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評論】專制統治者構造外敵幻象


2014-10-23
Share

任何形式的專制統治者,百變不離其中,都是要擺出一個保衛民族的形象,才有大條道理去建立一套以武力維繫權力的統治機器。當然,要自我定位做民族衛士,就一定要有假想出來的敵人。

「美國一樣將穆斯林國家視為恐怖份子之國,難道又是專制統治?」這個問題,其實非常之妙。我在美國有不少個人自由主義的朋友,都極之不屑美國聯邦政府自從2001年以來處理反恐的手法和立場。當然,個人自由主義在美國也算是少數聲音,但至少美國政府和社會能夠容得下他們,不會因為這幫人的異見而作出迫害。

正如思想家胡適所提出,包容和自由相輔相承,甚至乎可以包容是自由的大前提。追源索本,美國的自由風氣和文化,跟這個國家的立國有莫大關係。當年歐陸的新教徒,以及不列顛的天主教徒,為了逃避信仰的迫害,漂洋過海到新大陸去。至今,美國仍然是宗教文化最多元的一個地方。有趣時,當歐陸人口在十九世紀末漸漸去宗教化,美國人至今仍然對宗教信仰投入。在百家爭鳴之處,才可以見到意識形態的生機。

當然,美國也有不是之處,各級政府也有濫權的記錄,但美國前總統列根也曾經講過:「自由在我們每一代人當中,都面臨過滅絕的危機。我們不可能以為,自由可以透過血脈相傳給我們的子嗣。自由必須要爭取和捍衛,並交予我們的下一代,否則我們只可以在遲暮之年,緬懷過去,對子子孫孫說曾幾何時的自由是甚麼一回事。」

列根沒有指明,究竟為何自由不斷在滅絕的危機中?假如所指只是冷戰的對手蘇維埃,他大可以說美國人要堅定不移對抗外敵。可是他沒有,因為他知道真正可以將一個強國拖垮的,不只是外患,還有內憂。事實上,列根在任內融和了兩黨的分歧,處理不少國內的問題。雖然他也有不少政策未盡完善,但總算是捍衛和爭取了一代人的自由和福祉。

我承認,我對美國的文化和社會,有極強烈的歸屬感。我亦擔心,這種取態,終有一日會被中國大陸的共和國子民視為私通外敵的證據。

事實上,我也醉心傳統中國文化,但我更加相信,一個人出生在甚麼地方,和他的個人身份沒有必然的關係。生在中國,一樣可以是世界公民。傳統儒家早在《禮記》就提出世界大同的思想,意思指好的管治,道理放諸四海皆通。

認識自己文化的根和歷史,就不會認同獨裁政權的一套。民族主義這個概念,只有幾個世紀的歷史;諷刺是,高舉民族主義的專制政權,往往將自身的統治合理性數上千萬年過外。稍有常識的都應該看得出,當中有不少穿鑿附會的成份。

現代文明建立在重人的精神上。個人主義是現代文明的一種體現,可惜,在另一邊廂,仍然有人認為自由是一種負累,寧願信仰威權政府,讓專制政權幽魂不散。活在封閉國度的人,認為自由是禍,人民要管,外敵要防;但他們從來不去問一個簡單問題,「究竟所謂的外敵和自己的統治者,那個才是真正的剝削者,那個才是真正可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