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反贪应针对制度而非权斗


2015.04.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复活节长假期后,港股亦近乎奇迹地复活起来。这是自去年9月初的一次小阳春之后,股市再度发力。10月沪港通之后,大陆股市亦忽然跃升。当然,中港股市转旺,未必与沪港通有关,背后可能有更多因素,例如政府指挥投资基金和银行信贷方针,都可以影响到资产市场的价格。

今次中港股市的升浪,也令我想起2007年7月至10月那次股疯。其时,也是上海股市先在短时期内急升,到了8月传出将会在天津作试点,推行所谓的港股直通车。接下来的六个星期,港股升逾两成多,每天的成交动辄过千亿。最后,港股直通车没有开车,而中港股市的泡沫也一起爆破。

股市泡沫的出现,往往都是由于某种外来因素的转变,尤其是政策上的转变;而后来的爆破,则大多数因为政策再生变数,或者是政策本身有严重缺乏,不能持续。

政府官员不会知道市场的未来走向,不过他们肯定会比一般老百姓更早知道政策的时机;甚至应该说,政策根本就是由他们去制定,所以经济官僚手上掌握了极庞大的利益,这是常识。

这边厢,中港股市正在历史重演,那边厢在大陆的官场,最新一名因涉嫌滥用职权谋取私利被中纪委调查的,叫做戴相龙。

戴相龙曾任人民银行行长、天津市长以及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早在上年《纽约时报》揭发戴相龙女婿车峰及其亲属,透过操控一间叫鼎和创业投资公司,在2002年11月收购海通证券的大量股权,到2007年股市最狂热之时,海通证券在上海上市,鼎和所持有的股权已经值约10亿美元。与此同时,鼎和在2002年亦购入之平安保险的股份,到2007年价值已飙升31亿美元,最初车峰等人付出的只是5,500万美元。

假如以上案件在香港审理,检控一方要找出证据去肯定车峰从戴相龙身上,得到外界不能得到的消息;事实上,这种内幕交易案,在世界各地都有,不是甚么新鲜事。审判戴相龙,就一定要证明他本人在过程当中收授利益。从前,在瑞士开一个银行户口就是,现在银行保密法已经形同虚设,要在这方面举证,应该没有难度。不过,既然涉嫌以权谋私者是官僚权力机构高层,自然懂得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转空,例如透过可靠的亲属去进行交易,又或者所得的都是延后利益。所以,就算在法治精神尚算严谨的香港,处理反贪案的执法机关也经常用上法理以外的手段,例如透过向传媒透露案情,又或者向被调查者施以精神虐待;严格来说,执法机关这些行为,都在损害法治。当然,在大陆这种极权国家,为了定案无所不用其极自然不在话下,而立案的背后往往也带有政治动机,目的只是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进行权力斗争。

假如是真心想取缔以权谋私的现象,针对目标不应该是人,而是制度。没有权,就谋不了私。贪官处处的地方,通常都是将太多的权,不必要地交到官僚的手上。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