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唐梁之爭反映中央黨內鬥爭 ?

嘉賓:全國政協劉夢熊

2011-12-15
Share

負責選出香港下任特首的選委會剛完成各界別的選舉,結果令眾選委及市民都感到錯愕,夾著政協身份的梁振英,仍舊以選委候選人之一參選,未因為自己參選特首而避嫌,卻低票當選。香港傳媒質疑梁振英可能入閘的機會也沒有,其支持者政協劉夢熊接受本台訪問時,言之鑿鑿轉述中央的官員的說話謂“可以有兩名建制派競逐”之說。

劉夢熊:“我對他取得150票入閘,我有百分百信心。我為何仍有信心?要動態看問題。他現在爭取選委提名過程中,需要比較政綱、理念及能力,現在距離截止提名還有兩個多月,此段時間裏人會做比較鑑別,屆時高下立判,明顯政綱好,理念強,能力高,又有高民意支持。提名時,需要把名字公開,有這些政黨是要靠民意支持,既然基層裏有支持他的,你若不支持,不提名他時,他如何向選民交待?所以,他得到150票是沒有問題的。”

香港《蘋果日報》周三報道指,梁振英週二下午靜靜前赴中聯辦直至晚上,不久,有八至十輛車駛至入內。報道引述政界中人指梁振英望中聯辦向中央“傳話”,容許部份選委界給他提名。與此同時,報道又指梁振英在選委會選舉前曾要求約見港澳辦前主任廖暉,但遭對方拒絶,而廖暉正與支持唐英年的選委聯手出擊,誓要打擊梁振英的民望。哪梁振英是否真的求中聯辦“傳話”要求開條生路?

劉夢熊:“我相信不會由梁先生要求的。重要的是,選舉工程現在才剛開始,需要比較政綱、理念。現在還有兩個多月比拼,這時候人便會認識。現在,人只是在比較人脈,沒有比較政綱及理念。我們要動態看問題而不要靜態看問題。”

自選委會有結果後,劉夢熊是首位政協兼選委來批評這個小圈子選舉,他對這小圈子選舉有何感受?

劉夢熊:“我覺得同是建制派,愛國愛港的陣營,本來中央接受兩個參選人同場競逐君子之爭,但是,梁振英竟然受到另一陣營(唐英年)的支持者(傳媒)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其實,本是同根生,雙煎何太急。這種做法好不健康,令人反感,甚至是心寒。”

劉夢熊謂,問題首先是窩裏鬥,傳媒報道反映。這些情況在過去董建華、曾蔭權選舉時都沒有出現,源於當時的選舉結果跟社會民眾的投票意向無太大的相差,可是,現在有關狀況截然不同。他更指,唐梁之爭,小圈子的屬性,醜陋的一面暴露了,暴露了那拂逆民意的醜陋。

至於,誰讓這拂逆民意的醜陋暴露人前,從宗教界自動當選成為選委之一的劉夢熊謂,是既得利益者,是支持唐營希望維持現狀的既得利益的勢力。這點正好跟梁振英要改變現狀,打破既得利益者的格局,明顯相違,因而招來他們拼死的反抗,全力反撲。

當問及梁振英過去該有跟既得利益者探路,劉夢熊就這樣回答。

劉夢熊:“涉及利益,他們就會撕破臉皮,不問是非,只問唐梁,其實,就是只問利益。舉例子?香港現時為何高樓價、高租值、高地價,因為七百萬人口聚焦在不足百分之二十的土地,但有百分之八十的土地如何開發、利用及儲備,是沒有長遠的科學發展規劃。你在喊起多一點公屋,居屋,曾蔭權一句“地從何來?”只要你打開地圖,有83%的土地仍未利用。深圳起樓可以位致深圳河邊,我們仍可在邊境禁區起。”

再追問,很早已站在鎂光燈前撐梁振英的劉夢熊,港澳辦是否跟既得利益者聯手打壓梁振英?

劉夢熊:“我不願置評,不願置評,即我不承認又不否認,總之,我就是不願置評。我自己認為不能籠統講港澳辦,如新任港澳辦主任王光亞都是開明的人。我覺得香港,以前主管香港特別行政區即中聯辦,新華社分社的人講:『香港是本難讀的書』,這說法是真的,因為以利益為主,錯綜複雜。既得利益望新任特首能維持他們原有的利益格局,不要打破,不要改變,即望新任特首在公共資源財政分配能夠向他們傾斜。”

正值全球經濟不穩,按中央維穩為上的思維方式,因此,仍舊會選用政府的舊有班子。

劉夢熊:“不是,問題是曾蔭權做到現在,大家對其表現是否滿意?香港市民對其評分是不合格。根據維基解密文件,曾蔭權的朋友鄭經翰跟美國總領事館溝通時,他直言不諱指唐英年無能。總領事感奇怪,何以無能仍置於第二位置?鄭的解釋就是襯托曾蔭權英明神武。換言之,曾蔭權的老友都認為唐英年是無能之輩。曾蔭權至今的管治被形容為跛腳鴨,不是一名合格的特首。現時弱勢政府,若找唐英年,這政府會更弱勢,各種深層次矛盾,莫望可以解決。屆時,貧富懸殊,分配不公,利益傾斜,官商勾結的疑雲,地產霸權的疑慮,屆時便會引起社會動盪,甚至產生動亂,這是很危險。唐現在民望低,但梁是高民望的人,但高民望的卻選不到。唐在民望上,便是先天不足,往後就失調,管治是否會舉步維艱。”

唐梁之爭是否反映現在中央內團派跟太子黨之爭白熱化,由中南海燒到香港?

