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接连钱荒的危机


2013-12-23
Share

 

大陆久不久便有一次钱荒。今年中的一次,有人说是因银行表外理财产品集体到期,引起的短期资金紧张。年近岁晚,又闹钱荒。令人关注是,接连的钱荒,最终会否演变成另一场金融灾难。

大陆所谓理财产品市场,也就是高回报的结构性储蓄,去年底的资产规模已达7.1万亿元人民币。单单是今年中,就有超过人民币1.5万亿元的理财产品到期。

中国大陆资金错配,出于制度性政策倾斜。中央虽然口头上要求金融业投放更多资金到民间经济,现实中越来越多资金流向国企和地方政府有关的地产。民企钱荒问题,从来没有真正纾缓过。听闻在大陆某地区的工厂,有老板提出,每个员工可以向公司存入三万人民币,年息廿厘。

银行打开门口做生意,本来价高者得,厂商愿意出年息廿厘,这样的生意没有理由不做。偏偏银行就是不可以「利息市场化」;借贷利率有上限,拆出资金的利息,未能反映通胀和各种风险因素,最终只有两类人可以成功借得到钱:有关系的和有抵押的。

纯粹从资讯不对称的角度看,借钱予有关系的人,理论上可以减低部分风险的成本。当然,从宏观角度看,这种经济结构,不利促进社会上流,也肯定不是分配资源的最有效方法。这是政治影响经济再反馈到政治结构的一个例证。

至于银行倾向贷款予有抵押品的人,道理上也大致相同。不过,当国债和不动产,渐渐成为银行体系资产负债表里,最主要质量,资产价格的上升,也成为了信贷扩张的动力,大大小小的泡沫,都是这样形成。投机性社会,虽然偶尔会造就几个白手兴家的少年股神,但绝大多数情况下,泡沫的财富转移,都是刧贫济富。

抱怀疑的目光,难免会觉得这些高息向员工借钱的厂家,好像有甚么不轨企图。可是,据了解许多工人,还是心思思想每个月多赚五百。从另一角度看,厂家多了流动资金员工多了收入,一家便宜两家著。事实上,厂家要定上限三万,应该是怕员工存款太多,他付不起那么多利息。

要是过得了这一关,说不定这个案例要写入未来MBA的教科书,讲怎样与员工分成,激励士气。否则,这就是文化研究系讨论资本家剥削工人的铁证。现在这一刻,我们只可以说,各种的限制和扭曲,最终只会令社会上流更难,低下层的境况也更艰难。

从宏观角度,中国大陆信贷与占GDP比重,由2008年的123%,暴升至2012年的180%。没有人知道,资金荒只是冰山一角,还是整体的结构失衡。要是系统性的崩溃,一发不可收拾,以中国大陆现在的社会经济客观条件,抵受得了这样的冲击吗?说到底,历史上任何资金扭曲错配,总要经历一段调整期,尤其是楼市泡沫,更加是手尾长。我只可以说,今时今日的大陆,真正相应的调整仍然未发生,没有人知道,到真正出现逆转的时候,情况会是怎样。(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