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塘水滚塘鱼」外资撤走 股市死气沉沉

2023.10.09
【财经拆局】「塘水滚塘鱼」外资撤走 股市死气沉沉
粤语组制图

香港政府去年高调成立「引进办」,扬言在香港复常后要招商引资,事隔接近一年,才公布仅仅引入30家重点企业,而且八成均是中资机构,大部分亦早已在香港挂牌上市。现实是香港国安法执行逾三年,外资早已执行撤离计划,外资资金持有中资股的比重更降至接近一年低位,港股成交更是「塘水滚塘鱼」,跌至五年新低。上市公司商会直言,现时美资及欧资不太进入香港市场,有前财金高官更指,香港经济正面临廿年最差困局,财赤问题明年就会出现。

政府去年底成立「引进重点企业办公室」(引进办)负责招商引资,目标2027年或之前吸引至少100间创新科技企业来港,当中会包括20家龙头企业。上周终于公布首分「成绩表」:将在港落户、或会在港扩充业务的重点企业有约30家,不过当中约七至八成均是来自内地。财政司长陈茂波为了掩饰成效未如理想,仅表示绝大部分企业的业务是国际化。

comp1.JPG
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日前在仪式签字成为首批重点企业伙伴的20间企业,仅4家来自海外,包括1家英国、3家美国,其馀均来自内地,包括公众早已相当熟悉的品牌包括华为、美团、联想、京东、恒云科技和多点等。

细看当中名单,部分如华为早已在香港有地区总部,其馀像美团、联想、京东及泰格医药,均早已在本港联交所上市,其中像联想早在1994年已在香港挂牌,热门的电脑产品早在各大「脑场」卖得行成市,「引进办」够胆死将联想列入「落户香港」名单,丑唔丑??

即使是引入的四家外资中,来自英国的阿斯利康,其香港分公司早在1990年成立。政府花费巨额金钱对外推广香港优势「说好香港故事」,但大半年下来不要说较具规模的外资一家也看不到,甚至连内地企业引进的品牌亦非新进驻,引进办的「成绩表」其实反面说明,香港对外资早已失去吸引力。

正如《纽约时报》早前的专题报道《香港宣称仍享有高度自治,但投资者并不乐观》,文中一针见血指出,个人权利受到侵蚀,已阻碍投资者、金融分析师以及学者自由发表投资及经济前景的看法。而出于对香港不再中立的担忧,公司正在选择其他司法管辖区作为国际仲裁地,比如伦敦和新加坡。许多客户也向他们的律师提出了双方的通讯在香港不能再保密的担忧。文中提到在外资眼中,香港早已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美誉,甚至与一个内地城市无异。

港股成交「塘水滚塘鱼」 外资持股降至一年新低

外资对进入本港却步,在热钱「寒暑表」的股票市场,更是率先以脚投票。港股近期成交额进一步缩减,上周四全日只有470亿元,成交额是2018年12月28日以来最低,即是接近五年新低。

正如香港上市公司商会主席梁嘉彰指出,由于近年港股表现欠佳(第三季恒指大泻1106点,连跌两季,与国指在亚洲区内主要股指中排名倒数第二及第三),加上地缘政治因素,外国资金如美资及欧资已不太接触香港资本市场;近期在港上市新股集资额不高,亦非机构投资者的目标,大多是朋友之间「你支持下我、我支持下你」,只是「塘水滚塘鱼」。

comp2.JPG

港股总市值比2021年中已下跌逾三分之一,总市值蒸发逾2万亿美元,而且中国公司占比超过四分之三。日均成交方面,香港约三分之一的股票成交额是由来自内地的互联互通机制,这一比例远高于几年前的15%比重,反映股市投资者愈来愈多是内地相关资金。

投资银行瑞银发表的报告亦指出,外国长仓基金对中资股的持仓,已跌至接近去年10月的低位。该行所追踪的886只外资基金,平均中资股持仓由2021年1月时的6.5%,降至今年8月时的3.1%。当中,有360只基金更出清全数中资股持仓。

comp3.JPG

港股表现不济,连带新股市场也受到拖累,今年首三季度的集资额仅录得约247亿元,排行全球第八位,甚至低于过去资本市场并不出色的印度及印尼,会计师事务所德勤更大削本港全年新股集资额的预测,由1800亿元劈至只得500亿元,大削七成二,较2008年金融海啸时的660亿元更低,这除了反映今年初金融界盲目乐观之外(不少大行去年底予恒指目标均在三万点楼上),亦证实了香港已几乎失去重要的集资中心功能,恐怕明年IPO 排名更会跌出全球十大。

近日《彭博》有一篇专题,形容由于香港薪酬高,银行家正从新加坡回流,这样「利好」消息当然被「党媒」放大,但试问股市成交萎缩,IPO 排名又大跌,请问这些银行家是在哪处发财?《华尔街日报》在刚过去周末,就有另一篇专题《香港股票市场如今死气沉沉》,指受地缘政治影响,许多西方和国际投资者已将资金撤出中国股票,有投资香港近廿年的外资基金更称,注意到在过去几个月,在港交所出售股票变得更加困难,卖出的比买入的多得多。

股票市场表现有高有低,对日升日跌当然不应大惊小怪,但面对股市成交快速「失血」 ,各界引劲以待《促进股票市场流动性专责小组》能尽快公布刺激交投措施,包括近日港交所推动创业板GEM改革谘询,但实情是目前投资者对GEM公司缺乏兴趣,很多股份近乎零成交,近两三年也缺乏新公司上市,对单靠减轻成本来搞活市场的成效并不乐观。

即使是陈茂波愿意「忍痛」减低股票印花税,但正如上市公司商会指出「做与不做分别不大」,措施只是「小小弥补」。而且翻查内地早前救市措施之一正是将股票印花税减半,但之后股市成交反而降至多年新低,可见降低交易成本,不会是吸引资金投入一个金融市场的关键因素。

正如前财库局局长马时亨上周指出,现时香港经济是近20年来最差,「股票又跌,炒楼又跌,个个都较之前穷」,一方面外资流入减少,而且连内地也不进入,二来以前可以背靠中国,但现时内地都有很多问题。因此,结果使到香港金融业受到打击,并牵连很多相关产业,例如无人上市,银行、律师行、会计师行都无生意。

马时亨的发言是食了「诚实豆沙包」还是另有政治目的,我无法揣测,但他提醒库房缩水加上财赤,有机会令政府有公共财政压力,而且可能明年就会出现,却是我去年已担心的「终极困局」。现实是政府已无太多时间可以准备,作为市民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来年的预算案势必面对逾千亿元的财政赤字,政府要引入新税项包括消费税及增值税,恐怕已经是进入倒数阶段。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