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香港本土電影重生機會渺茫——從《時代革命》談起

2022.02.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韜政論】香港本土電影重生機會渺茫——從《時代革命》談起
粵語部製圖

香港禁片《時代革命》將於周五(25日)在台灣正式上演,未演先轟動,除了之前在台北電影節放映時引人注目外,這幾周在台灣的北中南都有預映的包場活動,大家反映熱烈,一些電影界人士如馮光遠也大力推蔫。

為何此片在香港會成為禁片?原因是以香港反抗運動為題的《時代革命》及《少年》兩部作品去年準備在台北電影節上映之際,香港立法會於10月27日通過《2021年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根據此最新惡法,政府有權禁止「不利於國家安全」的影片上映。違法者最高可面臨三年監禁及一百萬港幣的罰款,最離譜的是,該法例甚至禁止被禁影片在社交媒體播放。未來任何標榜本土的電影,都有可能被禁。

打擊本土電影的重點工作就要消滅導演及電影人的本土性,並大肆統戰。在這一點上中共可以說是非常成功。吳宇森、許鞍華及徐克當年都被認為是十分有創意的香港大導演,後來都相繼被邀請到中國拍片,這當然是中共統戰策略的一部分。有趣的是,三人的中國代表作都在2014年底上映,那個時候正值香港反抗運動的重要時刻。吳宇森的《太平輪》以國共內戰為背景,目標是拍一部史詩級大片,結果卻用了上下集的特長篇幅,拍了一套沒有引起甚麼話題或共鳴的影片。不過,由於演員陣容有金城武及宋慧喬等大明星,在中國票房直至2014年底也有兩億,不致於太差,只是對一部號稱投資三億的電影來說,就是賠錢貨。

許鞍華拍了《黃金時代》,以民初女作家蕭紅一生為題材,堆積片長三小時瑣碎事跡,結果蕭紅在一般中國觀眾眼中可能只被看成是在幾個男人之間左搖右晃的民國失意剩女,而不是亂世中探索自我及民族前途的作家,更無甚麼愛國熱情。不過,這部電影卻成為香港電影金像獎史上第一部非香港公司出品的最佳電影。此片後來雖獲獎不少,但可以說是「叫好不叫座」,成本七千多萬,中國票房卻只得五千一百多萬。

拍了賠錢貨後,他倆也沒有甚麼大型中國作品了。有些評論認為他們票房失靈的原因是跟創意有關;的確,在中國沒有太多創作自由,靈異、黑道及血腥片都不能拍。加上香港導演通常缺乏長期在中國的生活體驗,沒有了在地感覺,就只好拍些歷史或名人劇,要有創意也不容易。不過,與其說票房失靈是因為缺乏創意,倒不如說是不夠政治正確。

於2014年當年差不多同時上映的有徐克執導的《智取五虎山》,他找到了大有來頭的黃建新當監製,此人曾與韓三平聯合執導過《建國大業》和《建黨偉業》超級大片,要把握紅色經典題材當然就不成問題。徐克用俠義情、警匪戰和3D技術等商業元素包裝這部政治正確的紅色經典,結果大為成功,中國票房近九億。從最近「愛國」大片《長津湖》之大賣來看,大家就不會覺得奇怪——好票房其實是由於政治正確。當然,政治正確不一定代表會帶來票房,但在中國人長期受到重度洗腦的狀況下,政治上相對冷感的所謂「華語」電影沒有在中國大賣的可能。

許鞍華等大導演當時若能醒悟,做回屬於香港人的導演,仿效《十年》中的年輕導演,明白只要立足於香港,還是可以拍出不錯電影的話,那麼就不妨集合一眾老拍檔,以激情澎湃的香港反抗運動為背景,拍出《智守二號橋》、《國殤輪》或《暴政時代》(三者皆為假設性片名)等有血肉、重情義、講恩仇的劃時代作品。然而,大家等到的是在2017年(即香港淪陷二十年)上映的《明月幾時有》,這是許鞍華以香港的中共抗日東江縱隊為背景所拍的媚共歷史電影,大家難免慨嘆以香港為主題的電影也要很政治正確才行。再看2021年關於許鞍華生平的紀錄片《好好拍電影》,更是令人失望,片長近兩小時,但完全抽離目前香港的政治困境,而只對她的成就(如三屆金馬奬最佳導演等)歌功頌德,大家對這些要明哲保身的著名電影人可能真的無法有任何期待。

剛剛去世的楚原在2018年金像獎獲頒「終身成就獎」,當時用來提醒大家的一席話:「當你回首往事,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咁你就可以好驕傲同自己講,你無負此生。」到現在又有多少香港電影人能體會?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