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疫情下東京奧運的政治

2021-07-29
Share
【文韜政論】疫情下東京奧運的政治
粵語部製圖

經常有人說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然而,現實上兩者是分不開的。受到武漢肺炎的影響,延後一年舉辦的東京奧運近日開幕,由於現場觀眾在疫情下受限,大大影響其比賽氣氛,對主辦國參賽者甚為不利,原因是主辦國運動員在主場之利的觀眾喝彩下會得到助力不少,他國對手的心裡壓力比較大,裁判也或多或少受到主辦國觀眾的影響。當然這只是臆測,比較不容易做出具體證明。有趣的是,目前日本隊表現突出,金牌數目跟美、中兩大國相若,大家或許會否定疫情影響了主辦國成績的說法,不過,我們不能估計若沒有疫情,日本隊的表現會否更好。日本政府當然不是為了令日本參賽者拿到特別好的成績才在6月20日解除東京的「緊急事態宣言」。

日本政府以為在愈來愈多民眾施打疫苗後,疫情可以受到控制,但事與願違,首相在確診個案暴增下於7月8日又再度宣布東京從7月12日進入緊急事態。直到8月22日止,涵蓋整個東京奧運舉辦期間。當初解禁是期待能為奧運順利進行鋪路,日本政府或許是擔心各國政府不願派運動員到東京參加奧運,故冒險解除緊急事態。可是,日本政府萬萬沒有料到,解禁不久,疫情又重起,不過,各國代表隊陸續抵達準備參賽,比賽如期舉行。但大型活動現場人數上限為容納人數的50%、最多5000人,且原則上活動要在晚間9時前結束。

另外一點有趣的現象是,在奧運開始後,各國之間的紛爭降溫的現象,美中、澳中及日中的政治對立減緩,美中在奧運開幕前已經完成一次相互制裁的行動,奧運期間兩國衝突可望減緩。其實奧運作為一種國與國的和平競爭本來就有著相當重要的政治意涵,國與國的爭鬥不必訴諸野蠻的武力,而是以文明的比賽來一較高下。這也是為何有些獨裁國家對於表現欠佳的奧運代表及其教練施加懲罰,而中國代表即使拿到銀牌都愁眉深鎖,面露難色。個人榮辱不重要,國家榮辱才重要,國家重要性凌駕個人,得不到第一就是失敗者,未能增加國家榮譽。

對北京政府來說,幾乎一切都有政治意涵,體育運動都有政治性,在報道台灣代表拿到奬牌時不是用「中華台北」而是用「中國台北」,意指跟中國香港一樣是代表中國的其中一支代表隊,在某個意義上,中國台北代表拿到的獎牌也是中國的奬牌。部分台灣人或許對這種做法嗤之以鼻,但現實上這不是獨立事件,而是統戰的一部分。至於香港其中一位代表暫時沒有贊助廠商,故只能穿自選衣服,由於沒有香港區旗而備受責難。運動難免牽涉政治,日本政府有關奧運的決定當然牽涉政治,但這是難以避免的,但一切都被中國政治化的世界,人是不會活得快樂的,即使從事或觀賞令人舒坦的體育運動都得不到愉悅感。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