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評論﹕出租司機何以承受非人之苦?

在北京,打車難的呼聲從未停止過,近來尤其高漲,以至於驚動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年三十前一天造訪祥龍出租車公司。一群被精心挑選的的哥的姐在出租車公司領導陪同下,說了些諸如提高起步價,三八節給女司機放半天假等等不倫不類的意見,卻惟獨不說最要命的“份子錢”。

2013-02-14
Share

在北京商業區街頭等候乘客的出租車司機。(法新社2011年12月18日圖片)
在北京商業區街頭等候乘客的出租車司機。(法新社2011年12月18日圖片)

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也專門召開座談會,討論如何解決打車難問題。區區“小事”,最高層出面過問,不僅盡顯市場和政府功能兩相缺失,還隱藏著更為可怕的結果,那就是對出租司機的進一步壓榨,和人身權利的侵害。像目前提出的辦法諸如要100%的回應客戶投訴等等,必然伴之以對出租司機的懲罰。

從大年初一到初四,在京城打車,聽司機訴說不堪言之苦。他們每個月要交6000多元“份子錢”,每天一睜眼就欠債200多元。如今油價漲到每升7.6元,假設每天加35升,大約要花270元油錢。一天干15個小時才能賺280元。這還不算修車費和其他各種稅費、罰款。而一年365天不得休,是因為休息不起,甚至連生病的權利都沒有。歇一天工,就意味著今天的債務要追加到明天頭上,因此不得不疲於奔命。

可以說,在北京,出租司機是既無法律保障、又無安全保障、還無生活保障的職業。一位司機說他再干倆月死活兒不干了;另一位則無奈地說,等著進來干的人有的是。還有一位年輕司機則說,他試過一天干22小時,結果在機場趴著睡了兩個小時,被人叫了半天才叫起來,而有同伴睡過去就再也沒醒來。他自問自答:干24小時可以嗎,可以,那就只能有一年半的生命。“我們也是人,也有父母、兄弟,大過年的,連親戚家都不能走。”

休息、休閑本是人基本的生理和心理需求,也是基本人權。中國明明有《勞動合同法》,一般職業人士,每周休息兩天,一年52周就是104天,再加上那麼多節假日,大約有四個月假期。而出租司機卻成了一群“法外”之人,既無加班費,也無休假。作為人,勞動力和勞動績效不可能以24小時計算。但是,他們卻不得不以24小時為單位的賣命,失去了最起碼的尊嚴,成為社會中最悲慘、弱勢的群體之一,沒有工會,沒有代言人。每一次忍無可忍的抗爭都付出巨大的代價,結果往往是承受新一輪更為殘酷的剝削。

北京打車難現像,不僅是行政壟斷下司機的本能應對,比如高峰時刻,退出道路、趴活兒,因為,堵車,加上油錢,再加上份子錢,辛苦跑車得不償失。北京德勝門外、六裡橋、三元橋、芳草地、北皋、百子灣都是司機躲活兒的地方。同時,它也是司機以怠工來表示不滿和反抗的無奈之舉。結果是消費者受損。歸根結底,侵害出租司機利益的是獲得政府許可、占據壟斷地位的出租車公司。

毫無疑義,出租車運營市場屬於競爭市場。只有在競爭之下,司機才可能提高服務水平,使消費者受益。在北京,好像有不少出租車公司,其實萬變不離其宗,它們不過是為了更多人進來分食利益,並不是為了促進市場競爭。監管部分死死不肯放手出租車牌照的數量控制,就是要限制競爭、實施壟斷經營,其動機則是爭取最大的壟斷租金。而份子錢的本質就是數量管制之下的租金價格。因此,只有解散出租車公司,清除壟斷根源,允許個體經營,才是解決打車難的唯一正道。有專家建議“啟動發改委、財政局、交通委等單位的聯合機制進行研究並制定政策”,這純粹是胡言亂語。政府只需做一件事,那就是:放開出租車管制,把屬於市場的歸還市場。(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