的所有中、小学在九月份新的学年,不会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课程。他们均表示,需要详细审阅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方作定断。

这边厢,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科遇到庞大的反对力量,另一边厢,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就被北京教育部部长召见,可是,香港政府却未有公布吴克俭的行程。如斯隐密式的处理手法,就已经肯定抵触了作为一个良好管治的政府的处理手法,因为在当中并未见有施政的透明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