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拆局】香港高等學院成內地「潤學」三甲

2022.08.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財經拆局】香港高等學院成內地「潤學」三甲
粵語組製圖

開學在即,香港的家長及學界今年特別關心教師人手不足以及學額過剩問題,但我卻想探討一下,經歷了三年前的社會運動後,到底還有多少內地學生會「潤學」到香港,升讀香港的高級學府?

先了解一下本港今年八大學府的收生情況:在出生率下降趨勢、港人移民潮等因素下,今屆大學聯招一共有39,523名考生申請,按年減少1,135人,跌幅2.79%,是自2014年以來連續9年下跌。

雖然報考人數減少,不過今年推算約有15,527人獲8間資助大學或都會大學的學士學位課程取錄,按年微升了35人,而獲大學取錄比例高達39.29%,按年微升1.19個百分點,創歷屆文憑試新高。

不過整體取錄人數與2018年的高峰比較,仍然少收了逾一千名本地學生。此消彼長之下,代表了甚麼?意味著內地留學生的需求直線上升。

特別是今年內地留學生有一個獨特情況:經歷上海三月以來連續近三個月的封城,引爆了一場對「潤學」現象(英文「run」的諧音,意即移民海外)的討論。

因上海疫情和解封後出現的「出逃」現象讓該用語再次爆紅,成為繼「內捲」、「躺平」之後,在中國年輕一代廣為流行的最新潮語。

百度上與「移民」相關的搜尋次數,在3月28即封城的第一周暴增,當時與「移居加拿大條件」相關搜索量激增了近30倍。在4月3日,政府宣布「嚴格堅持社會面清零不動搖」,當天有關移民升學的搜索指數上升至440%,可見留學需求直線上升。

據《大公報》今個月報道,內地高考生申請香港高校今年再度「火爆」,多所香港高校表示內地生申請人數大幅上升超過五成,香港大學就收到逾1.5萬內地生申請書,競爭比率高達50:1。

報道稱,不少內地學生認為,香港高校可接軌國際課程,科研水平高,學歷被大灣區的企業認可,加上受疫情和國際形勢複雜多種因素影響,原本去歐美升讀的計劃轉而選擇香港。

內地規模最大的教育培訓機構「新東方教育」發布《2022年中國留學白皮書》,亦有類似結果(圖一),按調查顯示,內地留學生選擇香港高等學府作為升學比例,由2020年只佔8%、全球排名第七,到兩年後已躍升至全球三甲,僅次於英美,比例急升至19%,不單超越了2019年社會運動前的13%,更創近年新高,排名超過了過去的熱門城市包括澳洲、加拿大、日本及新加坡。

p1.png
資料來源:「新東方教育」2022年中國留學白皮書

「白皮書」稱,由於近年來中美關係緊張,傾向去英國留學的人數逐年增加,而傾向去美國留學的人數持續下降。

2022年上半年,美國簽發給中國公民的學生簽證數量與新冠疫情前的水平相比下降逾50%。美國原本是中國學生出國接受高等教育的首選目的地,而如今這一地位有所下降。

「白皮書」指出,在十大排名之中,只有香港及新加坡比例是有所上升,反映在文化環境相似、留學成本低,亞洲院校愈來愈受到有留學意向人群的青睞。

受2019年社會運動影響,令2020年內地生對香港留學需求下降不少(由13%大跌至8%),但2021年調查時回升至原有水平,並繼續呈上升趨勢。香港因為其英式教育體系,成為很多原本打算申請英美國家的中國留學生的備選目的地。

香港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數據亦列出過去六年香港八大學院收錄內地生的人數,結果亦顯示每年收取內地生數目持續攀升,由2016-17年度約萬二名學生,升至上年度的近一萬四千八百人,升幅達23%,而佔本科生比例,亦已達到錄取非本地學生上限的兩成。

當中又以港大、中大收取內地生人數最多,上年度就分別有近四千人及三千一百多人,均創歷來新高。更值得關注是,對不設限設的研究院研究課程,內地及非本地生佔比,總體已經趨升至82%,其中城大更達到誇張的94%程度。

p2.jpg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八大有收取非本地生的上限,其他專上學院就沒有相關限設,亦成了這些學院的最後一線生機:珠海大學創校逾七十年,近年因收生不足而屢傳殺校,在去年獲「廈門國貿教育集團」注資,今年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兩名榮譽主席入主校董會後,近日新校名獲悉已敲定為「經濟管理學院」,不再保留「珠海」二字,同時亦會面向以內地學生為主要收取對象。

內地留學生增加,對香港社會各層面有甚麼影響呢?最直接是租務市場,代理界稱,今年內地大學生搶租潮特別誇張,尤其是大埔及沙田區,租務市場被內地生完全「炒起」,甚至搶高了租金。

香港是開放城市,對移入移出的人口流動沒有限制,實在我們也不應對內地留學生戴上有色眼鏡,在三年前的社會運動中,亦有不少報道指一些內地留學生在經歷本地社運後,重新認識及肯定了香港人對自由民主的追求。

但令人憂慮的是本地年青人口大幅減少的趨勢,有關決策局會否以開放更多學額為理由,引入更多內地留學生「補充」人口,甚至打破目前非本地生佔兩成的上限?

今年六月,時任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已表明,政府及教資會會不時檢視,會按需要考慮適當調節現行非本地生上限。

最新人口數據顯示,本港20至24歲的人口三年間便減少了近7.6萬人,減幅達20.7%;至於25至29歲的人口,同期亦減少4.7萬人,減幅達9.8%,成為減幅第三位。香港青壯人口累計跌幅12.3萬人。

不少內地留學生本身都有背景,可能是高官子女,又或是國企高管的下一代,他們在內地已經被視為特權階層,一旦這些留學生畢業後留港發展,令人擔心的是很可能形成新特權階層,對香港本地學生來說,就會形成一個不對等的競爭環境(Unlevel Playing Field),日後在職場上會面對不公平競爭,這對近年已經備受打壓的年輕一代,將會帶來更艱難的向上流機會。

- 顏寶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