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拆局】清算時刻——由肖亞慶下馬到二十大權鬥

2022.08.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財經拆局】清算時刻——由肖亞慶下馬到二十大權鬥
粵語組製圖

中共20大預計秋天舉行,所有相關環節成為下半年中外媒體焦點。

想不到就在7月底已經爆出驚人消息:黨中央公布了中央和國家機關選出的293名代表名單中,工信部部長肖亞慶卻意外落選。

香港觀眾未必對肖亞慶有太深認識,但他是近年來在任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而且掌握極大權力,今次變動亦勢掀起了二十大的權鬥及政治布局。

中紀委確認,肖亞慶因涉嫌違紀違法接受調查。肖亞慶是工程師出身,後來成為企業高管,在經營國企中國鋁業時受到外界注目,2004年,他接替現為中共最高安全官員的郭聲琨,擔任公司總經理。肖亞慶牽頭帶領中鋁發展成一家全球著名的金屬和礦產集團,並因為發起對礦業公司力拓(Rio Tinto)進行重大投資,從而一舉成名。

2016年,肖亞慶轉任國資委主任,該機構權力很大,負責管理所有大型央企及國有企業,是控制全國資產的最重要機關。三年後,他轉到中國主要的反壟斷監管機構,隨後於2020年接掌工信部,近年積極拓展新能源車及芯片開發,可說是掌控內地最重要的國家新興產業。

同一時間,除肖亞慶外,掌管龐大資源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總裁丁文武,亦在同一時間遭到調查,令內地半導體圈震撼,顯示反腐風潮吹進業界,反映官方對半導體行業的監管開始趨嚴。

必需強調,由國資委歷任到工信部,可見今年63歲的肖亞慶掌管均是國內最重要經濟產業,權力之大、級別之高,更突顯他今次下馬的非比尋常,更是近年在位時出現問題的最高級別官員。更值得注視是肖曾長期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在李克強身邊工作,因此外界也懷疑,他「出事」與中共高層權鬥有關。

我早在五月時的評論文章「權力遊戲——由經濟數據看內部權鬥」,已經提出習近平在舉行二十大前夕,很可能出手消滅競爭對手,現在李克強身邊長期工作的肖亞慶遭到清算,明顯是反映權鬥正在升級。

熟悉國情的分析提出,中紀委通報仍然以「同志」稱呼肖亞慶,似乎暗示肖亞慶的問題可能不大。如果肖亞慶的問題不大,那就更讓人懷疑,習近平是不是在瞄準他背後的勢力呢?

巧合的是,在肖亞慶下馬之後一日,習近平出席一項名為「學習習總重要講話精神」研討會時,稱20大將宣示中共「舉甚麼旗、走甚麼路」,警告官員不要消極腐敗,不能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有學者已提出,習近平的表態,實際上是以「反腐」要挾眾官員,若不支持他連任將「被反腐敗」。

這不正是肖亞慶的寫照?

二十大前夕,最關鍵的北戴河會議即將舉行,權力鬥爭之外,外界關注是中共如何化解近日的經濟危機?答案就是不化解。

中共最高決策機構「中央政治局季度經濟會議」,於上周四(7月28日)結束後發表公告稱,今年下半年的目標是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這與四月上一次政治局經濟會議後的公告不同的是,上周四的公告已沒有明確提到5.5%的增長目標,只說將「力爭實現最好結果」,「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顯然明示中央已經放棄了這個增長目標。

確實,幾乎沒有經濟學家預計中國今年能實現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5.5%左右的官方目標,尤其是在公布第二季度經濟同比增速只有0.4%之後。

有經濟學家預計,要全年增長達到5.5%,下半年經濟增速要達到8%或以上,根本是不可能任務。

路透社的《熱點透視》(Breakingviews)就提出,對那一些熱衷於股票市場或刺激措施的人們,政治局的聲明很明顯會令他們感到失望,因為控制疫情仍然是放到第一位。

政治局會議還直接談到了中國面臨的兩個相互連繫的挑戰:購房者斷供房貸,引發對房地產行業以及嚴重依賴房地產銷售的農村銀行系統的擔憂。

對此,領導人表示,要妥善化解一些地方村鎮銀行風險,要穩定房地產市場。政治局表明,要壓實地方政府責任,保交樓、穩民生,同時支持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

不過,從中國領導層的表態來看,他們沒有偏離房地產調控的宏觀目標,仍會打擊投機行為並遏制地產商由債務推動的增長。

在上周四的聲明中,政治局重申「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口號。這與一些經濟學家的期望相反,這些經濟學家原本預期政府會以更積極的方式提振房地產銷售和房價,甚至會包括放棄2020年提出限制發展商債台高築的「三條紅線」。

甚至連李克強本人也改變了語氣,降低了對經濟增長的強調,稱政府不會為了「過高增長目標」而出台超大規模刺激措施。

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一直沒有採取大規模的救市措施。英國《金融時報》稱,人民銀行初步將向國有商業銀行發放約2,000億人民幣的低息貸款,年利率約為1.75%。這些商業銀行再將使用人行的貸款連同自有資金,向房地產項目提供再融資。政府希望銀行能夠將其初始資金放大至多四倍,總共籌集約1萬億人民幣,助發展商完成「爛尾樓」。

這情況反映小業主的「集體停貸」令中國內地政府感到有壓力,但央行揼水最終能否如願解決困局仍令人質疑。

一方面因為「爛尾樓」質素良莠不齊,即使有錢亦未必能完成項目。最重要是市民的買樓信心難以再挽回,而且人行只是出資二千億人民幣實在是少得可憐,銀行要自行承擔風險再倍大放貸金額,作為銀行界管理層會否願意冒上這個風險?

而且內房過去多年的經營模式已經崩潰,券商野村估計,地產商在2020年底之前售出的住宅只有約六成能準時交樓。鑑於2021年內地的住房銷售額超過2萬億美元,未完工「期房」的價值是非常巨大。

斷供抗議的行為清楚地表明,內地買樓需求已經跌至谷底,評級機構標普預計今年中國的房地產銷售可能下降三分之一,這並非小規模的救市措拖「修修補補」就可以扭轉。而斷供可能會讓約人民幣1萬億元的銀行貸款面臨風險,約佔內地總貸款的0.5%。

中央遲遲未有出大招救樓市,一方面考慮是地方政府財政狀況緊張,同時也沒有人膽敢挑戰習近平提出「房住不炒」的核心思想。但鑑於樓市在內地經濟規模佔比達三分之一,政府最終可能沒有太多選擇。到底習近平會否屈服,最終不得不救樓市,相信也是二十大前後,習的權力會否被挑戰一個關鍵風向標。

- 顏寶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