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評論】強權下一僕難侍二主


2015-06-11
Share

香港聖公會的秘書長管浩鳴早前用貓和飼主作比喻,說香港人要做乖的貓,飼主才會放心讓我們有自由;另外,他亦表示,擔心在2047年之後,北京會全面收回香港的管治權,不再有兩制,只剩下一國。

我不認識管浩鳴,更加不是他肚裡的蟲,所以,不知道他這段說話背後是否有甚麼玄機。不過,以我個人觀察,不少政治保守人士,一直以來都抗拒普選,但今次政改,他們又忽然跑出來說香港人要為民主邁出一步。無論怎樣看,都令人覺得是經過計算的政治權宜。為了附和官方定下的既定任務,這些人要打倒昨日的我,個個都臉不紅、氣不喘。

再講,管浩鳴的比喻,亦是不倫不類。過去,不少人將中央和香港人比喻做甚麼母子、父子,已經是肉麻之極致。今次,管浩鳴竟然將香港人貶低為寵物,而中央就是高高在上的飼主,以這種關係的想像來比喻政府和人民,只反映了說這番話的人,思想中有極濃厚的奴性。

神職人員,在另一方面也是市民,理應有自由去捍衛其個人政治觀點。不過,有一點必須注意,就是神職人員每句說話,除了反映個人意見,作為宗教領袖,他們也代表了一套信仰所反映的價值觀。假如管浩鳴等的講法,代表了聖公會信仰中,服從威權的元素,我不認同,但可以理解。

保守價值觀和宗教信仰,箇中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將兩者劃上等號,卻又太過膚淺。持保守價值觀的人,希望人生和社會都有種可依賴的秩序,不致於教人無所適從。不過,這種對秩序的渴望,不代表要無條件的屈從威權之下。正面和健康的保守價值觀和宗教信仰,強調個人的責任和本份,然後,推己及人地建構出一個和諧又可永續、講究人倫關係的社會秩序。換句話說,追求和諧穩定,並不代表要事事屈從於威權。事實上,讓政治威權受到道德的規範,而不是讓政治威權去定義道德的框架,才是宗教領袖應有的使命。

退一萬步說,在基督文化當中,早有「讓凱撒的歸凱撒,讓天主的歸天主」的智慧。我實在不明白,為何究竟有神職人員會自甘墜落,為世俗政權的所作所為辯護。貓和飼主的比喻,意味一種絕對權力和絕對服從的關係。一個神職人員要在創物者面前謙卑順從,但是在政權面前,只要不卑不亢就好。

可惜,在不少現世的眼中,政權近乎無所不能,所做之事亦不會錯,政權的地位,可以說是一種超凡實體;這些世俗人對權貴有種敬畏,不自覺地流露出宗教崇拜意味。越是極權的統治,這種誠惶誠恐的氣氛就越濃厚。我只想在此再溫馨提示管浩鳴秘書長要有心理準備,聖經有講過一僕不能侍奉二主;但在中共統治之下,是非對錯的標準,未必會是耶穌基督的教誨,也就是說,早晚中共也會做出一些聖公會不能接受的行為,屆時像管浩鳴之流,又可以怎樣面對自己?(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