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唐梁之争反映中央党内斗争 ?

嘉宾:全国政协刘梦熊

2011-12-15
Share

负责选出香港下任特首的选委会刚完成各界别的选举,结果令众选委及市民都感到错愕,夹著政协身份的梁振英,仍旧以选委候选人之一参选,未因为自己参选特首而避嫌,却低票当选。香港传媒质疑梁振英可能入闸的机会也没有,其支持者政协刘梦熊接受本台访问时,言之凿凿转述中央的官员的说话谓“可以有两名建制派竞逐”之说。

刘梦熊:“我对他取得150票入闸,我有百分百信心。我为何仍有信心?要动态看问题。他现在争取选委提名过程中,需要比较政纲、理念及能力,现在距离截止提名还有两个多月,此段时间里人会做比较鉴别,届时高下立判,明显政纲好,理念强,能力高,又有高民意支持。提名时,需要把名字公开,有这些政党是要靠民意支持,既然基层里有支持他的,你若不支持,不提名他时,他如何向选民交待?所以,他得到150票是没有问题的。”

香港《苹果日报》周三报道指,梁振英周二下午静静前赴中联办直至晚上,不久,有八至十辆车驶至入内。报道引述政界中人指梁振英望中联办向中央“传话”,容许部份选委界给他提名。与此同时,报道又指梁振英在选委会选举前曾要求约见港澳办前主任廖晖,但遭对方拒絶,而廖晖正与支持唐英年的选委联手出击,誓要打击梁振英的民望。哪梁振英是否真的求中联办“传话”要求开条生路?

刘梦熊:“我相信不会由梁先生要求的。重要的是,选举工程现在才刚开始,需要比较政纲、理念。现在还有两个多月比拼,这时候人便会认识。现在,人只是在比较人脉,没有比较政纲及理念。我们要动态看问题而不要静态看问题。”

自选委会有结果后,刘梦熊是首位政协兼选委来批评这个小圈子选举,他对这小圈子选举有何感受?

刘梦熊:“我觉得同是建制派,爱国爱港的阵营,本来中央接受两个参选人同场竞逐君子之争,但是,梁振英竟然受到另一阵营(唐英年)的支持者(传媒)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其实,本是同根生,双煎何太急。这种做法好不健康,令人反感,甚至是心寒。”

刘梦熊谓,问题首先是窝里斗,传媒报道反映。这些情况在过去董建华、曾荫权选举时都没有出现,源于当时的选举结果跟社会民众的投票意向无太大的相差,可是,现在有关状况截然不同。他更指,唐梁之争,小圈子的属性,丑陋的一面暴露了,暴露了那拂逆民意的丑陋。

至于,谁让这拂逆民意的丑陋暴露人前,从宗教界自动当选成为选委之一的刘梦熊谓,是既得利益者,是支持唐营希望维持现状的既得利益的势力。这点正好跟梁振英要改变现状,打破既得利益者的格局,明显相违,因而招来他们拼死的反抗,全力反扑。

当问及梁振英过去该有跟既得利益者探路,刘梦熊就这样回答。

刘梦熊:“涉及利益,他们就会撕破脸皮,不问是非,只问唐梁,其实,就是只问利益。举例子?香港现时为何高楼价、高租值、高地价,因为七百万人口聚焦在不足百分之二十的土地,但有百分之八十的土地如何开发、利用及储备,是没有长远的科学发展规划。你在喊起多一点公屋,居屋,曾荫权一句“地从何来?”只要你打开地图,有83%的土地仍未利用。深圳起楼可以位致深圳河边,我们仍可在边境禁区起。”

再追问,很早已站在镁光灯前撑梁振英的刘梦熊,港澳办是否跟既得利益者联手打压梁振英?

刘梦熊:“我不愿置评,不愿置评,即我不承认又不否认,总之,我就是不愿置评。我自己认为不能笼统讲港澳办,如新任港澳办主任王光亚都是开明的人。我觉得香港,以前主管香港特别行政区即中联办,新华社分社的人讲:『香港是本难读的书』,这说法是真的,因为以利益为主,错综复杂。既得利益望新任特首能维持他们原有的利益格局,不要打破,不要改变,即望新任特首在公共资源财政分配能够向他们倾斜。”

正值全球经济不稳,按中央维稳为上的思维方式,因此,仍旧会选用政府的旧有班子。

刘梦熊:“不是,问题是曾荫权做到现在,大家对其表现是否满意?香港市民对其评分是不合格。根据维基解密文件,曾荫权的朋友郑经翰跟美国总领事馆沟通时,他直言不讳指唐英年无能。总领事感奇怪,何以无能仍置于第二位置?郑的解释就是衬托曾荫权英明神武。换言之,曾荫权的老友都认为唐英年是无能之辈。曾荫权至今的管治被形容为跛脚鸭,不是一名合格的特首。现时弱势政府,若找唐英年,这政府会更弱势,各种深层次矛盾,莫望可以解决。届时,贫富悬殊,分配不公,利益倾斜,官商勾结的疑云,地产霸权的疑虑,届时便会引起社会动荡,甚至产生动乱,这是很危险。唐现在民望低,但梁是高民望的人,但高民望的却选不到。唐在民望上,便是先天不足,往后就失调,管治是否会举步维艰。”

唐梁之争是否反映现在中央内团派跟太子党之争白热化,由中南海烧到香港?

