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新质生产力」被全球围剿 香港押注恐踏不归路

2024.04.15
【财经拆局】「新质生产力」被全球围剿 香港押注恐踏不归路
粤语组制图

习近平去年底提出的「新质生产力」,近日在国际社会及本港商界引来高关注。国际方面,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访华期间,对中方官员摆出非常强硬立场,抨击中国透过补贴出口过多清洁能源产品,即包括电动车、锂电池及太阳能,可能损及美国企业及经济。本地方面,中联办主任郑雁雄「提点」香港官员,表明「新质生产力」切中了香港的迫切需求,可能令政府官员以至商界均押注资源配合中央政策,但既无助解决经济停滞,甚至适得其反卷入大国贸易战旋涡。

这里必须要先了解甚么是「新质生产力」?当中的「新」,并非指「新旧」的「新」,而是「创新」的「新」,至于「质」,指是的「品质」,意思就是以「创新」体制、政策,提高「质量」,目的是促进生产力。按习近平的说法,正是以创新科技引领产业升级,涉及的范围甚广,当中既包括人工智能(AI)、新能源汽车及中国新兴产业制造技术等。

忧中国不平等补贴「过剩产能」低价倾销 欧美势必反制提高关税

平心而论,习近平推许的「新质生产力」,正是全球各国政府及商界均大力发展的新兴经济产业:由电动车到锂电池、由太阳能到氢能发电、由芯片技术以至人工智能,均是全球产业「兵家必争之地」,各国政府提供补贴加快产业升级,其实是必要的发展过程。

但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明(Paul Krugman)说,中国为受惠企业提供的巨额补贴远远多于其他主要经济体,而且中国经常采取公然的歧视性「排他」政策——例如,多年来,直到2019年,非中国企业基本上被禁止向中国汽车制造商供应电动汽车电池。

com1.jpg

以内地龙头电动车比亚迪为例,有内地研究机构翻查比亚迪年报,发现从2008年到2022年的15年间,计算出单计比亚迪的汽车业务在十四年间总计至少拿到了各类补贴、补助共计约67.8亿人民币,其中2020、2021、2022三年度间,生产新能源汽车获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的车辆共计逾80万辆,金额共约66.6亿人民币。

比亚迪还有电池、新能源及汽车零件不同业务范围亦获中央补贴,德国智库《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发表报告称,比亚迪多年来获政府补贴,由2020年直接补贴金额约为2.2亿欧元,到2022年已增至21亿欧元。比亚迪还受惠当局对电池制造商的补贴,以及购车补贴等,多年来相关金额高达34亿欧元,即是相当于280亿港元,反映其在国际市场上急增的竞争力。

而且直接补贴只是其中一个手段,由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进行的报告发现,2019 年中国以直接补贴、低于市场利率的贷款和土地出售、税收减免以及国有投资基金提供的资本等形式,对新兴产业带来的好处至高达4,000亿美元。据估计,中国的补贴总额是美国或德国等先进国家的三到九倍。

在大量不平等补贴下,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总产能升幅惊人,目前已超过2000万台,仍在急速增长,但今年全球总需求,估计只约1700万部,而且有急速放缓趋势。作为全球最大市场,中国本身估计今年销量仅约1000万,增长或将放缓至20%,而多出来的一千万部「过剩产能」新能源车,就唯有以低价向海外倾销。这种不公平竞争。可以预见的是,美英欧洲等大国,很快就会向中国的新能源车及新兴产业征收惩罚性关税,新一轮贸易战已是如箭在弦。

《经济学人》称错误政策无助解决经济停滞

《经济学人》指出,习近平尝试以「新质生产力」来回避以刺激消费的传统方式去救经济,希望利用国家力量来加速发展先进制造业,从而创造大量高效益职位,以取代房地产行业,最终目的是令中国能自给自足,确保免受美国掣肘,甚至可以垄断欧美市场。

这套工业化2.0,的确带来一定成效。中国公司不再只是为美国企业组装iPhone,根据法国外贸银行的数据,去年电动车、锂电池和太阳能电池板的出口占中国出口的4.2%,而2018年时只占1%。

但《经济学人》称「新质生产力」无助解决经济停滞,而且所需资源惊人,估计政府年度投资已达1.6万亿美元,相当于12万亿港元,约为投资总额的20%,亦相当于美国2023年所有投资的43%,而且是需要靠大量补贴或国家指令来推动。但政策却是连番错误,包括忽略了消费者需要,而且中国内需疲弱,部份新产能需要出口,但就面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抵制,更重要是习近平对企业的不切实际看法,许多企业家对中央不可预测的政策制定忧心仲仲,恐怕最终是浪费投入的资源,引起人民广泛不满,甚至惹怒全世界。

中联办「提点」官员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 恐港押错注「适得其反」

上述讨论的「新质生产力」集中都是大国之间博奕,对香港这个细少的金融城市又有甚么影响?

值得注意是中联办主任郑雁雄,近日出席多场宣讲两会精神的演讲会,对象包括政府总部及创科界,有知情人士指出,今年两会其中一个重点是「新质生产力」,而发展新质生产力,创科界是主力,郑雁雄选择创科界作宣讲,正显示中央对推动香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视。

郑雁雄说「新质生产力」是对中国经济提质升级的把脉定向,也切中了香港的迫切需要。他建议香港要着重质量发展,提升香港的竞争力,以彰显「一国两制」优势。

郑雁雄这段说话,显然就是「提点」特区政府官员,即香港不能故步自封,不能在原来的三大传统优势上「瞓大觉」,而是要把握机会提升产业,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香港官员收到「最高指示」,自然不敢怠慢,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就率先表态,指出今年中央《政府工作报告》把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列为首要任务,这将为香港的创科发展提供更有利的环境,未来会推动产业链、供应链的优化升级;积极培育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例如新材料、生命科学等;以及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的研发应用。

但香港过去多年来的优势其实就是国际金融中心,牵连带动的金融服务业才是我们高增长的实力。现在特区政府却白白放弃本身优势,看不到港股市值大跌,新股上市排名跌至十大包尾,甚至资产管理规模录得历来最大跌幅,却因应中联办「提点」花大气力去搞本身并不擅长的「新质生产力」。而正如上文讨论提到,面对欧美对中国新兴产业可能加快作出贸易壁垒,香港官员一旦押错注将资源错误投放到「新质生产力」,恐怕后果是适得其反,既卷入大国贸易战核心,亦令整体经济加快沦陷。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