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记者眼中的朝鲜真貌

朝鲜的党媒本周一公布领导人金正日在上周末(12月17日)逝世消息后,立即引起各方关注朝鲜往后的发展,虽然,现阶段难估量朝鲜往后的政治发展如何,但是,社会民生的需求却有刻不容缓的急迫的改善。

2011-12-22
Share

中国大陆一名记者阿明去年便曾以公司职员身份,与友人参加往朝鲜的旅行团参观。对从未踏足过朝鲜的听众,或从未听闻朝鲜的逃亡者讲述当地“人吃人”的情况﹐现代城市人是难以想象。我相信,阿明眼见笔录的朝鲜近年的面貌,能有助你理解这个被形容为”神秘铁幕”的国家。

阿明坦言,他与友人前赴朝鲜不是以记者工作身份申请旅行团,因为,“朝鲜旅行社明令两种人不可进朝鲜,分别是作家及记者。”

原因很简单,当地相信作家及记者会把朝鲜境内的事纪录下来,向外披露。他更谓,即使他们想拍照,也被导游限制,说明只容许在灯亮的地方摄影,没有灯亮的地方则不容许,想跟当地人闲聊,甚至送赠带备的小礼物给小孩子,更被导游禁止。

他说:“当我们旅行时,一定会由海关盖章入境,但是,这回事在朝鲜却并非如是,阿明与其他团友从丹东进入朝鲜,未料,朝鲜没有海关,边防军人把他们每人的护照扣留,他们往后能够做的,就只有如鸭仔一样跟著导游四处走。”

但是,这两名导游却不是一般人,阿明相信其中一人是国家安全局的人,他的工作性质就是看守他们。

至于,朝鲜如何紧张外访者的到来?也许可以先从旅游团吃第一顿饭开始讲。阿明讲,他们被带到一座楼吃饭兼等火车,“我们进入那座楼后,他们便把门锁上,窗户都是贴上一层纸﹐不能透视,看不到外界。”

在餐馆内,播放朝鲜政府宣传先进政治的政治改革宣传品,不过,语言不是朝鲜语而是中文。当火车抵达后,他们要先把行李逐一打开﹐被军人检查后方可上车。长长的旅程上,阿明目睹包括农民使用的车辆在内,只有几辆,此外,“一路上都是军人,穿上军装,还背著枪。每到朝鲜的车站都是看到大批大批的军人。车上卖的,几乎差不多都是中国制造的产品。”

住的饭店,阿明说是当地最高级别的饭店,可是,跟中国的饭店比较,他这样说,“但是,它的设备相当于中国的三星级酒店左右,它们的设备特别落后,洗手间的通水系统很差,洗澡时,水去得很慢。”

饭店内的娱乐设施有卡拉OK及酒吧,电视机看到的非境内频道包括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及英国国家广播电视台,馀下的全是当地的电台,播放的都是金正日会见中国的领导人等,极富宣传味道。

至于,饭店以外的世界如何?

阿明说,街上有店铺,但是,都是卖戏剧或音乐的光盘、胶花,即使专门招呼外访来宾,卖的货品都极为狭窄,阿明说,远不及北京一个小区的小超市。那这些专门招待外访者卖的,不是高丽蔘,就是当地的工艺品及服装。

再四处逛,第一个地方去的就是纪念朝鲜的灵魂人物金日成公园,到后,每名宾客均会被要求做同样的事及动作。

他说:“我们被要求买一束花在金日成铜像前被要求躹躬,然后献花。我带了帽子,导游就嚷著要我先把帽子脱下。然后,他叫我们拍照时,必须要拍金日成的全身照,不能拍局部。”

再往他们的战争纪念馆及博物馆看,阿明说,在纪念战争馆里很多朝鲜人在流泪,在博物馆里,却看到数对新婚的人拍照,至于那些文物,阿明看后相对他在中国的博物馆里看的,不禁令他有点失笑。

他说:“高丽博物馆其实藏的都很烂﹐因为基本可以说没有文物或宝贝,你看中国的博物馆,都有很多经年珠宝,好有分量的文物。他们的文物很搞笑,我看他们古代的历史几乎全都是中文,导游都不知怎介绍。他们的历史,因为高丽曾是中国的属国,所以写的都是中文,他们古代的领袖都是中国人。”

最终看到的文物包括古币、弓箭、花瓶、盾牌等。那人物面貌又如何?

