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强权下一仆难侍二主


2015.06.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圣公会的秘书长管浩鸣早前用猫和饲主作比喻,说香港人要做乖的猫,饲主才会放心让我们有自由;另外,他亦表示,担心在2047年之后,北京会全面收回香港的管治权,不再有两制,只剩下一国。

我不认识管浩鸣,更加不是他肚里的虫,所以,不知道他这段说话背后是否有甚么玄机。不过,以我个人观察,不少政治保守人士,一直以来都抗拒普选,但今次政改,他们又忽然跑出来说香港人要为民主迈出一步。无论怎样看,都令人觉得是经过计算的政治权宜。为了附和官方定下的既定任务,这些人要打倒昨日的我,个个都脸不红、气不喘。

再讲,管浩鸣的比喻,亦是不伦不类。过去,不少人将中央和香港人比喻做甚么母子、父子,已经是肉麻之极致。今次,管浩鸣竟然将香港人贬低为宠物,而中央就是高高在上的饲主,以这种关系的想像来比喻政府和人民,只反映了说这番话的人,思想中有极浓厚的奴性。

神职人员,在另一方面也是市民,理应有自由去捍卫其个人政治观点。不过,有一点必须注意,就是神职人员每句说话,除了反映个人意见,作为宗教领袖,他们也代表了一套信仰所反映的价值观。假如管浩鸣等的讲法,代表了圣公会信仰中,服从威权的元素,我不认同,但可以理解。

保守价值观和宗教信仰,个中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将两者划上等号,却又太过肤浅。持保守价值观的人,希望人生和社会都有种可依赖的秩序,不致于教人无所适从。不过,这种对秩序的渴望,不代表要无条件的屈从威权之下。正面和健康的保守价值观和宗教信仰,强调个人的责任和本份,然后,推己及人地建构出一个和谐又可永续、讲究人伦关系的社会秩序。换句话说,追求和谐稳定,并不代表要事事屈从于威权。事实上,让政治威权受到道德的规范,而不是让政治威权去定义道德的框架,才是宗教领袖应有的使命。

退一万步说,在基督文化当中,早有「让凯撒的归凯撒,让天主的归天主」的智慧。我实在不明白,为何究竟有神职人员会自甘坠落,为世俗政权的所作所为辩护。猫和饲主的比喻,意味一种绝对权力和绝对服从的关系。一个神职人员要在创物者面前谦卑顺从,但是在政权面前,只要不卑不亢就好。

可惜,在不少现世的眼中,政权近乎无所不能,所做之事亦不会错,政权的地位,可以说是一种超凡实体;这些世俗人对权贵有种敬畏,不自觉地流露出宗教崇拜意味。越是极权的统治,这种诚惶诚恐的气氛就越浓厚。我只想在此再温馨提示管浩鸣秘书长要有心理准备,圣经有讲过一仆不能侍奉二主;但在中共统治之下,是非对错的标准,未必会是耶稣基督的教诲,也就是说,早晚中共也会做出一些圣公会不能接受的行为,届时像管浩鸣之流,又可以怎样面对自己?(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