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不变的斗争哲学和阴谋想像

2014-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共产党是靠斗争和阴谋起家和打天下的,所以斗争意识特别旺盛,阴谋想像力特别丰富。眼前的香港6.22公投和越来越逼近的“占中”争取真普选行动,对北京产生了强力刺激效应,那份《一国两制白皮书》就是斗争哲学和阴谋论的产物。

中共有这种思维毫不奇怪,在它自己的党史里就充斥各种各样的阴谋,这不是外间强加的,而是“阴谋”这个政治语汇在党的历史文献中使用率极为频繁,哪怕是该党高层核心,从地下党时期到上台执政之后,据党史载,都不乏“阴谋家”、“野心家”,从张国焘、王明、高岗、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四人帮,据说个个都有阴谋。一直到赵紫阳下台,才不再使用“阴谋家”的词汇,但在党看来,这决不是什么“政治风波”,而是关乎政权变色不变色的一场严峻“斗争”!现在又轮到薄熙来和周永康,尽管“阴谋”两个字在正式文件里淡出,但党内同僚都心知肚明,薄和周如不涉嫌“阴谋”和“野心”,不至于有如此结局。

共产党自己就是玩阴谋颠覆国民政府取而代之的,所以在阴谋者眼中无处不阴谋。近日“阴谋论”又祭出来了。中纪委派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纪检组组长、院党组成员张英伟,6月10日在近代史研究所讲话中放狠话,抨击:中国社科院意识形态的主要问题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穿上学术的隐身衣,制造烟幕;第二,利用互联网炮制跨国界的歪理;第三,每逢敏感时期,进行不法的勾连活动;第四,接受境外势力点对点的渗透。

这四点句句都是“阴谋论”语汇,先不说阴谋从何而来,奇的是中纪委管得实在太宽,抓意识形态和阶级斗争不是它的职能,张英伟要求社科院“应时刻高度保持政治敏感性,在政治上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们要切实地加强意识形态建设,在政治上要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增强政治意识、责任意识,在这一点上绝不容忍任何人搞特例” 。这听去完全是刘云山式的话语,而且那应该是他份内的事,和中纪委八竿子打不著。

倒是一帮左棍们闻风而动,弹冠相庆,司马南马上欢呼“中纪委的转型”,盛赞中纪委对社科院动刀,表明中纪委“与时俱进”,从抓“反腐”转向“抓意识形态”了。号称军方鹰派的戴旭大校亦作出呼应:“绝不仅是社科院,中国很多社科类研究机构、高校,都存在敌对势力渗透的问题,看看各高校一些学者猖狂反毛、反共、反华的言行就知道了。”

这个杀气腾腾的“张四点”确实有来头。据悉在此之前,中国社科院的某位副院长已经向下传达过中央精神,而且宣称是口头传达,不发文件,但所传达的意旨来头很大,因为社科院规定每个人都要到会听传达,退休的也不例外。而张英伟的四点阴谋论,基本就是这一“中央精神”的浓缩。据听过传达的社科院人士说,中央精神实际上比“张四点”还要严厉,火药味还要更浓。

以阴谋论去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与习近平上台后的执政思路完全吻合,譬如他使用“反动知识分子”这个词语,是毛时代的遗产。早在八十年代胡耀邦回信给诗人臧克家就明确表示:关于知识分子“改造世界观”这种用语,成为了歧视、打击、迫害某部分人的工具,而且自从向知识分子提出“改造世界观”的要求,就从来没有产生过好的结果。有了胡耀邦这一封信,“改造世界观”这一说法从此就退出政治词典。

既然“改造世界观”都不提了,又何来“反动知识分子”?但中共的斗争哲学和阴谋想像,毕竟是骨子里的胎毒,以此去看“张四点”,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习近平是要敲山震虎,杀鸡儆猴,向一切涉嫌忤逆的知识分子亮剑。因为在极权者眼中无处不阴谋,诛灭这些忤逆的强大手段,就是祖上单传的无产阶级专政,例如群众大会公审、游街示众等,就成了现在的上电视低头认罪;又如毛时代的株连和黑五类,延伸为现在对专政对象的直系亲属实行迫害,以达到逼其就范的目的。而张英伟在社科院的吹风讲话,就形同毛时代的斗争动员,从反右到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再到文革,曾经历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对这一套都熟悉得很,却没有想到在习近平这代逐一复活,就像一个恶梦的回归。(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