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洗脑,容忍与自由

近日,香港最热闹的一个议题,就是所谓的国民教育。更精确一点,应该说是国情教育。特区政府用公帑,资助出版了一本叫做《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刚上任的教育局局长吴克俭,曾经公开说,这种国民教育,对孩子未来有莫大好处。至少,他们日后出来社会工作,不少大机构都会送学员去上国情教育班;提早让孩子接受国情教育,有助提高他们日后的竞争力。

2012-07-16
Share

 

另一边厢,有许多教师和学生,都起来反对,说这是洗脑。

坦白说,要是真正的洗脑,又怎会如此明目张胆?我相信,身处大陆的听众,都会赞成我这个讲法。

事实上,二十世纪,人类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期间,敌对国用尽方法,全方位向自己,及对方的国民,灌输有利自己的讯息。这种潜移默化的资讯攻防战,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洗脑工程。

今天还有没有没国家进行洗脑工程呢?如果说没有,恐怕很难令人信服吧。不过,今天的世界,大众媒体竞争激烈,加上开放的互联网令资讯自由,要进行洗脑工程,又谈何容易?当然,极权国家,控制媒体,封锁互联网,令作别论。今天大家听这个节目,竟然要翻墙,原因是甚么,不用我多解释吧。

其实就算在资讯被封锁的国度,洗脑工程也未必一定成功。否则,极权国家就不会崩溃,独裁者也不会倒台。说到底,对抗洗脑,最重要的一条防线,是我们每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力。确保了资讯自由,我们就要相信,人是思考的动物,有判别是非黑白的能力。

不过,历史上也曾经有过不少洗脑工程,令整个民族陷入疯狂,以感性激情,取代了包容。洗脑工程到最终,就是要另到持不同意见的人,都没有勇气去讲出自己观点。

所以,虽然我不认同特区政府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但更加怕那种凡事上纲上线,每每要政治正确,交代立场的气氛,亦不见得健康。

胡适在《容忍与自由》总结欧洲宗教自由发展的历史时说:“容忍是一切自由的根本。”胡适更加说:“政治思想上,在社会问题的讨论上,我们同样的感觉到不容忍是常见的,而容忍总是很稀有的。”

事实上,高举独立思考的狂热份子,往往就是最容不下第三种立场。本质上,狂热份子跟独裁者是一样的货色,只不过他们手上无权力,唯有靠音量和语言暴力将不同意见消音。缺乏自由空气下的集体脑麻痹,才是社会瘫痪的真正原因。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