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谁为昆山爆炸案担责?

2014-08-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8月2日是中国的七夕,它也是周末,星期六。晚上7点37分,在江苏省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还有261位打卡上班的工人和3位在车间办事的人,忽然发生了爆炸,房顶被炸出个大窟窿,重型设备被炸出车间。当即遇难者69人,180余名在医院救治的伤者,其烧伤面积大部分超过90%。几天后,死亡人数已上升到75人。

这个发生在中国发达地区的惨案,无法掩饰,成为各地方报纸的头版头条。造成事故的原因,似乎没有悬念----这是一次粉尘爆炸引发的灾难。问题是:谁来为如此惨烈的事故负责?

毫无疑义,直接责任是昆山中荣金属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创办于1998年,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其核心业务是生产电镀铝合金轮毂。长期以来,公司不仅生产环境和工人宿舍状况恶劣,而且设备陈旧,存在安全隐患,污染严重。根据专家观点,当粉尘悬浮于空中,达到爆炸能力极限时,只要遇到明火火源,就会发生爆炸。至于造成伤害的大小,与粉尘量,空间及作为现场人员密度程度等因素有关。显然,粉尘量越大,作业空间密封程度越大,爆炸量越高。毫无疑义,这次爆炸之前的粉尘数量,空间密闭和现场人员密集程度,都到了随时可能引爆的边界点。

可见,昆山中荣公司在爆炸从隐患到发生,经历了一个积累和恶化的过程。多年来,公司职工不断向地方政府举报。但是,每遇相关部门检查,都能蒙混过关。所用的办法是:检查当天,至少减少一半工作量。有时,还让工人等到检查组快进厂时开工,使粉尘量累积得尚少;或者提前一晚突击清理,喷水保湿;再有,就是买通常来检查的安监局人员。安全检查本就是走马观花,是隐藏的利益交换机会。官商之间的交易,致使一个本该整顿的企业一直生产。

因此,在昆山中荣公司的直接责任背后,是地方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昆山市长路军在当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近百位记者当场哭泣,在网络上引起一片嘘声。也许他是为遇难者哭,也许是为自己失职,以及仕途的完结哭。无论哪样,哭泣在此时此刻不足以洗刷各级地方政府的责任。正如当地人所说:大盖帽来了一茬又一茬,怎么就管不住爆炸。在昆山市环保局网站的环评公示中,此中荣公司竟然“成绩骄人”:“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对粉尘采用布袋除尘器处理,去除效率可达95%。”

一般来说,粉尘爆炸事故的企业通风、防尘、劳保措施违背国家标准,是很容易发现的。各级地方政府的责任显而易见。而在地方政府责任的背后,说到底是中央政府。远的不说,仅以2010年为例,冶金、有色、建筑、机械、轻工、纺织、烟草、商贸等商业企业的粉尘爆炸时有发生。2011年5月初,中国国家安监总局曾经下发《关于加强冶金等工商企业粉尘爆炸事故防范的通知》,然而,这样的通知对粉尘事故的发生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随后,全国各地,又发生多起粉尘爆炸事故。到2012年8月,中国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再次印发类似通知,效果依然有限。此次昆山大爆炸,直接反映了中央政府的安全部门对粉尘爆炸事故的防范,不过是停留在文字和文件上而已,是政令不出北京城的一例。如何解释中央政府安全部门如此低能无效,当然根源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及相应的法治体系。可以说,中国到处有“昆山”。只有社区民意代表和立法机构紧密结合,加上媒体监督,才可能促使政府珍惜劳工生命,促使工厂严格自律。此次事故之后,习近平、李克强都作了指示和批示,最高检察院也派员介入调查,江苏省发布六条善后措施。可以肯定的是,只有在民主法治的制度之下,才有可能避免类似悲剧的不断发生。

真正令人伤悲的是,此次爆炸事件,不论是死者还是伤者,都不是本地人。而是外来打工者,是来自不发达地区的穷苦农民。在职业病和粉尘爆炸的直接威胁下,从事艰苦没有基本保障的低收入劳动。一个月休息一天,一天工作15小时,月工资只有4000余元。爆炸,瞬间夺去了他们的生命。多少父母失去子女,多少丈夫失去妻子,多少妻子失去丈夫。夜晚,昆山市民在广场为伤者祈福。只要制度不变,此类悲剧就会不断上演。(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