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权力和金钱结盟--中国富人问题之二

2011年的中国,房地产业终于降温,股市持续震荡,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经济增长率很可能低于去年,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艰辛。但是,富人群体似乎没有任何不景气迹像。

2011.11.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按照2011年9月《福布斯》亚洲版发布的富豪排行榜,中国个人或家族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亿万富豪人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46人,较2010年增加18人。今年上榜的400位大陆富豪的财富达到4,590亿美元,比去年的4,232亿美元增长8%。

又据《齐鲁晚报》11月13日消息,胡润在济南发布山东亿万富豪排行榜,59名身家20亿元以上的富豪上榜。此外,山东地区目前大约有180位资产在20亿元以上的富豪。百亿富豪大约有10个。

其实,不论是《福布斯》还是《齐鲁晚报》所公布的富人情况,都不过是中国富人群体的很小部分,冰山一角。

为什么中国富人群体,在宏观经济大环境逆转的情况下仍旧“风景这边独好”呢?这完全是因为中国财富依赖权力所致。那些风险小、盈利率高,资金有保障,政策支持的“好”项目,即使不是100%,至少95%以上,掌握在各级政府手中。只要政权维持运转,政府控制经济资源的能力就会继续下去。正是这种“以权力创造市场”的制度,决定了富人在其发展过程中,惟有依附权力才能得到商业机会和财富。其资本积累的速度和规模取决于他们与权力交换的层次和程度,至于竞争能力则是第二位,甚至第三位。

在中国,这种商业机会和权力结合的事例举不胜举。近日,北京的《京华时报》刊登一则消息:长沙市海韵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荣向媒体实名举报,称湖南省财政厅、文化厅、省直机关政府去年为乡镇文化站采购一批群众文化活动设备,有小号、二胡、扬琴等,共15种乐器和音响设备,15000件。这个政府采购项目花费1500万元左右,成交价却超过3000万元。为什么?就是因为政府在采购中玩猫腻,放著价廉物美的名优产品不选,偏偏高价内定“山寨杂牌”中标,“不买对的只买贵的”。

就在一个半月前,陈荣针对三部门的行政诉讼一审宣告败诉。目前此案已上诉长沙市中院。虽然这只是一个“洒洒水”的小案例,不可能造就国家级富豪,但是,这些参与采购的湖南省官员和中标的厂家和公司,可以轻而易举地分享1500万元财富。如果10人参与,每人就是150万元;即使30人,每人也可得50万元。而50万元,是中国寻常百姓至少一百个月,甚至150个月的工资总和。

三十余年来,中国富人群体的形成,与所谓“官倒”、国企改制、大规模无限制开发矿产资源、城镇土地开发、房地产膨胀、以及所谓创业板上市等阶段,渊源至深。而所有这些阶段,都离不开政治权力。中国富人群体是中国政治权力的一个“蛋”。无论其构成多么复杂,可能没有一个富人敢说自己和政府从来没有关系,毫无政府背景。即使那些发财致富的演艺体育名人,如果和政府发生冲突,都会遭到封杀,断掉财路。中国不断地制造出世界级富人,却没有产生一个大陆版李嘉诚,一个靠自己打拚出来的典型。

进入2010年代,中国已经完成了“权力”和“金钱”的结盟,“有权人”和“有钱人”的利益共同体,其影响力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显现,支配著土地、矿产、金融资源,涉及遍布全国的基础设施、城市开发、公共工程、农村水利的建设以及能源、电力、通信、制造等行业;大幅度降低制度成本,促使社会财富向极少数人集聚。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富人群体的财富绝对额,以及在国民财富中的相对额,持续膨胀,贫富差距不断恶化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