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华血汗工厂制伦奥吉祥物

周五是世界体坛盛事的奥运会开幕礼,不过,在伦敦奥运会启幕之前,一直关心中国境内劳工权益的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本周二发出一份报告,显示伦敦奥委会是次出售的吉祥物和毛绒玩具,原来是由一批被压榨的中国工人的制造而成。究竟报告的内容如何?今集请来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项目干事郑依依跟各位听众讲述。

2012-07-26
Share

 

报告中将两间血汗工厂的名字曝光分别是位于东莞市的鑫达玩具礼品有限公司,及深圳市宝安区公明蒋石石围玩具厂。它们均未有遵守当地的劳动法规,郑依依说:

“加班情况都是非常严重的。今年旺季之时,加班的时数仍可以去到(每周)120个小时,每天差不多工作十多个小时,甚至有一间工厂赶工时,工人要早上8时工作到凌晨2、3时,之后又是早上8时开始工作,工作时间很长。此外,工资也是用社会的法订标准来发放工资。即使他们有很多加班,但是,以旺季时每月可取得的工资也只不过是2、3000人民币,一个很低的工资。另方面,在玩具业中较严重的问题是工作安全的问题,特别是在喷油的部门,油漆或粉末会弥漫整个车间,工人不断吸入这些化学品或油漆的微粒,有些工人甚至会觉得自己的口水都有那些油漆的颜色。保险方面,工厂的管理层设了一个购买社保的限制,但是,他们又会说是工自己不愿买社保,因而,他们就可以据此而不买社保。”

就以东莞市的鑫达玩具礼品有限公司为例,工人在今年2至3月的加班时数分别每周为110及120小时,工人每天须工作11至12小时,一周工作6天,以中国“劳动法”规定,每月加班时数不得起过36小时,鑫达的工人加班时数已超出上限的3倍。

喷漆部门的工人的防护装备更是不足,报告指,工人只能每月一至两次获配新口罩,工人有时要自行购置使用,工人的手、头发和衣服沾满油漆已是寻常事。由于长期吸入油漆微粒,以致唾液都染有油漆颜色。

此外,工人在厂方提供的所有食住安排,都要自费;倘若工人用热水洗澡,更会被罚款200元人民币。七除八扣下,工人每月可得的薪金由1800到2300元不等。

至于深圳的石围工厂,虽然当地的最低工资是1500元,稍高于东莞的1100元人民币,但是,同样在自付所有的起居饮食后,能进入口袋的也只不过是2至3000元人民币。

石围除了没依法规严重超工时外,该厂的惩罚制度也十分严苛。倘工人迟到5分钟就扣半天工资,若迟到超过5分钟则被视为“旷工”1天,会被扣除1天半的工资。若“旷工”2次就会被扣除6天工资。1名女工因丢失工帽故在工作时未有戴上,便被厂房罚款60元人民币,另1名男工人因在洗手间抽烟而被罚款100元。

因此,郑依依认为,伦敦奥委会于2008年颁布“可持续发展和道德采购守则”后,未有履行监督外,生产厂方的违规行为也责无旁贷。

“这是一定的。我们事实上也理解在中国的生产公司的边际利润也是很低,当在奥运时,这些厂没有获得足够的费用营运或可令他们可提高工人的工资;再者,货期很短,引致工人要长时间工作赶货。不过,有些工厂也订下一些罚款的规则。我们在其中一间厂内见到有很多罚则,事实上,这些罚则其实是工厂的管理手段。”

那厂房开设的地方政府又是否需为到工人权益被受剥削而要承担责任?郑依依说:

“政府的劳动部门应该有巡查、监管及发现不法行为的责任,但是,部门为何没有做到呢?为何没有做到呢?我们其实一直很少批评政府的,不过,大家可以自己理出一个想法。”

在报告中,目睹2间厂房工人的工作时间表,都述明午餐与晚餐至低限度有1小时,跟过去我与不少工人进行访问时,他们常投诉食饭时间只有15分钟之说,好像有点“进步”,但郑依依提醒说:

“是否合理进步?相信也要看涉及的厂原本的运作模式如何?我们今次发现到的时间表,也可以说是一个所谓规定的时间。但是,工人是否可以完全享受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有需要加班时,我们也可想像到厂方会挤压他们的吃饭时间来赶工。就算一个小时,当你到食肆时要耗费时间排队等,其实时间也用了。所以,一个小时的吃饭实在难说是否有进步或实施是否真的很严谨?”

事实上,这类压榨工人权益的事,过去也常有听闻,一直见到有不少团体呼吁政府或厂方正视,甚至要求制造产品的大企业作出修正,但是,问题仍旧发生,是否企业、制造厂或政府都视若无睹?

“我相信要把厂方及政府分开来谈,工厂是个人或独立的公司,政府应该是以一个宏观的标准来看整个社会的劳工待遇如何?政府其实不断有措施推出或有新的修订法律来提高劳工待遇,但是,能否实践则是另一回事。但是,很多工厂侵犯劳工权益的行为,你不能说是视若无睹,它们根本就是一些问题产品的主要生产商,他们这样做就是因为他们想榨取边际的利润,所以,他们当然视若无睹甚至用层出不穷的方式去压榨工人而取得自己的利润。”

国际奥委会是否需要制定约章,使往后所有奥运产品的供应商,确保产品制成时,工人都可以获得合理的工资水平?

“我相信他们2008年达成这标准时,他们表面的原因可能是伦敦奥运的采购,生产的行为要符合一些国际的标准,即不可以剥削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制造商的劳动者劳动待遇。当然,也可能背后有一个隐藏的原因,就是藉著这些良心或道德采购的说法作为一个广告宣传的目的,吸引顾客购买。无论如何,有这守则出现后,而这守则有一定的国际劳动保障的标准,我们觉得这标准既然出来了,就应该严格遵守而不是当作一个书面的装饰,倘若没有人揭发就不理,又或问题出现时才跟进,这其实是虚式的公关工程而已。”

问:国际劳动保障标准是什么?

答:“这要看它原本的守则是怎样写,简言之如会说符合本土生产国的劳动法规,在是次2间工厂都十分明显看不见有,因为在工作时数上已违反了加班的上限,也没有一定性的职业安全的训练或装备等予工人,产品的代理商或奥委会要巡查等,但今次也未有目睹。”

报告出来后,他们己将报告发予伦敦奥委会,亦把报告交予国际奥委会,但是,暂时仍未收到他们的回应。组织又期望,有关方面赔偿受侵害的工人之馀,伦敦奥委会或国际奥委会将来要把生产的代理经营商或工厂的名字,向外公布以便民间监察;另外,奥委会自己也需要信守自己许下的承诺,巡查生产工序,若发现有问题时须向外公布。而道德采购及生产守则,更需让每名工人知道,给他们每人一份守则的副本之馀,更望能给予工人相关的培训。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