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評論】政改矛盾將香港本土意識推向主流


2015-04-23
Share

過去兩天,香港鋪天蓋地的都是政改的消息。

抽離一點地去看,831人大決定,北京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收回。特區的官僚,也只會順從上意。另一邊廂,泛民表明了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只會在立法會投下反對票。大局已定,我也不知道餘下的爭拗,究竟還有甚麼意義?

過去年多兩年來,我隱約發現,香港的政治文化一直在轉變中。其中之一,就是本土意識的抬頭。事實上,本土意識存在的冒起,比普選特首的議題,來得更早。甚至我覺得,香港的本土身份和利益才是主軸,普選特首只是手段方法上的爭議。

北京視香港為一個地方,可是香港人見到的是身份認同被扭曲的問題,這是也中港矛盾的根源。中共收回對這個地方的主權,只要在九七年七月一日凌晨,改旗換幟就算是完成。但是沒有幾十年,過最少兩代人的時間,又怎可能令到香港人承認徹底改變一直以來的身份認同?事實上,出生成長於八十年代後的年青人,本土的意識最強。換言之,未來一段日子,這一批人只會更加堅持爭取香港自治。北京既沒有可能抹煞香港的本土意識,更不會明白,越是強權高壓,本土意識只會越團結。

之前我也說過,在英國殖民地年代,也曾幾出現過反英的政治運動。殖民政府的處理方法,就是讓香港人建立自己的身份意識,但同時劃清楚管治的大原則。自七十年代起,香港進入代議政制的時代,香港的政治文化也漸漸建立起來。要知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香港人對代議政治有十足的信心;可是主權移交後,特區政府和北京逐步將代議政制閹割,這個過程,等於將香港本來行之有效的一個支柱破壞,結果反而令施政更加困難。

所謂的行政主導,只是一個虛妄的幻想。北京和特區的建制派,或許會認為當年英國人也沒有完全在香港推行民主,現在香港的議會,代表性也比過去更廣泛,普選特首的建議,也比過往進步,香港人仍然不願意欣然接受,是因為對北京不信任。

無錯,香港人不信任北京。可是,問題的責任不在香港人。北京可能覺得香港人要諒解,管治十三億人,總會有點強權高壓;但正正是這一點,令到香港人更害怕這個城市變成了中國的一部份。這是基本的意識形態矛盾,也是香港人恐懼的根源。

事實上,發展至今,已經不只是香港人不信任北京,而是香港人普遍對大陸人的不滿。不少大陸人說沒有大陸的支持,香港早已水深火熱,用上香港新一代網民的講法,這種話比粗話更難聽。可是,偏偏在十三億人當中,有不少人是真心認為,沒有中國大陸,香港只是一個二流城市,現象反映香港正在醞釀另一個深層次的管治危機,我甚至大膽斷言,事態發展至今,已經不單是重建代議政制和特首普選可以解決得了。

歸根究底,香港人的身份和中國人的身份,本身並無抵觸,也沒有先後主次,要是中共能夠接受這一點,問題已經解決了一半。另外,民主作為一個制衡行政機關的權力,並不一定代表一個地方會走向獨立自治。問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集權思維,只可能透過高壓式統治和推行,換言之,從一開始,在一黨專政下的地方高度自治,只是美麗的誤會。今次的政改,意外地將本土運動由邊緣推到主流,北京或許贏了制度上的控制權,但同時也輸掉了贏取民心的一次機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