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拨乱反正评级升等外资重临 口号治港战狼上身香港穷途

2024.01.25
【杜耀明评论】拨乱反正评级升等外资重临 口号治港战狼上身香港穷途
粤语组制图

《港区国安法》实施三年半有馀,特区当局早已大权在握,施政随心所欲,只是经济状况日走下坡,说好的「由治及兴」无法找数。不过,尽管特区高官束手无策,但只要振振有词,说好香港故事,不失「爱国」立场,能否走出经济低迷,看来大可一切随风。

三年疫情过后,香港复苏情况与中国大陆同样远逊于预期。股市楼市表现不济,零售物流贸易等行业纷纷下滑,2023年整体经济增长估计只有3.3%,总产值比2018年还有不如。换言之,转眼之间,香港失落了五年。

同样无法否定的,香港已被新加坡抛离了。国际舆论近年的共识是,不论经济表现、管治效能、言论自由等,新加坡都领先香港。1997年,两地人均年度收入十分接近(香港领先新加坡不到4%),但至2023年中,新加坡的收入已超过香港七成。

疫情期间,特区当局紧跟大陆,推行以严防人口流动为主的清零政策,但新加坡防疫措施则以注射先进疫苗为主,更特别针对长者,结果疫情死亡率远低于香港(约三分一而已),更显得新加坡处事手法灵活变通。甚至在言论自由方面,新加坡近年稍稍放松公民自由权利,例如劳动节,有数百人集会为外劳争取权益,反观香港却与昔日的新加坡换位,变成和谐至上,鸦雀无声。

简单说,新加坡与香港之别,是前者的价值、政策、制度较接近西方国家,自然可让这些国家的企业、投资者以至专业人士较易适应。反观香港,随着《国安法》的实施,中港两地制度拉近,香港与西方国家的距离扩阔,美国甚至对香港实施高科技贸易禁运,因此新加坡对外国企业及人员的吸引力,也就比香港优胜。

其实新港两地能否吸引外资 ,不在乎两地政府怎样说好自己的故事,更重要是西方智库组织的定期评估,通过他们系统地比较各地的各项自由和权利,让人作出投资和就业的决定。例如美国传统基金会每年发表经济自由度指数,香港过去20多年一直名列榜首,基金会的报告等于免费宣扬香港的市场自由全球第一,是寻找经济机会的好地方。但到了2021年,《国安法》实施八个月后,传统基金会从评级对象之中剔除香港,因为香港与中国制度差异不大,没需要分开评级,两者合计即可,也就变相宣告「一国两制」正式结束,去大陆和香港投资的风险同级。

其他取态较温和的智库,亦指出香港已经出现重大的变化。如去年底,加拿大菲沙(Fraser)研究所及美国加图(Cato)研究所发表「人类自由指数」排名,便指香港跌至46位,比2022年再跌12位。同时,香港虽然在经济自由一项排第二(新加坡第一),但法治及言论自由分数均下跌,人身自由排名跌至82位,集会及结社自由更降至第146位(全部165个地方)。再如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按照「经济表现」、「政府效率」、「营商效率」和「基础建设」等四方面分析竞争力,结果香港由前年全球第5位跌至第7位,落后于新加坡及台湾。

香港当局若真的在意挽回昔日的光辉,便不能没有西方资金、投资者及专业人才的参与,也因此必须以这些智库表现评估的标准为工作指标,具体改善每项要求,谋求评估机构的认同,再赢取外资回心转意。

相反,面对困局或劣评,特区高官不是嘴炮唱好,就是战狼反噬,但同样无补于事。例如香港金融业不振,股市低迷疲软,上市生意淡薄,特首无疑努力大声唱好,左一句香港有国家支持又有「一国两制」,将继续是中国的及国际的金融中心,「为亚洲及全球企业创造机遇」,右一句「香港是国际金融市场间不可或缺的资本桥梁」,「担当超级连系人和超级增值人,联系东西」,必定作出贡献云云,但口号连篇有助改变困局吗?既然一向如此,又何来眼下的凄迷状况?

同样,战狼上身,如政务司长痛骂评级机构穆迪,直斥其抹黑香港,更指是美国不断寻找机会,透过香港,企图压制内地发展,只因为穆迪下调香港评级展望至「负面」,并指《国安法》和选举制度「完善」后,降低香港对跨国企业的吸引力。不错,破口大骂,便可避过穆迪提出那些投资者难以释疑的问题,但看过官员的七情上面,跨国企业最后会相信穆迪的评级,还是官员的骂街?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