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点止跳舞咁简单! TikTok自由资讯的敌人

2022.07.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财经拆局】点止跳舞咁简单! TikTok自由资讯的敌人
粤语组制图

风靡全球的TikTok,一度令母公司字节跳动成为本港今年最触目的新股上市集资活动,不过埋门一脚却突然搁置上市。

表面理由是归咎环球股市波动,不过据《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人士指,字节跳动是因应中国政府要求公司须集中处理数据安全风险,因此要无限期搁置海外上市计划。

我觉得还有一个政治因素是外界忽略了,就是西方国家开始意识到,TikTok所带来的安全风险,甚至透过「演算法」过滤青少年接收资讯的途径,因此各国要求进行调查的呼声正在加大。

身处香港,很难想像英美等西方国家的青少年TikTokers,是如何对TikTok如痴如醉:大家都热烈分享自己精彩的视频短片,以拥有数以十万计Followers而自豪。一旦自己有精彩片段可以有上百万的View数,各式各样的赞助会四方八面涌进来,甚至有机会获广告商青睐。

在美国,TikTok用户平均每天在应用程序上花费46分钟,比他们在YouTube上花费的时间长些,比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花费的时间更长达16分钟。这令TikTok成立短短四年时间,就达到了十亿用户,这是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花了八年时间才达到的里程碑。

我相信,全世界发达城市中,只有香港这个地区并不流行TikTok。事实上,现时在香港根本无法使用TikTok:「TikTok」在2020年七月《国安法》生效不久,就宣布退出香港市场,但随后字节跳动又表示TikTok将由中国版「抖音」取代。

原因也不需深究,香港人就是对大陆科网企业不信任,深怕自己的敏感个人资料会被系统送回内地资料库,令自己成为大数据一部分。

上周在英国看到BBC一则报道,来源是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他们的研究表明,愈来愈多青少年正在远离传统媒体,从社交媒体获取资讯。

其中排首位的社交媒体,正是TikTok。

在英国TikTok上阅读新闻内容的人数,从2020年的80万增至2022年的390万,其中主要是年轻人——在平台上阅读新闻的用户中有一半是16-24岁。

愈来愈多的新闻故事也来自TikTok。上周一段显示一名学生在卡迪夫街上被一名男子骚扰的视频被观看了超过200万次,并被新闻媒体报道。

最近Amber Heard和Johnny Depp之间备受瞩目的诽谤案主导了视频共享平台,许多用户在YouTube上观看现场直播,然后在TikTok上选择了与他们的追随者分享剪辑片段。

事实表明,在英美等西方国家,TikTok早已超越了潮流社交媒体,更变成了青少年每日早上一起床,就靠滚动浏览手机画面来吸收资讯。

这也是《经济学人》提出「谁害怕TikTok」的主题:在TikTok的简单界面之下,隐藏著可怕的先进人工智能(AI)。它了解人们的喜好,这诀窍令TikTok只须Facebook一半时间,就抢注十亿用户。在美国,一般用户每天在应用程式上花费的时间,比Instagram上花费长50%。

最常被提及的风险是隐私。中国政府有权要求中国公司提供任何数据。BuzzFeed上个月发现,中国员工今年一月反复浏览美国用户的数据。

「一切全都在中国境内可以看到。」TikTok安全部门一名成员说。

尽管大多数TikTokers对中国分析他们的舞蹈动作并不介意,但大量视频可能会被搜索面部和语音数据,将有助增加中国正在国内建立的全球数据库。

TikTok更大的潜在危机是,它为中国政府提供了操纵外国人吸收资讯的筛选工具。TikTok已经超越了音乐跳舞娱乐,成为一个主要的新闻平台。打开应用程序,在歌曲和短剧中,您可能会看到最高法院的抗议活动或英国政坛变天。四分一的美国用户表示,他们认为TikTok是一个新闻来源。在主流媒体较弱的国家,这一比例高达50%。

这也成了西方世界一个极大隐忧:TikTok可以透过大数据演算法,过滤资讯派送:一方面隐蔽中方不想出现的不利讯息(例如乌克兰被俄罗斯入侵画面、又或者是中国侵犯新疆人权报告),同时又可以透过派送海量的「说好中国好故事」,进行潜意识「洗脑」。

中国政府积极插手国内媒体:TikTok的年轻版主多是境外人士,但该应用程序的演算法是在北京培育的。最明显例子是将Covid-19起源于中国的视频屏蔽,又或者将乌克兰战争归咎于北约。由于每个用户都会获得自己个性化的派送资讯,因此他们本人很难发现资讯被过滤。

虽然TikTok坚称没有作出干预。但是,正如《经济学人》说「在中国这样一个痴迷于媒体操纵的专制政府下管理企业,显然就是一种风险。如果没有新的安全机制,西方国家可能有一天不得不关闭TikTok。」

彭博报道,近数期字节跳动在非公开交易中的企业估值,已经跌至远低于3000亿美元的水平,较去年大幅缩水最少25%。随着其上市计划搁置,部分投资者寻求套现。

报道引述知情人士指出,有投资者以低至2,750亿美元(约2.15万亿港元)的估值买入字节跳动股份。另有潜在买家和卖家协商把估值降到2,800亿美元的低位后,最终放弃了交易。此外,更有部分投资者的出价仅相当于2,500亿美元估值。

尽管估值一再被下调,但TikTok的营业增长正势如破竹:今年的收入预计将达到120亿美元,到2024年估计将达到230亿美元,与YouTube可以相提并论。字节跳动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何时正式上市只是时间问题。

讽刺的是,除了年轻的创作者涌向这款社交媒体应用程式,还有一些「年长」的媒体创作者也在赶潮流。上星期,《经济学人》加入了TikTok。

你今日玩咗TikTok未?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