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存款增加就是资金流入?拆破港财金官员的「语言伪术」

2024.01.22
【财经拆局】存款增加就是资金流入?拆破港财金官员的「语言伪术」
粤语组制图

过去一年本港股楼皆弱、港股连跌四年为1969年推出恒生指数以来首次;楼市由高位回落逾两成,而且近期跌势进一步加剧,业界已开始预计十大屋苑尺价可能步入四位数(即是跌穿一万元一方尺),当全城人人都在谈论外资流走问题,最近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却神奇地告诉我们,去年香港总存款增长料逾5%,论证本港资金仍处于「净流入」状态,这种奇怪反差,到底是哪一边出了问题?

踏入2024年港股跌势加剧,一度失守万五点,年初至今仅十多个交易日,累计已蒸发一成,考验15000点大关。不过在同一时间,陈茂波在网志上却透露,去年全年本港总存款预计增长超过5%,一年间约有2500亿元资金经「南向通」流入本港股票市场。数字反映,资金在进出之间,仍是处于净流入状态,更称目前港股具「性价比」。

到底如何衡量本港资金流入?本港是资金自由进出经济体,官方没有正式统计数据,但可以参考是金管局副总裁、负责储备管理、金融基建及金融科技的李达志,在2019年底的一篇网志《资金流动续篇》,是财金官员首次有系统讲述香港资金流出流入的指标,绝对值得参考。

当时李达志提出,「不时有评论将某一个经济体一段时间内的存款增长当成全部来自香港外流资金,但这做法亦太粗疏……事实上,全球有大量资金流窜寻找回报,例如过去十年香港的存款就增加了7万亿港元,也不可能说成是单从哪一、两个地区流入的。」

值得留意是2019年底正值社会运动的高潮,当时社会上仍然相对较为动荡,人心不稳,很多香港人开始担心经济及金融系统会否出现问题,而且未有BNO Visa,港人要移民绝非容易,因此当时流行一个讲法,就是「人唔走钱都要走」,大家纷纷寻求开设离岸户口,而当时最容易就是到新加坡开户,引发大量资金流入当地。

当时我仍在新闻部负责处理财经新闻,当时很有意识去统计香港及新加坡两地的存款变化差异,以及银行如何吸引资金开设离岸户口,是当时很热门的新闻题目。基于新加坡是较有系统公布相关数字,有一段时间是每月整理新加坡净流入的海外存款,甚至有新闻部高层因此质疑为何花这么多时间做相关题目。

这个资金转移趋势一直未有停止,甚至在2020年7月实施《港区国安法》后,新加坡流入资金进一步增加,当地金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新加坡共吸引了4,480亿新币资金流入,比前一年多了59%,是2008年有纪录以来的新高。

因此李达志当时针对的「某一个经济体」存款急增,正是指向新加坡,意思是不应单单将当地存款增长视为全部来自香港外流资金,这个说法正正反映出一个地方的存款增长,并非资金净流入的单一重要指标。

p1.jpg

事实上,如果真的以存款增长作为资金流入的指标,香港情况实际反映,在2021年1月总存款达到15万9000亿元的高峰后(图1),银行总存款之后却一直下降,无法重回当时的高位,甚至曾经一度减少了近12,600亿元,跌幅近8%,直至去年11月才首次突破16万亿水平。

如果按陈茂波的逻辑,存款增长就是处于「资金净流入」,那么自2021年1月后,总存款一直无法重回当日高位,又是否引证由当日起,香港实际是处于资金净流出状况,直至去年11月才回升?

因此,存款变化只能视为资金进出的一个指标,但绝非唯一,因为往往会受一些大型集资活动影响,正如李达志当日文章指出,反映资金进出更多是可以多留意港元汇率及银行体系总结馀这两项数据,「因为他们都是即时、公开的资料,能够比较全面和及时地反映香港整体资金流向。」

p2.jpg

以银行体系总结馀(图2)在2021年8月达到4575亿的新高后,资金是持续流出香港银行体系,现在只馀下450亿左右,较高位回落了逾4100亿,跌幅达到96%。至于港元汇价兑美元,在2022年后绝大部分时间均是处于7.8至7.85的弱方兑换水平,反映的均是资金处于净流出状态,这不正是金管局声称「即时、公开的资料」吗?

p3.jpg

要理解去年香港总存款上升,应该要更仔细分类哪一类存款录得增长?翻查数据(图3),过去两年香港的活期和储蓄存款同步减少近三成,相反定期存款就夸张地急升了71%,达到9.2万亿元的新高,占总存款规模近六成,当中原因当然大家都好清晰,就是银行以高息四至五厘的水平抢存款,背后反映是银行体系结馀一年间减少了逾四千亿,令港元拆息徘徊在高位,银行对资金管理持审慎态度,需以高息抢存款锁定资金。

而同一时间,基于本地股市疲弱,恒生指数较2018年历史高位已跌了一半,更重要是衡量市场规模的港股总市值,在去年底已跌至31万亿,一年间下跌了13%,较2020年底更大跌了35%;日均成交亦减少了近16%,勉强维持在一千亿水平;新股集资排名跌出全球五大,甚至低于印度水平。而楼市亦跌至七年新低,大量资金实际是由证券市场及楼市涌入银行存款,这就解释了为何去年整体存款增加了5%,很大部分是由其他资产市场流入,而非海外资金看好香港前景。

我理解陈茂波为何以存款增长作为引证香港仍处于资金流入证明,原因是过去几年,香港的股市规模、集资排名、地区总部数目,以至财金官员过去几年经常夸口的管理资产规模(Asset Under Management,简称“AUM”),去年亦下跌14%,为2017年有相关纪录以来,录得最大跌幅,亦首次低于新加坡,你叫要「说好香港故事」的官员情何以堪?唯有随手拿起一些仍看似有增长的数据去说服自己,但反过来又与一般市民及投资者感受到的完全两回事。

内地网民戏谑香港已成为「国际金融中心遗址」,迅即成「潮语」。财金官员对这个形容词感到不服气,并特意反驳,甚至说是「得啖笑」。我真心希望日后财金官员可以开诚布公,「放下身段」向社会向市民交待的是眼下看到的困局,再集思广益去寻求解决方法,而非只懂向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语言伪术,这既骗不到市民、甚至「阿爷」亦很清楚看在眼里。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