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香港人期待攬炒抗爭派進入立法會

2020-07-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反對派於7月11及12日進行了史無前例的立法會九月選舉初選,共六十多萬支持民主自由的港人在中共的威嚇下參與投票。參選人當中包括傳統泛民及近幾年開始崛起的抗爭派,抗爭派大多都是年輕人並堅決反對「送中條例」與「港版國安法」,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本土派。最後有十六位抗爭派候選人出線,得票大多比傳統泛民多出許多。

抗爭派於7月15日舉行記者會,會中主要訴求是堅決反對「送中條例」及「港版國安法」,重申期待本土訴求成為香港主流,而非本土派的黃之鋒對北京喊話,警告北京當權者及港府不要任意取消參選人資格,否則將有可能面臨更大規模的國際圍堵,岑敖暉則呼籲傳統民主派,若遇到港府要求必須簽署支持「港版國安法」才能取得參選資格的話,大家就一同拒絕。

這次初選中,在反惡法的政治運動中嶄露頭角的岑子杰及張崑陽備受矚目,前者不畏打壓而代表民陣舉辦多次大型遊行,甚至因而遇襲受傷;後者則在西方國家奔走與流亡人士黃台仰一同遊說外國政要及組織支持香港人反對極權統治,一如預期他們都獲得相當多的支持。傳統民主派並非全部都令選民失望,民主黨中相對積極抗爭的許智峯及鄺俊宇都拿到相當多票,但同黨的主席胡志偉、黃碧雲及涂謹申等在反抗浪潮中唯唯諾諾,得票都相對的低。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為甚麼支持反對派的港人會選出政治素人?其實上次選舉中就有很多政治素人當選,但大家慢慢發覺議會改革在人數劣勢及各種體制的刁難下是不可能的,所以重點不是議會經驗,而是如何反制「港版國安法」。參加投票的港人可以說是投人不投黨,他們支持的是勇於不惜犧牲一切都願意摃起攬炒大任的候選人。

議會攬炒可以說是攬炒策略的其中一種具體實現,攬炒的意思是你攪到我們「雞毛鴨血」,我亦攪到你「無啖好食」。北京當局堅決推行「港版國安法」,搞到香港人「雞毛鴨血」,那就呼籲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取消香港最惠國待遇,並對香港和北京官員以及跟他們有瓜葛的金融機構進行制裁。事實上近日傳出美國國務院正考慮制裁中資銀行,將其踢出美元結算體系,而《路透社》則聲稱中資銀行目前正緊急評估如何應付。這也是為何北京將那些「勾結外國勢力」的年輕政治人物視為眼中釘,並立意用「港版國安法」來整肅的重要原因。

議會攬炒是透過議會途徑去癱煥政府運作,抗爭派旨在跟傳統民主派合作令反對陣營拿到多數席次而去阻止財政預算案的通過,從而迫使港府停止運作。面對這種有「預謀」的攬炒,中共實在是「火遮眼」,中聯辦大力批評反對派「罔顧有關法律和特區政府警告,執意開展非法「初選」,堅定支持特區政府深入調查、依法查處」,並指摘相關行動「已經涉嫌觸犯香港國安法第22條以及香港本地選舉法律」。不過,否決財政預算案本來就是立法會議員的權力範圍,全世界應該也只有香港會因為否決政府預算而被認為是要「顛覆國家政權」。

話說回來,自去年親共政團在區議會大敗後,北京當局的確想盡辦法,希望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不要重蹈覆轍,而頒佈「港版國安法」正是要干預香港選舉,大家可以預期港府在北京的授意之下會亳無忌憚地取消參選人資格,然而,這樣的做法只會更進一步證明香港「一國兩制」已經死亡,而西方國家的制裁是合理的。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