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圣诞节庆反思中华文化


2014-12-25
Share

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先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进步。

首先,「普天同庆」这四个字,可能还要下一个注脚。根据香港《苹果日报》的报道,中国大陆有多间大学,近年有在平安夜强迫学生观看政治宣传片,校园亦挂上「抵御西方文化扩张」、「坚决维护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标语,亦有大学认证微博声称「应发扬祖国传统节日」。

有香港网民评论有关新闻指:「共产党的无神论主义,国家机器禁止宗教节庆,没有甚么值得大惊小怪。」不过,共产主义元祖马克思在十九世纪面对的世界,正是欧洲社会由封建神权社会迈向新世界的日子,当时反动的力量之一,正是旧社会的宗教权力;马克思作为一个以思想改造世界的先驱先知,对旧社会的宗教传统口诸笔伐,正常不过。

中共以马克思幽灵统治的政权,不去破旧立新,反而叫新一代去捍卫传统的封建思维,又情何以堪?马克思这个居住在英国的德国人,思想在法国俄国开花结果,无论如何,都是外国意识形态的产物,与中华文化又怎样拉上关系?不要忘记,中共夺国之后不久爆发的文化大革命,十年期间打著破四旧的旗帜,企图颠覆中华文化,这段近代史未能忘记,不敢回忆,如今权贵的附庸又跑出来说「坚决维护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面皮之厚,无人能及。如此反覆,又有何国格可言?此外,早在唐代基督教文化早已传入中土,怎样说也比共产主义出现得更早。

我这样批评,可能会令不少民族主义愤青的脆弱心灵受创。对不起,我只不过是想大家反思一个基本的问题:「究竟何谓中华文化?」

先秦的孔孟之道,是不是中华文化?一定是,但也不是中华文化的全部。自后汉,中华文化加入了佛教的元素,变得更加丰富。更不要忘记,老庄的自然主义,也是中华文化里极为重要的一支。宋代大儒苏东坡,就是儒释道三教合流的代表人物之一。到了明代,也有王阳明。最讽刺是,苏东坡和王阳明,都是在贬官流放时,才真正悟道;位高权重的日子,道理反而悟不通。

说到底,统治者所关心的,只是一个要将权力私有合理化的说法,对真正的人生哲理,没有多大的兴趣。社会最黑暗的日子,通常都是政治和道德都被统治者操控的时候。中华民族在过去五百多年的苦难,归根究底,就是没有好好让自由意志的种子落地生根。清帝国覆亡,本来是新中国重新建立自己的民族意识和哲学的契机。很可惜,在那短短的数十年,由新文化运动到新儒家的兴起,未有足够的养分和土壤扎根。

事实上,传统文化不分中外,气质上都是包容的。就算是基督文化,由独裁走向开放,也经历了几百年的时间。结果,由神权封建走向现代的共和自由,在政教分离的共识下,基督文化宗教才回到最初的起点,发掘人生存在的意义,找寻善恶之本。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让我们做回一个简简单单的人,问自己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究竟是为甚么而活?是为了统治者?还是为我们自己和自己身边真正关爱的亲友?

当大家都有了这个醒觉,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才有真正复兴的可能。(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