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政论】特朗普的「单边主义」逆转了的全球化?

2020-12-03
Share
【文韬政论】特朗普的「单边主义」逆转了的全球化?
粤语组制图

全球化在过去三十年大肆扩张,国家的重要性大幅降低,多边主义逐渐取代单边主义。全球化是多层次的,一方面是多边主义在区域国际组织中实现,欧盟及东盟内部国家之间的合作更加紧密。另一方面,超越传统的区域组织之经济整合如RCEP,被形容是要创造更大范围经济互惠互利。

在美国克林顿总统的主导下,中国在2001年最终被接纳进入了WTO,全球化大步向前迈进,磁吸效应导致大量企业及资金涌入,中国亦从奉行社会主义逐渐转为国家资本主义,并参与世界的竞争。西方国家当时乐见中国加入全球资本主义游戏,企业界都期待可以在中国市场大肆扩张,然而,中共并没有按照承诺大幅开放市场,部分领域中的西方企业只有跟中方企业合资才能设厂,在过程里中方觊觎的是相关的技术。

中国进入世界经贸体系的时候,正值网路世界的蓬勃发展,为了提高竞争力,中国在各主要科技领域刻意扶植独占企业,以中国市场迅速养大腾讯、华为及阿里巴巴等超大寡头后让它们加入全球竞争并迅速取得优势,更进一步成为几乎大到不能倒的巨无霸。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则向新自由主义倾斜。在美国,本来左倾的民主党大力推动全球化,更主导西方国家接受中国进入全球市场,共和党的小布什总统上任后亦没有逆转这个趋势。欧盟则在前苏联崩解后扩展容纳更多原东欧国家,令区域经济体更为庞大,英国工党及其它欧洲左翼政党从左倾往中间靠拢。

全球化在某个意义上是资本主义的扩张,在新自由主义下,西方跨国企业按照自由资本主义市场规则透过并购不断壮大。中共的国家资本主义近年透过成立亚投行及关于一带一路的倡议而进一步蓬勃发展。在资本主义元素驱动下,企业主寻找廉价劳工,产业资本移往中国、印度及印尼等国家,这导致英美等先进国家里的中产阶级贫穷化,实质购买力持续下降,全球不平等更是持续扩大。令全球不平等扩大的另外一个因素是金融资本的膨胀及其带来的泡沫爆破,每一次的泡沫爆破后最富有的一群人的损失很快就被消弭,而中产或以下阶层受到的影响则非常大。

中国进入世贸之际正值金融市场由于网路泡沫爆破而崩塌,或许也是这个原因诱发全球主要贸易体接受中国入世,设想可以提振全球疲弱的经济。不过,大家见证的却是一波更大的由次级房贷风暴带来的金融海啸。这样的泡沫爆破循环看似无法逆转,但近年特朗普上任后的经贸政策被视为是要逆转全球化。

特朗普对全球化表面上的确是反对的,他对国际组织及全球协议保持怀疑及批判的态度,由于中国武汉肺炎的关系,大肆抨击世界卫生组织疏失并决定退出。他也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些反国际化的决定源自于其不希望美国人继续当冤大头——长期以来由于美国被认为是世界大国,在财务上负担比其它国家为重,但在当中却一直吃亏,得益者都是如中国的所谓发展中国家。

一般的分析会认为特朗普奉行单边主义,而单边主义必然是反对全球化的,但他其实并非反对所有多边主义,上任不久就著手重新谈判跟加拿大及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其原因是要改为对美国有利的协议。多边主义如果只局限在巩固如欧盟及东盟等区域国际组织,那么这只会带来区域组织间的竞争,并不必然对全球化有利。

特朗普若能连任,他除了促成单对单的自由贸易协定外,也会发展以民主国家为基础的国际联盟,正如其国务卿蓬佩奥近日表示:「我们建立了真正的联盟——粉碎叙利亚伊斯兰国的联盟,反制中共的联盟,拒绝绥靖伊朗的联盟。」特朗普政府一切政策的出发点是在维护自由及民主普世价值的同时不再令美国人吃亏,也不让专制国家如中国或伊朗从中获利,但这或许不会扭转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整体趋势及其带来的全球不平等和周期性的金融泡沫爆破。

-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