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作為傀儡的港府積極配合北京在港的「全面管治」

2021.12.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韜政論】作為傀儡的港府積極配合北京在港的「全面管治」
粵語組製圖

香港國安處於12月29日淸晨引用「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拘捕《立場新聞》6名前董事及總編輯,是繼《蘋果日報》案被告如黎智英等人於日前被加控相同罪名後,另一間傳媒機構被指涉嫌干犯此罪名。自去年起,已有15名男女被起訴相同控罪,共涉及四宗案件,其中包括《蘋果日報》案、《羊村》繪本案等,當中僅得一人獲准保釋。港府這次突擊《立場新聞》的拘捕行動當然是對香港言論及新聞自由來了一記重擊。

最令人吃驚的是,沒有參與編輯工作的三名前董事大律師吳藹儀、藝人何韻詩及社福界領袖方敏生竟然也一同被捕。三人都在各自的專業頗負盛名,除了大眾熟悉的何韻詩外,吳藹儀曾任四屆立法會議員,方敏生乃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行政總裁,更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堂妹。北京對他們三人下手是要警告演藝界、法律界、社福界及前高官中的「反動份子」,別存僥倖之心。

作為中共傀儡的港府似乎是在有節奏地配合北京執行「全面管治」計劃,今年七一前收拾壹傳媒,明年元旦前擊毀《立場新聞》,剩下的媒體都沒有甚麼殺傷力。在清洗被認為受西方影響甚至利用的「反動」力量上,習總書記的心腹港澳辧主任夏寶龍可謂戰績彪炳。反共抗中的象徵如港大的「國殤之柱」,中大的民主女神像及嶺大的六四浮雕全遭不測,當中最受關注的是見證香港淪陷二十四年的國殤之柱。

「國殤之柱」由丹麥雕塑家高志活在1997年六四事件八周年的時候製作。香港大學學生會於1998年投票,通過「國殤之柱」永久在港大校園擺放。港大於今年10月初致函支聯會兩名清盤人,要求在10月13日周三下午5點之前移走「國殤之柱」,限期屆滿後校方並未採取行動。 高志活強調自己是「國殤之柱」的擁有者,並委託在香港的律師向港大發信,要求就是否移除「國殤之柱」舉行聽證會。另外,他說自己需要時間準備和安排新的位置擺放「國殤之柱」,包括移送到香港以外其它地方,他亦知道,在《港區國安法》下,雕塑根本不會被允許繼續留在香港。高志活慨嘆「國殤之柱」被迫移離已經擺放24年的位置將損害大家紀念及談論歷史的權利,他更批評港大校方要求移走「國殤之柱」有損港大聲譽並留下污點。

及後高志活於11月12日發出公開信,要求港大協助他將「國殤之柱」移走,由於拆遷牽涉複雜工序,他表明必須入境香港移走雕塑,由於他過去曾經兩度被拒入境香港,所以不確定能否親自到香港處理,高志活透過律師去信向港大及港府表示,若得到全面配合,便會將「國殤之柱」移出香港。但由於擔心《港區國安法》可以任意起訴外國公民,他便要求保證他本人和其團隊不會因為來港處理「國殤之柱」而被《港區國安法》檢控。

港大面對一個進退兩難的狀況,校方若堅決自行拆毀,必遭國際撻伐,若校方要求港府讓高志活入境,那麼港府必須解釋為何之前拒絕他入境,而一旦他進來,便有可能會高調處理「國殤之柱」,那就令港大及港府打壓言論及表達自由的形象散佈全球。不過,既然北京當局及港府摧毀了象徵「紀念六四」的支聯會,他們也不會容得下「國殤之柱」,會不惜一切代價令它在香港消失。

不過,移除「國殤之柱」必然引發國際社會關注,更有可能成為被制裁的理由之一。事實上,打壓事件剛曝光後便立即受到美國參議院的關注,在10月14日舉行的參議院關於香港人權狀況的聽證會中就有議員提到打壓「國殤之柱」的事件正好顯示香港的言論自由急速喪失。港大應該是面對來自北京的巨大壓力,但又怕得到打壓表達自由的罵名,故此便只有隨便找個理由偷偷摸摸在深夜將該藝術品暫時移走,離開公眾視線,也算是對北京有所交代。

- 梁文韜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