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香港司法獨立勢危?

一個講求民主憲政的政府架構,講求的是權力制衡,避免一權獨大,因此,行政、立法及司法是社會健全運作的重要原素,必須要獨立,不能由某一方完全支配。

2012-03-29
Share

香港人以至下一任特首都一直宣講,司法獨立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需要保持。但是,言猶在耳,司法機構中最高的法院即終審法院便傳來一則消息,非常資深的法官包致金因屆65歲退休之齡,故由常任法官轉為非常任法官;此外,此決定更是在傳媒披露包致金去留成疑的報道後,司法機構方作出回應。

司法機構的舉措引來社會輿論,有立法會法律界別的議員更質疑背後是否有政治目的。今天請來香港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張達明點評資深法官包致金去留的疑團。

香港司法機構把法院為幾層級,審理較不嚴重的案件會在裁判法院,往上便是地區法院,之後,便是高等法院、上訴庭及終審法院。終審法院的出現也是香港回歸後才成立,把過去具有最終審訊的權力由英國遷回香港。回歸以來,終審法院處理首宗香港居留權案及剛果共和國涉及債務紏紛案時,便出現向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相關條文的原意,两宗個案雖然最終由人大解釋了,但是,在爭辯過程中,包致金法官是堅拒接受,認為有關事宜是香港內部事務,香港的司法機構具有審訊權。今年10月,包致金便屆65歲的退休之齡,包致金在本周三被記者追訪時,坦言願意繼續效勞。可是,司法機構在同日稍後的時間便發出新的委任通知,不容讓包致金繼續出任常任法官,轉為非常任法官。張達明認為該不涉及政治目的。

“終審法院有數名法官會陸續退休的消息,實早已有聞。現時除了包致金法官外,還有两名終審法院法官會陸續進入一般的退休年齡即65歲。我覺得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新任特首梁振英當選後跟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轉為非常任法官的事情有關。再者,包致金法官踏入退休之齡的消息,我在上周已有所聞,看來似已有決定﹐就是他屆退休之齡時,便會正式退休,不過,今天(周三)就肯定了他會獲轉為非常任法官。

我自己覺得包致金法官到退休年齡退休,我看不到當中有任何的政治考量。過往也有慣常做法,除非有特別原因,法官到退休年齡時都會退休。我過去基於現實因素曾提及,由於數名資深的法官在這一两年間會陸續退休,究竟司法機構能否找到好的法官接棒?我其實對此有憂慮,我曾提過一個意見﹐就是容許有彈性,即延長退休的年齡﹐因為按現時終審法院的法例,終審法院的法官到退休年齡65歲後,可以延長最多不過6年的任期。

現在的65歲退休年齡,我覺得不合時宜﹐因為現時的醫療及養生之道都很好,目睹不少已65歲的法官的精神狀況都很好,絶對有能力可以繼續做法官,若沒有充足的法官人才時,為何不容讓這些資深的法官可以繼續留任數年,以致有足夠的時間覓得接班人呢?當然,這些不是政治的考量,而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有否信心,即使不延長年齡仍可找到足夠的人接替。當然,若找到足夠的人,沒需要延長。不過,外界對於能否找到足夠的人才感到有憂慮。”

無巧不成話,接替包致金出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的另一名資深法官鄧楨,同樣是65歲,更略較包致金年長十個月。這是否有點奇怪?是否如政界間流傳謂新任特首其中一個任務是要“去洋化”?

“我相信我們不能把两名法官攞在一起進行比較而得出結論,因為我們沒有參與司法人員敍用委員會的討論,並不知道他們具體的考慮是什麼。此外,也不知道法官自己的意向是否願做全職法官。因此,我自己暫時對司法人員敍用委員會有信心,因為現時出任該委員會的人員除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外,還有其他法官、律政司、两律師會的代表及社會賢達出任成員。我亦知道,委員會內法官們的意見具主導性,我相信他們不是從政治角度作決定,不過,考量是否周詳,是否恰當?外界實難以評論。”

包致金過去審理的個案,最終都是以捍衛人權或两制而獨排眾議。2005年,他在審理一宗《公安條例》的個案時,便批准警方以“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這些空泛的概念,擴大警權的行為;去年九月,在剛果共和國案件裏,他獨自一人反對向人大提呈釋法。他的離開又會否意味著,終審法院往後對人大釋法的意見可能會出現較高的一致性意見?

