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評論】告別“唯GDP論”,談何容易


2014-08-14
Share

昨天,2014年8月13日,中國官方媒體報道:自2013年以來,包括福建、山西、寧夏、河北、浙江、陝西等多個省份對市、縣(區)的考核進行了調整,降低或取消了GDP考核。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明確取消GDP考核的縣市超過了70個。該報道的結論是:“中國正在告別‘唯GDP論’時代,‘淡化GDP,重視民生’成為政績考核的新導向。”

在中國,任何重大政治性消息的發布,一定有其特定的背景。發布“中國正在告別‘唯GDP論’時代”消息的大背景是:長期以來,GDP成了考核政府政績的核心指標,各級政府拼命追求高增長,破壞社會正義和自然環境,引發各類社會矛盾,直至威脅到政權的合法性。 所以,“唯GDP論”飽受詬病,廢除“唯GDP論”成為一種全民“共識”,時代的呼喚。所以,中共十八大之後,新一屆中央政府不得不順應民意,開始淡化GDP的核心地位和調整政績考核體系。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6月召開的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強調,要改進考核方法手段,既看發展又看基礎,既看顯績又看潛績,把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生態效益等指標和實績作為重要考核內容,再也不能簡單以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來論英雄。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中共中央組織部還印發了《關於改進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政績考核工作的通知》,明確選人用人不能簡單以生GDP及增長率論英雄,加大環境保護、消化產能過剩、安全生產等指標的權重,重視科技創新、教育文化、勞動就業、居民收入、社會保障、人民健康狀況的考核。

在中國,分析重大政治性消息的發布,還要注意其時機的選擇。不久前發生在江蘇昆山因粉塵爆炸,數百人傷亡的悲劇,無疑意味著“唯GDP論”的“昆山模式”的破產,而“昆山模式”集中反映的是“中國模式”。此時此刻,發布“中國正在告別‘唯GDP論’時代”消息,無疑為了緩和人們對昆山背景的憤怒和轉移視線。更重要的是為了呼應即將召開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為了證明新一屆中央政府在落實淡化GDP的核心地位和調整政績考核體系方面的進展。

事實上,在中國告別‘唯GDP論’時代,談何容易。第一, 所謂的“唯GDP”,或者“GDP主義”,“GDP崇拜症”,都是以中國現行的經濟和政治制度為基礎的。盡管中國實行了30余年的經濟改革,企望建立市場經濟,但是,市場經濟並沒有真正建立,不是接近“大市場,小政府”,而是漸行漸遠。政府在與市場的博弈中,其地位不是減弱,而是強化,各級政府都在持續擴張。第二,只有“唯GDP”主義,政府主導經濟發展和經濟增長,政府才可以實現利益最大化。例如,這些年來,沒有“唯GDP”,就沒有房地產業和地方財政的畸形膨脹,也就沒有貪污腐敗的重要資源。也就是說,“唯GDP”主義背後是一種既得利益格局。廢除“唯GDP”主義,等於廢除各級官僚系統的既得利益集團的基礎。第三,沒有“GDP”,沒有增長,所謂的各類民生指標都失去了前提。在中國,惟有維持較高的GDP增長率,否則,無論是改善科技創新、教育文化、勞動就業、居民收入、社會保障、人民健康和生態環境,都是不可能的。因為實現上述的目標,都需要財政資源,而財政狀況依附於GDP。

中國告別‘唯GDP論’時代,談何容易,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國情,那就是中國的“大”和區域間的經濟發展的不均衡。此次報道中國正在告別“唯GDP論”時代所依據的是70個縣市。要知道,中國的地級市、縣級市,以及縣的總數,至少2000以上,70個縣市,百分之三而已。此外,這70個縣市,主要集中在福建、山西、寧夏、河北、浙江、陝西等省份,特別是福建,河北和寧夏,而不是中國的主要發達地區。這也說明,發達地區的GDP對於中國依然至關重要。

在今年的兩會期間,一些代表提出:“不要帶血的GDP!”“不要帶毒的GDP!”“不要帶霾的GDP!”然而,任何有理性的中國民眾都知道,做到這一點,涉及到中國制度的深層變革、涉及到改變“中國模式”的本質、涉及到觸動既得利益集團的基礎,豈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中國,沒有制度性變革,沒有人民參與、沒有民主法治的成熟,真正告別“唯GDP”時代,幾乎是不可能的。(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