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面对“滞胀”的选择: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

2012年2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从2月24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调整后,中国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20.5%,中小型金融机构则为17%。上一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2011年12月5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之前的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世界金融危机爆发不久的2008年12月。

2012-02-23
Share

中国央行在过去三个月连续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对中国日益严重的“滞胀”的一种反应。由于1月份的消费品价格指数(CPI)反弹到4.5%,达到三个月以来的新高,高于普遍预测的4%-4.2%,加之央行停发央票数周等一系列表现,市场普遍认为央行可能会推迟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所以,人们对于央行选择的时间还是稍感意外。

那么,在如此明显的通货膨胀压力之下,究竟是什么因素促使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答案是经济增长进入“下行通道”,“稳增长”压倒了“防通胀”。中国央行最新统计显示,1月份人民币存款减少8000亿元,同比大幅下降30%,此前又曾出现连续三个月外汇占款负增长的罕见情况,银行流动性自然吃紧,导致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飙升。2011年12月至2012年1月期间,因为元旦和春节两大节日,公开市场到期资金规模非常小,资金普遍告急,部分中小银行处于无钱可贷的困窘境地,直接影响到实体经济的运行,特别是有资金需求的中小企业。所以,在3月份和“两会”召开之前,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以缓解流动性紧张的状况及存贷比对部分银行放贷能力的束缚,通过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释放流动性,避免经济低落,就不足为怪了。

所谓存款准备金,通俗地说,就是各家商业银行交给人民银行保管的一种押金,保证将来居民提款。如果提高押金率,银行用于贷款的资金就得减少;如果降低押金率,银行用于贷款的资金就相应增加。当中央银行采取紧缩政策时,可以通过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来限制商业银行的信用扩张能力、降低了货币乘数,最终起到收缩货币量和信贷量的效果,反之亦然。

中国自1984年建立和实行存款准备金制度以来,央行针对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达40次之多。最低的一次是1999年11月下调到6%;最高一次为2011年6月的21.5%。历史证明,中国如此频繁地调整存款准备金率,货币政策对“调数量”的偏好达到了近乎痴迷的状态,不仅政策效果甚微,甚至导致货币供给的过度波动。

眼下这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问题至少有三个方面:一是影响仅限于“总量”,形成相对扩张的信贷规模。但是,因为缺乏货币价格层面的信号,银行和企业很难以财务成本为基础进行评估,增加的信贷供应量会继续流向大中型企业,而不是急需资金的小企业。二是增加了银行的可贷资金,但是,银行为了追逐低风险和高回报,很可能将资金再次投向房地产业。春江水暖鸭先知。地产大亨潘石屹在微博上说“好消息”,任志强说,“尽管迟了,但还是来了”。三是央行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累计1个百分点,所释放的流动性总量可达8000亿元以上,加上货币的“乘数法则”,足以导致新一轮通货膨胀。

不难看出,中国经济决策者在“滞胀”面前,更惧怕“滞”而不是“胀”。因为,“滞”和“胀”比较,“滞”的危险性更大,“滞”不仅导致就业放缓,失业扩大,更重要的是影响税收增长,从而影响社会安定、政治稳定和国家的统治基础。

实现GDP的高增长是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根本目标。央行和货币政策没有真正的独立性。2012年的货币政策需要从2011年的“控通胀”转向“稳增长”。但是,在当下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不断强化的态势下,民营经济继续萎缩,通货膨胀居高不下,“滞胀”进一步深化,将是不可扭转的大趋势。(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y)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