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拆局】警察政權是如何練成的? 由網絡安全到眾籌規管

2022.05.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財經拆局】警察政權是如何練成的? 由網絡安全到眾籌規管
粵語組製圖

警察政權Police State的特質,是以維護市民安全之名,全方位監控每個公民的生活環節,務求將所有威脅政權的潛在危機消滅於萌芽狀態,因此在每個生活環節,由經濟、教育、網絡、傳媒及社交媒體,甚至一些不起眼的部分,例如眾籌都要規管設限。

之前一篇文章「完美封暴」中已指出,相信香港在廿三條及假新聞立法及網絡安全法通過後,政權就有足夠法律理據要求社交平台,以國安理由封鎖或移除經常批評政府的意見及KOL內容。

上周五(27日),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提到,有人逃到海外勾結外部勢力,企圖裏應外合,與一些想危害國家安全的本地媒體或組織「連成一線,煽動仇恨」,明顯就是針對部分在海外繼續批評政府的意見及KOL。

之後警務處副處長(國家安全)劉賜蕙更直接表明,本港網絡安全有局限,特別是社交平台數據庫均設於境外,而且慣常拒絕本地調查單位的請求,再加上本港的法規並無規管網絡供應商監控網絡言行、保存用戶的網絡足迹,以及查核和記錄用戶的身分,限制了警方執法。

因此劉賜蕙建議本港要建立「全方位戰略性網絡安全治理體系」,由這個部門擔當牽頭角色,全盤推動策略制定、分配部門權責,以及統籌網絡安全工作。

按這個構思,即是在假新聞立法及網絡安全法通過後,還會有一個上層建築「全方位網絡安全治理體系」,全面執行網絡規管,審核每個用戶的網上留言。恐怕這個議題對政府來說的迫切性,甚於廿三條立法,屆時香港變相封網的日子,很快就會出現。

除了網絡規管,政府會加快監管的,是過去三年在本港遍地開花的眾籌活動。政府表明會檢討眾籌活動的規管,計劃於第四季展開公眾諮詢,目標是「切斷逃亡海外不法分子在港的眾籌資金鏈。」

目前眾籌主要有四個類別,即股權眾籌、點對點借貸、慈善或政治活動的捐獻性質,以及預售服務/商品性質的眾籌。

據保安局稱,執法部門調查2019年以來的反政府案件時,有3宗涉違《港區國安法》案件懷疑以網上眾籌取得資金危害國安,又有5宗案件涉挪用眾籌資金干犯「洗黑錢」、欺詐或盜竊罪。

早在2019年12月,為支援因社會運動而被捕人士的「星火同盟」,先被匯豐銀行中止戶口,期後警方以涉及洗黑錢的罪名拘捕四人,並凍結星火約7,000萬元。

至於規模更大的「612人道支援基金」,在去年8月宣布將有序地停止運作後,到今年5月11日,警方國安處以涉嫌「勾結外國勢力罪」逮捕五名信託人,由於「612基金」捐款人數以萬計,事件迅速在香港社會引發巨大震盪。

政府作出的諮詢,將包括眾籌平台是否須獲得牌照或進行登記,募集者是否須作出披露身份,有關規管架構會包括眾籌平台和籌募人要否需要註冊、登記、披露及審核賬目等。同時需建立匯報制度,識別及舉報可疑交易。

按這套要求,要眾籌就幾乎等同成立一家公司,既需要註冊及領牌,同時有公司董事負上責任,以及日後每年審核帳目。更甚是眾籌要有匯報制度,這個幾乎是只有銀行才有的反洗錢匯報要求,可以想像日後民間大部分眾籌都會消失。

目前科技界不少項目都是靠網上眾籌起家,當中不乏初創企業及網媒,原因是眾籌在不同集資渠道中門檻較低,不少初創企業會網上眾籌,雖然過去亦有「磁能線」、「智能咖啡機」等爛尾項目,但一些平台如Kickstarter亦能成功為很多初創可以先募集資金再製作產品,一旦加強規勢必窒礙創科發展。

同一時間,很多支援弱勢社群的社企,亦是靠眾籌募集資金,部分有規模的會領有慈善團體牌照,但也有很多是規模較少,例如支援少數族裔或流浪動物的團體,亦是靠網上眾籌支持經費,一旦面臨規管,恐怕這些在社會最底層的弱勢族群,將會失去依靠。

更大打擊會是獨立媒體行業。近年不少網媒亦是透過眾籌成立,包括最早的《傳真社》以及之後的《立場新聞》,以及一月解散的《眾新聞》。目標都是希望不依賴財團支持,靠民間眾籌以維持財政獨立。

到近日不少已離任的新聞記者亦重拾初心,希望成立新的平台,可以繼續發揮自己的專業,例如專門報導法庭新聞的媒體,靠的亦是眾籌,希望可以維持新聞獨立自主。一旦規管眾籌後,這些媒體日後眾籌會更困難,最終市民及社會亦會失去碩果僅存、獨立媒體的選擇。

新聞媒體靠人民支持及眾籌,在全世界有不少成功例子,當中最著名當然是去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俄羅斯《新報》創辦人穆拉托夫。

香港的獨立媒體能否參考這條道路?《立場》及《眾新聞》的成功經驗,一度令人滿有信心,相信是獨立媒體營運的一個可持續發展模式,但最終都被政權直接或間接瓦解。

當然眾籌平台仍可設於外地,特別是香港銀行一向視眾籌平台為反洗錢的高風險機構,不會為他們開設帳戶,因此由本港支付的眾籌資金,轉帳多數是到海外帳戶,用戶在港以信用卡或其他網絡付款,政府難以追蹤資金,但這種迂迴的註冊方式,涉及的行政及開戶支出龐大,個人或小型機構不容易負擔。

今天政權以國家安全為藉口,進一步收緊眾籌的方式,受害的不止是本港的創科、社會的弱勢社群,恐怕連獨立媒體的最後出路都會被切斷資金。加上當局表明會加強規管網絡安全,令人憂心香港的資訊自由進一步受限,同時不能排除外資會擔憂資訊封鎖,最終令相關投資卻步,打擊的將是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顏寶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