“我主要的擔心並不在此,相反,我的主要擔心是青黃不接。我們是否能夠找到足夠能力的接班人。我始終覺得,我們不能看重某一人,也不能因為剛果案或其他案件,包致金法官力排眾議,有自己的意見,便形造一種感覺只有他捍衛人權,我覺得我們不能這樣做。我看到過去有不少個案,即使終審法院法官有不同的意見或視點,但仍看到他們本著對法律的認知及根據法律作出裁決,並沒有出現一個現象某些法官不講法律或人權,只有一两個人才會。我覺得不是這情況,我仍舊擔心是青黃不接的問題。”

司法機構法官老化,出現青黃不接的問題,其實早在李國能出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時已是急切性的問題,但是,問題始終一直未能解決,是否意味著法官的待遇始終遠不及他們私人執業打官司時般好?

“這問題其實一直存在已久。若論待遇,我相信做得成功的大律師,他們的待遇一定遠比法官為佳,故此,做法官一定不是看重薪酬待遇而是喜歡這工種或望在法律界做點貢獻。這問題其實無法解決,某程度上一定要靠首席法官做多點遊說工夫,遊說叻人進入司法界。

終審法院前任首席法官李國能過去耗費了不少氣力,招攬了不少好的人才進入司法界,但是,在上訴庭及終審法院近年間陸續出現好兼資深的法官踏入退休之齡,另方面卻未能看見招攬到有足夠的人才接替他們,所以,我自己覺得若未能夠找到足夠的人才時,值得認真思考是否可彈性處理,延長法官的退休年齡,因為現時的法律絶對容許,終審法院可延長最多6年,高等法院則可5年,這樣便可有足夠時間找或培養接班人。

問:你怎理解包致金法官已述明,願意繼續做,但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仍建議將其改任為非常任法官的做法?

答:由於我不知內裏還有否其他的考慮因素,這是我感到困難之處。我個人覺得,若包致金法官可以再延任多數年,待能夠找到足夠的接班人,這會較理想。我覺得其實不只他一人,還有另外两名將近退休年齡的終審法院法官。我覺得,若司法機構可挽留他們,可再延長數年,這便能夠較易解決青黃不接的問題。”

張達明謂,他個人較擔心的除了青黃不接外,更憂慮判案水準下降的危險性。相反,對於中國副主席習近平2008年訪港時,曾提及行政、立法及司法要互相支持之“合作論”,張達明認為他不會擔心新一屆的特首上任後,司法獨立會隠然失去。不過,他亦有隱憂。

“我暫時看到的是,香港法官有很深的傳統,即司法獨立及司法文化的建立。我相信不會因為這一两句說話便影響獨立。不過,我仍希望中央要十分小心,不要把中國的法制搬到香港使用,或向法官施壓;同樣,香港的市民應該珍惜我們已有的建存法制,不要那麼輕易便提出人大釋法,背後瀰漫著不太信任香港法庭的獨立裁決,而甘願把事情交予人大一鎚定音。我希望這種心態不要再漫延下去,否則會影響香港的法治及司法獨立。

問:這種心態其實都充斥在香港的立法會內,不少立法會議員都有這種想法,你會否感到愕然及感到可悲?

答:是可悲兼憂慮的。我覺得好似越來越多立法會議員及享有公權的人士予我們一種感覺,他們不太明白或珍惜我們得來不易的一套成熟的法治系統,經常宣揚一種訊息使香港市民對香港法院越來越不尊重及其獨立的審訊權及終審權,這是令我感到擔心的。”

對於有消息指,現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已肯定不會繼續為新一任特首效力,張達明謂,從四方八面聽到的消息,相信黃的離開幾已肯定,對於新的人選,他寄望新一任的律政司司長願意捍衛香港的法治及司法獨立,不要因為一個行政部門或特首想做什麼,便去配合協助,律政司司長應該以法治及公眾利益的角度說出自己的意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