阿明说,在一座当地著名的妙香山上遇到很多朝鲜人,但是,他们都是穿有三种服装,分别是中山装即是干部;另一种是军装因为他们都是军人,最后一种是校服,学生领上都结上红领巾。

至于街道上人民穿的衣服,妇女都穿上当地的民族服,但是,不论男女衣服的颜色都是单调沉闷,。“五颜六色”的四字词絶对未能使用。

至于,外界一直关心朝鲜的粮食饥荒问题,阿明坦言,看到的小童都是瘦瘦的。

他说:“我看到的小朋友差不多都是很瘦,不似现在中国常看到胖胖的小朋友,在那里差不多没有。”

也许,可从外来客的用餐可猜度当地粮食品种以致量数极为不足。阿明说,他们住的高级饭店,早餐就只有白粥及辣椒炒猪肉,水菓都是黑瘀色的,兼且只有苹果没有其他,再吃当地的特色”13碗”原来也是小小的泡菜、咸菜及咸鱼一类的东西。

他说:“每顿饭的量都很少,如吃火锅,只有几碟小菜,给我们吃的面饱我没吃,因为他们没有冰箱,面饱都坏了。”

今天中国富起来之说,也许,可以从阿明目睹朝鲜农民捡漏走了的稻穗可见一斑。

他说:“我觉得他们比较苦,我在街上见到农民都是营养不良的感觉。我在车上四个小时里只见两辆农用车,他们的汽车化非常低,在稻田里,也看到很多捡漏穗的农民。这反映他们的粮食很紧紧绌,中国现在已没捡漏穗的现象。”

纵使,在这环境下活著,但是,有些人仍会为了一件事努力蓄钱去看,原来就是著名的阿里郎万人操。

他说:“有一点令我感到惊叹因为他们背后没有背景,现在很多国家都有LED可以更换背景图像。但是,朝鲜的都是人肉背景,三/四万人在座台上举著牌子当作背景,不断换背景,好看。”

阿明说,导游讲有些朝鲜人用几年时间蓄钱为的就要买一张人民币八百元表演的人肉机动场景。在中国现今的社会里,有些人可能觉得800不是一回事,但是,对朝鲜人来说却是一个大数目,因为以导游的月薪为例,她的一个月薪金就是阿明及团友们吃的150元一个细小人蔘炖鸡的补品。

朝鲜是一个家族操控政权的国家,奉行的是共产主义,因此,讯息被受封锁是可理解,因此,在全球包括中国境内有部份人士都听闻过的名字如刘晓波、达赖喇嘛,又或去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中国人等的消息,阿明话,导游一概不认识,完全陌生,导游解释,“只有对中国不利的消息,我们都不报道。但是,他们会报道美国,因为美国是朝鲜的敌人,可恨的美帝国主义。”

中朝良好的关系,更可从旅行社安排阿明等人看小学生的表演可以理出思路,因为小学生表演时唱了2首阿明听得懂的中文歌。

他说:“一首是少年先锋队的歌,什么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另一首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小孩子夸张的开心表情令阿明看得没半点开心,相反有点不舒服。那小孩们脑袋里记下谁是朝鲜的“敌人”? 当然,是共产党一直挂在口边的美国,所以,冷战年代美国一艘舰艇落入朝鲜人的手后,这艘船一直成为教育境内及境外人“反美帝国主义”的重要教室。

虽然,中国是朝鲜的盟友,但是,前苏联的俄罗斯都是朝鲜的友好。朝鲜的地下铁路,整个设计以致用途跟俄罗斯的差不多。一百五十米的地下铁,在一幅壁画及水晶吊灯下往来行走,由以前用作逃避战机保命的地方变作今天运送人民生活的交通工具。

其实,朝鲜今天的面貌,阿明眼中就等于中国的六、七十年代一样,人民对境外的世界了解近符零,一切的生活以致思想都受到控制,即使结婚也不能公开谈恋爱,离婚更要先考虑对社会的影响等。

所以,阿明对朝鲜的感觉是,“就是贫穷,全民皆兵,反美,搞得很紧张的样子。”

为何“全民皆兵”纯粹因为做军人可以吃得饱。目睹过朝鲜这样的社会面貌后,阿明觉得金正日死讯公开后,电视机上频频目睹朝鲜媒体报道人民的嚎啕大哭,阿明这样讲,“我觉得他们真的哭。这很可理解,毛泽东当年死时,人也真的哭。朝鲜人会觉得,“你死了我怎么办?若美打过来我们怎么办?” 他们完全是洗脑教育,我觉得絶大部份人真的哭,因为他们讯息不对称。”

讯息不对称,其实也不只于朝鲜,在众多国家仍有这样的不对称的情况出现,当中自必包括中国,阿明便说,在金正日死讯公布后,众多媒体涌到丹东采访,他同样在那里,但却是为了另一起有关毒品的新闻,未料,人刚抵埗就已被当地公安追踪到自己的行程,且勒令翌日便要离开。也许,我们还是五十步笑百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