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抢存款反映资金仍偏紧 误判高息环境恐对经济楼市「落错药」

2024.06.03
【财经拆局】抢存款反映资金仍偏紧 误判高息环境恐对经济楼市「落错药」
粤语组制图

锺意寻找高息存款的朋友,大概已经发现近月银行重新提供高息定存,定期利率已经重上四、五厘水平。

总结首5个月的定存市况,最瞩目的是,滙丰于5月初罕有推快闪息率优惠,大幅上调3个月年息至4.1厘,中小银行抢存款无疑更进取,大新及华侨银行推3个月年息有4.8厘及4.67厘。而目前3个月年息是工银亚洲的6厘称冠。而作为吸引客户开设「理财通」户口,中资行工银亚洲和建银亚洲亦对1个月定期存款提供超过7厘的利率。

由金管局货币统计数据发现,香港银行定期存款总规模,由2021年中开始快速增加,过去三年几乎倍翻,到今年四月已达9.7万亿港元,占总存款比例高达六成。单以过去一年计,增幅亦达18%,相反活期及储蓄存款较同期继续减少。

0603 COM-PO 1.jpg

银行体系结馀累跌九成  拆息料今月升穿五厘

拥有资产一族当然欢迎银行高息抢存款,可以「轻轻松松」稳赚四、五厘回报绝对有利资产增值。不过对于供楼及做生意的朋友,就无疑百上加斤,难怪楼市在政府撤辣后带动的「小阳春」仅是昙花一现,楼市很快又再度下沉。

0603 COM-PO 2.jpg

今年初当市场「高唱」联储局今年有机会减息六至七次,作为优惠利率指标的一个月银行同业拆息,曾经由去年底5.5厘的二十年新高,一度低见跌穿四厘水平。由于资金成本降低,本地银行当时不用急于抢存款,于是定期利率有一段时间低见三厘。不过当联储局转軚「由鹰转鸽」,利率市场只预期今年只会减息一至两次,大银行五月初开始,今年首度掉头上调定期存款息率,之后又牵起新一轮抢存款。

值得注意是,一个月拆息由四月底的低位约3.96厘水平,现在已累升半厘至4.5厘,而据金管局最新数据显示,银行体系总结馀截至上周五(5月31日)达448亿元,尽管过去一年几乎再没有太大变动,但相对于2020年11月高位4500亿元大泻90%。银行体系资金缩减,再遇上蓝筹及高息股短期内需兑换逾三千亿元计港元作派息的庞大需求,无疑增加港元需求,连同六月半年结因素,料银行调高定存息可能成为趋势。回顾去年5月,拆息在4厘多水平,与现时相若,去年6月则升穿5厘,估计今年走势相近。

银行结馀「不清零」 惟资金紧张状况恐恶化

0603 COM-PO 3.jpg

去年开始银行结馀大幅减少,坊间开始有一些说法是担心结馀持续下跌会否跌至零的水平?如果以为银行体系结馀真的有一天会「清零」,就等同联汇制度末日,恐怕就是不太懂得联汇制度的精粹:在货币发行局制度之下,银行体系结馀只是货币基础其中一部分,甚至在2008年金融海啸之前,银行结馀仅是十二、三亿元的规模。而货币基础除了流通货币外,还有银行持有的外汇基金票据,规模超逾一万亿元,这边才是联汇制度的「最强后盾」。

另外在去年七月时候,据报作为发钞行之一的渣打,更一度要动用贴现窗向金管局拆入逾31亿元,反映作为最大行资金管理亦出现问题。而统计去年第三季贴现窗总共拆出180亿元资金,为2019年第四季以来最多。去年屡次出现银行动用金管局贴现窗机制,当时我撰文称是非常罕见的情况,反映的是银行资金偏紧情况严重。或许有读者会问,经过大半年都不见有香港银行出事,而之后贴现窗亦屡次被动用,那是否杞人忧天?

必须要指出,我在去年11月写的《香港银行反常高息抢钱 预警面临经济危机》一文,仅是提及上述情况反映的是「银行资金状况日益紧绌」,绝没有危言耸听说甚么「金融危机」或者有银行会出事。有学者近日不点名批评我作「经济阴谋论」(就当我对号入座),似乎是有「老屈」之嫌;甚至文章说有人要唱衰香港以此「吸金」,恐怕有留意我的读者都知道,除了自由亚洲电台的官方频道,我无个人的YouTube,只有一个FB专页,更不知道如何「带来真金白银的流量密码」。

「断错症」:低估高息环境杀伤力 恐对经济楼市「落错药」

只是没有金融危机或银行出事,就是否代表一切雨过天晴,甚至「由治及兴」?正如我在上文提到,「高利率环境已经不单影响楼市,而对中小企来说,市民消费不振,另方面却面对借贷成本急升,经营压力是愈来愈大,但我们的财金官员有留意这种危机吗?」以为银行结馀不再减少就是经济复常,恐怕就是低估了高息环境的杀伤力,甚至是对眼前的经济困局「断错症」。实际上正是银行体系在去年跌穿500亿水平后,港元拆息才逐步攀升。

基于金融环境仍然偏紧,令银行资金成本受压,其中一个令楼市「小阳春」加快完结因素,正是有大型银行进一步收紧按揭审批,包括削减按揭现金回赠。市传滙丰最新已削减所有按揭现金回赠,包括楼花按揭、按保或非按保将不提供回赠,其他削减优惠包括转按申请不再设高存息户口。

这个决定背后原因,正是1个月港元拆息徘徊在4厘以上已有八个月,反映银行资金成本续受压,超过现时一般新造按息4.125厘。由于银行未有再调整最优惠利率(P),按揭业务资金成本高企,估计在拆息高及边际利润微薄下,其他银行会陆续跟随。而且即使联储局真的在年底启动减息程序,但在刚过去的加息周期,港P加幅大落后于美息,差距达4.375厘,当美国减息,以港P现时水平未必要即时跟随下调。

最新二手楼价指数创近11周新低,连挫5周共2.12%,是2023年12月底以来再次出现五连跌,亦意味撤辣后的升幅差不多全部被蒸发。指数较2021年8月历史高位累泻24.86%,而撤辣效应渐减退,10大屋苑5月「量价齐跌」,交投按月减约一成,当中7个屋苑价跌,尺价按月跌1.9%至9%,当中以太古城最伤挫9%,而且不少成交均录得大幅蚀让,反映楼市低处未算低。

0603 COM-PO 4.jpg

高息环境影响的不止是楼市,最新的零售数据反映「执笠关注组」并非夸大其辞:4月零售大跌14.7%远逊预期,为四年最差,是2020年7月以来最大跌幅,亦是通关复常以来首次跌穿每月300亿元大关,为疫情以来首次连跌两月。面对经济数据的客观现实,特区政府却只懂赖天气差,恐怕这种「驼鸟心态」,与一些经济学者一样,只懂「嘴炮」说好香港故事,但对经济病因「断错症、落错药」,变成真正「错得离谱的分析」,但代价却是要全港市民一同承受。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