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政改矛盾将香港本土意识推向主流


2015.04.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过去两天,香港铺天盖地的都是政改的消息。

抽离一点地去看,831人大决定,北京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收回。特区的官僚,也只会顺从上意。另一边厢,泛民表明了在这个大前提之下,只会在立法会投下反对票。大局已定,我也不知道馀下的争拗,究竟还有甚么意义?

过去年多两年来,我隐约发现,香港的政治文化一直在转变中。其中之一,就是本土意识的抬头。事实上,本土意识存在的冒起,比普选特首的议题,来得更早。甚至我觉得,香港的本土身份和利益才是主轴,普选特首只是手段方法上的争议。

北京视香港为一个地方,可是香港人见到的是身份认同被扭曲的问题,这是也中港矛盾的根源。中共收回对这个地方的主权,只要在九七年七月一日凌晨,改旗换帜就算是完成。但是没有几十年,过最少两代人的时间,又怎可能令到香港人承认彻底改变一直以来的身份认同?事实上,出生成长于八十年代后的年青人,本土的意识最强。换言之,未来一段日子,这一批人只会更加坚持争取香港自治。北京既没有可能抹煞香港的本土意识,更不会明白,越是强权高压,本土意识只会越团结。

之前我也说过,在英国殖民地年代,也曾几出现过反英的政治运动。殖民政府的处理方法,就是让香港人建立自己的身份意识,但同时划清楚管治的大原则。自七十年代起,香港进入代议政制的时代,香港的政治文化也渐渐建立起来。要知道,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香港人对代议政治有十足的信心;可是主权移交后,特区政府和北京逐步将代议政制阉割,这个过程,等于将香港本来行之有效的一个支柱破坏,结果反而令施政更加困难。

所谓的行政主导,只是一个虚妄的幻想。北京和特区的建制派,或许会认为当年英国人也没有完全在香港推行民主,现在香港的议会,代表性也比过去更广泛,普选特首的建议,也比过往进步,香港人仍然不愿意欣然接受,是因为对北京不信任。

无错,香港人不信任北京。可是,问题的责任不在香港人。北京可能觉得香港人要谅解,管治十三亿人,总会有点强权高压;但正正是这一点,令到香港人更害怕这个城市变成了中国的一部份。这是基本的意识形态矛盾,也是香港人恐惧的根源。

事实上,发展至今,已经不只是香港人不信任北京,而是香港人普遍对大陆人的不满。不少大陆人说没有大陆的支持,香港早已水深火热,用上香港新一代网民的讲法,这种话比粗话更难听。可是,偏偏在十三亿人当中,有不少人是真心认为,没有中国大陆,香港只是一个二流城市,现象反映香港正在酝酿另一个深层次的管治危机,我甚至大胆断言,事态发展至今,已经不单是重建代议政制和特首普选可以解决得了。

归根究底,香港人的身份和中国人的身份,本身并无抵触,也没有先后主次,要是中共能够接受这一点,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半。另外,民主作为一个制衡行政机关的权力,并不一定代表一个地方会走向独立自治。问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集权思维,只可能透过高压式统治和推行,换言之,从一开始,在一党专政下的地方高度自治,只是美丽的误会。今次的政改,意外地将本土运动由边缘推到主流,北京或许赢了制度上的控制权,但同时也输掉了赢取民心的一次机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