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中国】公安这「产业」 从「严」可治警?

2019-05-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5月7日至8日,全国公安工作会议相隔了16年再次召开。新华社报道,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这名三位一体的大陆政权第一号人物,在会上讲到:「政治建警、改革强警、科技兴警、从严治警」十六个字。习近平的「政治建警」就是要公安必须拥护、无条件地听习近平的指挥。从字面上看,习近平对公安警察的要求,比起军队要求「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只差一个字有所不同。习近平要「从严治警」就是要像军队一样,拿下公安警界各类大老虎、小老虎。他不能够容许警界的权力成为官员们看家护院的走狗和肥私的工具,他要把警察的权力也关进笼子里。

很多评论说,这是习近平在「八九六四」30周年前和中美贸易战的收官阶段作出的防患于未然之举。中共高层不断地提醒自己,要防止「灰犀牛和黑天鹅」的出现。中共害怕在「八九六四」30年之际,人民借助道义的力量揭竿而起。中共更加惧怕中美贸易战带来经济下滑,人民的不满情绪会像火山爆发一样不可阻挡。笔者看来,这些议论都有其道理。

坊间都说,习近平在十八大之后,就已经大权独揽。16年前,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在2003年的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也发表过重要讲话,那时的中共总书记权力可没有今日习近平的集中。

其实,中共十八大至今,习近平每一天都要和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领导过的军中各级领导,还有腐败分子展开争夺枪杆子的权力斗争。习近平利用反对腐败完成了军队改革;要夺取刀把子,则是他掌握军队权力之后的第二个套路。

大陆曾有过警察改革,即将公安为核心的司法向法院审判转移。警权在胡锦涛时代本来通过改革已经开始弱化,时任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则将警权回归,各地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厅长、局长。政治警察(简称国保)的权力扩大,则是由江泽民时代开始。

当下中国,国保有持无恐,各级国保在打击法轮功的维稳任务中获取了大量的活动经费。六四民主运动后,法轮功群体出现、基督教家庭教会出现、老兵维权群体出现、流失土地农民出现、城市被下岗工薪阶层和毕业就失业的大学生群体出现,为国保这个产业提供了源源不绝的活动经费。

今天的中国,农民工群体也可以成为不稳定因素。国保就抓住高层怕失去政权和对权力的病态心理,使打击法轮功成为了一种产业,可以攫取额外经费。有了经费,地方各级公安和政法部门就形成了分肥的格局。国保和不务正业的国安甚至互动,不断地给中共制造假想敌人。结合官员怕丢官的心态,千万访民也打入了准敌对势力。这就是中国维稳经费可以高于军费的原因所在。

改革开放之初,律师是公安、法院、检察院的对手,律师要求公安警察依法办案。但是,公安警察不习惯律师出来挑刺他们办案。胡锦涛时代开始,大陆的律师事务所要成立党支部大行其道,律师要听党指挥也大行其道。只要敢与公安对著干,一律打成破坏稳定元素。因此国内有了王全璋、周世锋、屠夫等死磕律师。709冤案就是一个国家的律师,替百姓维权的法律代理人,竟被打成颠覆政权的活证。

这次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习近平讲话的第二个重点是「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要解决好合理合法的诉求」。中共啥时候大兴政权维稳之态?毛泽东从1950年的镇压反革命开始,到文革结束,政权维稳没有消停过一日,所以才有「阶级斗争天天讲」一说。到了胡锦涛,1989年公然制造出班禅大师和达赖要分裂中国的假情报。邓小平、陈云收了胡的假情报,抓住班禅大师想回西藏走走看看的思乡之情,趁机捏造了所谓分裂国家的恐怖。那时,始作俑者还有习近平出席公安会议同一天被最高检起诉的原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孟宏伟当时是公安部首批派驻西藏、有北大法学文凭的公安第三梯队重点培养对象。孟是个政治保卫警察,更是中央派给胡锦涛的情报和安全助手。

笔者在大陆当记者期间,揭露过胡锦涛、孟宏伟一手制造班禅和达赖要造反分裂的假情报。89年,胡锦涛带著钢盔、手提冲锋枪在拉萨大开杀戒,因此胡锦涛被邓小平夸奖:「遇到大事稳得住」,「敢于在关键时刻下黑手之人才必须重用」。从这以后,时任北京市长陈希同、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都学会了向邓小平打报告。89那一年,陈与李两人说,北京和上海的学生市民,就是要打倒共産党。到了江泽民时代,孟宏伟、马健、傅政华等,就把前面提到过的群体通通打成敌对势力,制造了敌人的人因此而被重用,这就是中共的「因果轮回」。

- 赵岩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