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宪制讨论言不及义 政治博弈没完没了

2021-01-28
Share
【杜耀明评论】宪制讨论言不及义 政治博弈没完没了
粤语组制图

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近日频频主催行政长官改为协商产生,固然是查无实据,想入非非,不过特首林郑月娥以至其他亲北京政客的反驳,大多是不尽不实,可谓五十步笑百步,双方混战一场,言不及义,正是当下香港政治风貌的写照。

梁振英的说法只是断章取义。他根据《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指行政长官由选举或协商产生,第二款指行政长官产生办法是按特区实际情况而决定,因此推断北京可因应香港眼下的实际情况,选择以协商方法定出行政长官人选。不过,他似乎没有留意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讲明,选举方法是循序渐进,最终目标是普选产生行政长官。换言之,协商与普选背道而驰,正抵触《基本法》的原则。

他对第三款的规定同样视而不见。该规定订明行政长官产生的具体办法由《基本法》附件一规定,而附件一第七条写明,2007年以后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作修改,需先得到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通过,再由行政长官同意,最后经人大常委会批准。也就是说,即使行政长官改由协商产生,也须完成这三部曲的要求,订出谁有权协商又怎样得出结果,不能说改就改。

除了违反《基本法》,林郑之流更强调以选举产生行政长官,比协商更有认受性、社会效益及符合历史发展。社会效益是指候选人向社会交代施政方向,意思是以沟通和承诺取信于民,方便日后施政。不过,林郑竞选时不是承诺若被市民唾弃,将会鞠躬下台吗?但如今仍有近七成人(69%)反对她任特首,她却食言赖死不走,继续取辱于民,又是甚么社会效益?

林郑所说的历史发展其实是过气的事实,只有过去,没有将来。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第一届由四百人组成,五年后改为八百人,再十年后增至一千二百人,之后八年毫无寸进。无疑,人大常委2014年也曾提出普选,但需要先由提名委员会选出两、三名候选人,再交香港人投票,而提名委员会正是由一千二百人的那个小圈子变身而成,当然有把握交出北京乐意见到的候选人名单。可见所谓历史发展不是必然,即使《基本法》有言在先,没有北京首肯,便行人止步了。

所谓认受性,就更是莫名其妙。林郑的民望不必说了,其实由董建华开始,再到曾荫权、梁振英,哪位特首都没能量推动双普选,他们连房屋供求甚至取消强积金对冲解雇赔偿也解决不了,贫富悬殊却变本加厉。所以不单单因为小圈子产生的特首是近乎协商的产物,因此欠缺认受性,而是这个小圈子选出来的行政长官,连改善民生也亦力有不逮,这么一个小圈子的产物还有甚么认受性可言?

可见认受性、社会效益、历史发展等等,都近乎虚假陈述,跟梁振英的断章取义,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分别。很不幸,梁振英虽然言不成理,却是把握形势,也看中利害所在。眼下的香港,北京正全面整顿,在《港区国安法》下,加强管控政治以至意识形态领域,更有消息传出,中央有意改变制度,包括立法会及行政长官的选举办法,以削弱民主派的影响力,因此顺水推舟,主张以协商产生特首,加强操控安全系数,不啻是看风驶巾里,投其所好。

再者,梁振英的献议似乎受限于《基本法》,但人大常委会就是法律,由高铁一地两检到取消议员资格、决定议员任期、订立《港区国安法》等等,只要符合政治需要,释法也好,议决也好,甚至立法都好,都可以一一化为现实,所以选举变协商,并无技术困难。

无疑,特首的产生办法何去何从,取决于北京的政治盘算,究竟是注重从保持港人信心、维护国际声誉、承担特区施政责任、全面管控香港之间取得平衡,还是不用顾全大局,倒向管控至上这边。不过,在北京的大棋盘下,当政治挂帅成风,宪制辩论不难变成各出其谋,有的围内协商有把握但小圈子选举无胜算,有的小圈子选举寄以厚望但协商欠缺人脉,因此各自吹奏不同的政治调子,为自己的小棋盘打算,而香港走向永无宁日,又增添新变数。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