刘梦熊:“我对这事不愿置评。事实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能很简单分成团派或太子党﹐因为在中国政治当中好少有由出身背景决定的政治取态。事实上,人在不同地位有不同的考虑,太子党或团派,我觉得不太科学的划分。可是,既得利益者与其他人看问题是有不同的。革新的力量是看到问题的。事实上,既得利益集团也看到问题,问题是,这些问题正被他们利用,是找到著数的根源,因此,归根究底,你是从社会利益出发或是从小集团,小圈子的利益出发。”

2017年的香港特首选举,届时又会否继续步今天的后尘?未料,经常把“一国两制”挂在口边的刘梦熊突然间会提起台湾,更道出自己如何演绎江泽民的三个重要代表思想。

刘梦熊:“我觉得明智的中央领导人该为香港2017出现的局面,给予助长。俗语云:“人在做,天在看”。现在,一国两制就“香港在做,台湾在看”。台湾已经能够有普选政治,能者居之。香港的一国两制该对台湾有示范作用,对其要有感召力,说服力及吸引力。若在2017年的普选里,形式上已跟台湾看齐。但是,提名机制的提名委员会怎样造成呢?门槛又如何?倘届时提名委员会的组成能令社会上有高民望的人在提名委员会里也不能出闸,你是自找麻烦。问题不在于形成而是内容,不在表面而是实质。所以,我觉得最重要是北京。关键是价值观。你用稳定压倒一切的思维方式,我觉得问题在于价值观,因为现在普世价值观是认同自由、民主、人权及法治,中国终归也要跟普世价值接轨。

“我觉得江泽民提出的三个重要思想,我就将之阐述为全球经济一体化背景下,中国的治国理性思维方式,即三个重要的代表思想跟普世价值最吻合。代表先进生产力就含盖市场经济及科学,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这就涵盖自由、民主及法治,代表人民最根本利益,这就涵含盖人权及平等,以此为据,中国的执政党最重要是能够正确对待普世价值,真正对待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这方针,及意识到“香港在做,台湾在看”客观的形势,这样2017普选特首是应该信任香港人,放手予香港人按照游戏规则选出民望最高,能力最强的特首。这样才体现一国两制的吸引力。”

你如何把你这开明或自己阐述的三个代表思想打破小圈子?

刘梦熊:“我觉得我们在香港正面临这样深层次的矛盾,外忧内患,若不选一个有魄力、作为及有承担的特首,只是找既得利益势力的代理人时,第一,强把能力低的人拉上做特首,怎面对认受性低落,先天不足而带来的后天失调的困境,如何管治?第二,你这样做了,别人会对你充满官商勾结的疑云。最后,有各种”鞭子”遭本地或外国势力的拿著,你管治的腰骨又如何可挺著?第三,不知你做了什么大镬事会爆,分分钟可能面临脚痛下台的情况,香港便会处于动荡的局面;最后,最重要的是,这样强行香港一国两制对台湾的感召力,就是一铺清袋,两岸和平统一只会带来消极意义。国民党及民进党便会以香港作为样版看,会以”这样的一国两制模式,台湾能接受吗?”这样难有说服力。

“所以,中南海的领导人该看到”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他们若意识这点,仍有时间可以把下任特首落入尊重民意的正轨。你若强要逆民意而行,俗语云“宁可犯天桥,莫可犯众怒”不是,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下任特首若不是尊重民意,你就肯定犯上历史性错误。”

有报道指,梁振英将要面临低民望的一仗时,梁的支持者刘梦熊以美苏当年能够保持和平格局为例。

刘梦熊:“以前美国及苏联能够维持世界和平的格局,有说恐怖平衡。当双方都能够握有把对方毁灭的核力量时,大家都不会动,肯定不会发生核战争。我觉得每人都有低线,俗语云“佛都有火”,倘对方不择手段打低梁的民望,我相信,“金无足尺,人无完人”,我不信他白壁无瑕,不会有把握遭别人拿著,不会有疮疤,分分钟有爆炸性,可能分分钟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所以,我相信玩火者必自焚。”

你们是否正搜集对方的黑材料?

刘梦熊:“我们不会做,因著眼比政岗及理念。即使搜集,往外传,我们也觉得胜之不武。”


那会否跟泛民借票?刘梦熊明地地说,梁振英不会计较是泛民或不是泛民,总之是选委,他就觉得有责任向每名选委阐述自己的政岗、理念及能力。言犹在耳,今天的香港《明报》便有报道,梁振英已主动邀约泛民组成的公共专业联盟见面,而选委法律界别中取最高票数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张达明亦暗示,不排除借票﹐因为他要捍卫宪法上赋予每个人都应该有参选权,不该受到不合理的限制,要捍卫公民权。然而,泛民稍后仍需开会讨论取得的205席选委后,撇除保送150票予泛民的特首参选人参予竞逐后,馀下的票数该如何处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