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吴敬琏的希望--谈经济学家的职业操守之五

2012年不仅是许多西方国家的大选年。在大中华地区,1月份台湾进行了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7月份香港将更换特首;秋天,中国将召开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领导换届。

2012-02-16
Share

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政治人物更迭有本质不同。人家是通过政党政治、人民选举来改换国家、政府和议会成员。中国是在一党专政,没有党内民主的情况下更换领导人。而政府领导及其阁员只是党国体制中的附属产品。所以,中国和世界其他民主制度下的国家领导人和政府首脑的改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但是,在中国,有一些人混淆上述事实,夸大十八大换届的作用,并把希望寄托于此。著名的经济学家吴敬琏就是代表人物之一。

在2011年11月北京召开的中国官学商界“精英”汇聚一堂的财新峰会上,吴敬琏强调了两个新概念:一个是经济周期和政治周期重合。他说:“政治周期和经济周期的重合会给我们什么样的结果呢?从中国情况而言,我认为明年党政领导换届,对于改进中国经济运行会起到积极的作用。”他表示,目前中国进行党政领导换届的时间,正好处在经济下行阶段,被短期议题掩盖的各种矛盾也都暴露了出来。而从中共执政的历史来看,多次换届之后,都曾出现过变革的方案。

这种政治周期和经济周期重合论在学术上根本经不起推敲,也不符合中国过去六十年经济政治发展的历史。共产党60余年执政,历经1949-1970年代的毛泽东时代;短暂的华国锋时代;邓小平领导,先后担任共产党总书记的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时代;以及胡锦涛时代。从1956年的第八次代表大会到今年将要召开的十八大,难道中国经历了十个政治周期和经济周期吗?这显然在逻辑和事实上不成立。某些换届不仅没有导致历史进步、社会发展;反而导致了退步,矛盾累积和冲突。以过去十年为例,举行过两次共产党代表大会,既没有实现科学发展,也没有形成和谐社会。

在财新峰会上,吴敬琏强调的另一个概念是顶层设计。简言之,就是通过精英和执政党设计改革方案,自上而下推广实施。众所周知,一个健全的市场和社会制度决非是顶层设计出来的。30年前的改革开放不是顶层设计的结果。今后的转型也绝无可能靠顶层设计,而只有通过民众参与的民主制度、政党轮换,政策调整变化达成。政治学者刘军宁对这种顶层设计的主张批评得一针见血。他说其“本质是维护现状,不是改变现状”;是“寄希望于明君同时拔高自己”。

吴敬琏何许人也?在百度上对他的介绍是:“中国经济学界的泰斗,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

到了21世纪的今天,吴敬琏的眼睛还盯著上层权力,指望换届,只能说明,他口口声声的市场经济,反权贵资本主义,不过是口号,其骨子里是反市场,亲近权贵的。如果联系他过去的历史,这一点都不奇怪。

2003年,当胡锦涛、温家宝上台时,吴敬琏就写过一篇《寄希望于中国新领导》的文章;再往前推,1989年6月,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时,他向领导上书《我们的忧思与建议》,一面批判赵紫阳,一面献计献策,怎么样“利用平息暴乱以后有利的政治态势和中央较为集中的权力,推行某些强有力的措施”。

在他所说的每一个政治周期中,他都以最敏捷的速度调整和转换自己的位置,积极支持新领导,寄予希望,直到80余岁还继续重复这种表演,哪里有一丝一毫基于学术和追求真理的学者精神。他的中国经济学界泰斗和良心的美称,是靠著过去二十年巧妙地挟官府权力、商业资本、知识分子、媒体影响力于一身,加工制造出来的。如果吴敬琏能看到中共十九大、二十大,是不是还会重复今天的语言?这是一个无情又在情理中的严肃问题。(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y)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