劉夢熊:“我對這事不願置評。事實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能很簡單分成團派或太子黨﹐因為在中國政治當中好少有由出身背景決定的政治取態。事實上,人在不同地位有不同的考慮,太子黨或團派,我覺得不太科學的劃分。可是,既得利益者與其他人看問題是有不同的。革新的力量是看到問題的。事實上,既得利益集團也看到問題,問題是,這些問題正被他們利用,是找到著數的根源,因此,歸根究底,你是從社會利益出發或是從小集團,小圈子的利益出發。”

2017年的香港特首選舉,屆時又會否繼續步今天的後塵?未料,經常把“一國兩制”掛在口邊的劉夢熊突然間會提起台灣,更道出自己如何演繹江澤民的三個重要代表思想。

劉夢熊:“我覺得明智的中央領導人該為香港2017出現的局面,給予助長。俗語雲:“人在做,天在看”。現在,一國兩制就“香港在做,台灣在看”。台灣已經能夠有普選政治,能者居之。香港的一國兩制該對台灣有示範作用,對其要有感召力,說服力及吸引力。若在2017年的普選裏,形式上已跟台灣看齊。但是,提名機制的提名委員會怎樣造成呢?門檻又如何?倘屆時提名委員會的組成能令社會上有高民望的人在提名委員會裏也不能出閘,你是自找麻煩。問題不在於形成而是內容,不在表面而是實質。所以,我覺得最重要是北京。關鍵是價值觀。你用穩定壓倒一切的思維方式,我覺得問題在於價值觀,因為現在普世價值觀是認同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中國終歸也要跟普世價值接軌。

“我覺得江澤民提出的三個重要思想,我就將之闡述為全球經濟一體化背景下,中國的治國理性思維方式,即三個重要的代表思想跟普世價值最吻合。代表先進生產力就含蓋市場經濟及科學,代表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這就涵蓋自由、民主及法治,代表人民最根本利益,這就涵含蓋人權及平等,以此為據,中國的執政黨最重要是能夠正確對待普世價值,真正對待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這方針,及意識到“香港在做,台灣在看”客觀的形勢,這樣2017普選特首是應該信任香港人,放手予香港人按照遊戲規則選出民望最高,能力最強的特首。這樣才體現一國兩制的吸引力。”

你如何把你這開明或自己闡述的三個代表思想打破小圈子?

劉夢熊:“我覺得我們在香港正面臨這樣深層次的矛盾,外憂內患,若不選一個有魄力、作為及有承擔的特首,只是找既得利益勢力的代理人時,第一,強把能力低的人拉上做特首,怎面對認受性低落,先天不足而帶來的後天失調的困境,如何管治?第二,你這樣做了,別人會對你充滿官商勾結的疑雲。最後,有各種”鞭子”遭本地或外國勢力的拿著,你管治的腰骨又如何可挺著?第三,不知你做了什麼大鑊事會爆,分分鐘可能面臨腳痛下台的情況,香港便會處於動盪的局面;最後,最重要的是,這樣強行香港一國兩制對台灣的感召力,就是一鋪清袋,兩岸和平統一只會帶來消極意義。國民黨及民進黨便會以香港作為樣版看,會以”這樣的一國兩制模式,台灣能接受嗎?”這樣難有說服力。

“所以,中南海的領導人該看到”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違”他們若意識這點,仍有時間可以把下任特首落入尊重民意的正軌。你若強要逆民意而行,俗語雲“寧可犯天橋,莫可犯眾怒”不是,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下任特首若不是尊重民意,你就肯定犯上歷史性錯誤。”

有報道指,梁振英將要面臨低民望的一仗時,梁的支持者劉夢熊以美蘇當年能夠保持和平格局為例。

劉夢熊:“以前美國及蘇聯能夠維持世界和平的格局,有說恐怖平衡。當雙方都能夠握有把對方毀滅的核力量時,大家都不會動,肯定不會發生核戰爭。我覺得每人都有低線,俗語雲“佛都有火”,倘對方不擇手段打低梁的民望,我相信,“金無足尺,人無完人”,我不信他白壁無瑕,不會有把握遭別人拿著,不會有瘡疤,分分鐘有爆炸性,可能分分鐘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所以,我相信玩火者必自焚。”

你們是否正搜集對方的黑材料?

劉夢熊:“我們不會做,因著眼比政崗及理念。即使搜集,往外傳,我們也覺得勝之不武。”


那會否跟泛民借票?劉夢熊明地地說,梁振英不會計較是泛民或不是泛民,總之是選委,他就覺得有責任向每名選委闡述自己的政崗、理念及能力。言猶在耳,今天的香港《明報》便有報道,梁振英已主動邀約泛民組成的公共專業聯盟見面,而選委法律界別中取最高票數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張達明亦暗示,不排除借票﹐因為他要捍衛憲法上賦予每個人都應該有參選權,不該受到不合理的限制,要捍衛公民權。然而,泛民稍後仍需開會討論取得的205席選委後,撇除保送150票予泛民的特首參選人參予競逐後,餘下的票數該如何處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