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红十字会信誉危机的根源

2014-09-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8月29日,中国外交部和国际红十字会在北京召开纪念《日内瓦公约》缔结150周年研讨会。它似乎是为了回顾公约执行情况,反思150年来国际人道法和人道行动的发展,探讨所面临的挑战,推动国际人道主义行动的发展;其实,更重要的目的是希望挽救中国红十字会江河日下的信誉。这天,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在会上致辞,四天之后,她就被免去了担任职务的中央决定。走马上任时她曾说:“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像的话,我自动请求辞职!”事实是,直到她被免职,也没有恢复中国红十字会的颜色。

红会信誉危机的导火索是三年前的“郭美美事件”。那是2011年6月,一个自称郭美美的年轻女子,在网上炫富,身份是“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新闻一出,媒体哗然。当年7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表公告:邀请审计机构和中国商业联合会对郭美美的商红会成立以来的运作方式进行调查,并对财务收支进行审计。而这样的调查非但没有解开外界对郭美美和红十字会的疑问,反而越解释越加剧观众的疑问,重挫了红会形像。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中国红十字会确实与郭美美所在的“中国红十字会商业”存在合作关系,无法实现切割。从此,郭美美成为中国红十字会无法摆脱的恶梦。

在个人捐赠额急剧下降的同时,红会也遭遇了各种公信力危机事件:部分中小学要求学生加入校红十字会并缴纳会费;在陕西向机关和国有企业捐赠劣质自行车;成都市红十字会募捐箱多年未取致善款发霉长毛;红十字会冠名医院发生医疗事故;项目基金存在监管漏洞,涉嫌通过阴阳合同进行利益输送等等。名义上,红十字会是“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的人民卫生救护团体”;实际上,是一个准行政机构。其工作人员比照公务员待遇,由财政拨款,同时还要享受比一般慈善机构高得多的管理费用比例。

2004年,红会第八次会员代表大会,聘请国家主席胡锦涛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截至2011年底,中国红十字会有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红会、334个地(市)级红会、2848个县级红会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红会、铁路系统红会、香港特别行政区红会、澳门特别行政区红会;有9.8万个基层组织,215.6万名志愿者,11万个团体会员,2658万名会员,其中1775万名青少年会员。

如果将有如此强大政府背景,如此完备系统和众多成员的中国红十字会信誉的急转直下归咎于郭美美,显然夸大了郭的作用。真正的原因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准政府,官僚化,对捐款管理的非透明化,严重的浪费和贪污腐化。早在2008年,中国红十字会对汶川地震善款使用,已备受质疑和指责。例如,1.3万一顶的救灾帐篷,月薪过万、穿戴名牌的红会员工,六成援灾四成自留的善款去向。此外还有,仓库违规出租,不接受在线捐赠方式以避免全程监控,与商业公司建立直接和间接的关系等等。郭美美始终谜一样地逍遥法外,直到今年8月20日,终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批捕。虽然“郭美美事件”已经大体落幕,但是,红十字会的信誉重建则是遥遥无期。

中国正处于制度性腐败的历史时期,难以建立对十字会严格监督的体制,各种既得利益关系还会顽强存在下去。惟有运行透明、接受社会监督、账目公开才有可能度过危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