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抗疫不忘抗争,组织工会占领立法会

2020-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传媒近日披露的机密报告显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借助抗疫大搞政治,意图令去年区议会选举中大败的亲北京集团,在九月立法会选举中反败为胜,继续控制立法机关。但事机不密,泄露风声之后正好提醒香港人要抗疫不忘抗争,必须寸土必争,争取立法会过半议席。

新春伊始,特区及北京当局都未有释出善意。疫症当前,理该抗疫为先,但当权者仍以警暴、统战、宣传三招打击及孤立抗争者,香港人捍卫人权及维护自治,只有自求多福,除了街头抗争,不少人正从多方面加强民间力量,在逆境中点燃希望。

其中九月立法会选举显然是重中之重。选举首先是又一次变相公投,只要维持去年区议会选举的结果,即逆权运动候选人得票率接近六成,就会如蔡英文当选台湾总统一样,取得国际社会认可,也理所当然代表香港人的主流意见,欧美国家亦出师有名,给予支持、声援以至协助。不过,经过区议会挫败,中联办今次定以千方百计收复失地,香港人要保持热度,再接再厉,才能再次向世界显示我们珍重人权、自由,选择尊严、自主的决心。

当然更理想是可以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有效制衡特区当局。不过立法会议席仅一半由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另一半来自功能组别选举。后者又分三部分,一是由九个专业界别以一人一票选出代表,二是区议会代表六席,五席由区议员提名再由全港选民(专业界别选民除外)选出,另一名由区议员互选产生;三是馀下二十席,由不同界别合资格机构的代表投票选出。目前九个专业组别已有七个议席由民主派成员出任,馀下工程界和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两席,若都落入民主派手上,将有莫大的象征意义,代表全港所有专业人士都一致向警暴说不、向北京说不。

不过,即使乐观估计,民主派可在九月立法会选举取得三十三个席位(直选二十席、区议会四席、专业团体代表全取九席),但能否过半,要视乎能否突破,从其他功能组别中拿到起码三个席位。一直以来,建制派最坚固的阵地始终是功能组别中的商界及劳工界议席,这大约二十个席位向来是他们的囊中物。即使今年九月民主派有意打破宿命,也只会向其中四个席位入手(饮食界、批发及零售界、进出口界、体育/演艺/文化界),但难言胜算。

大家既然有破局的斗志,大可发挥想像力,大量成立工会,发挥团结力量,为自己也为社会利益抗争(如医管局员工阵线),二来打破建制工会的垄断局面,并全取工会代表的三个立法会议席。按现行规定,任何行业及机构,只须七个雇员即可成立工会,以教育界为例,正如我曾经指出*,现时幼稚园、小学、中学接近二千间,教协若能穿针引线,教师工会定可遍地开花,到时不但有助保障教师职业,其数目更远远盖过工联会控制的工会。

再者,区议会民主派议员近四百位,亦有利组成大量工会。大批议员聘用大量人手,他们可以不同地域名义(选区、地区、港九新界以至全港)、不同工种(议员助理、研究员、社区联络员、特别活动统筹员等等),这些不同元素互相配搭之下,随时可衍生二、三百个名副其实的工会组织,届时由工会推选的三个立法会议席便不难一夜变色,为逆权人士所囊括。

多年来,工联会劣迹斑斑,以北京马首是瞻,反对真普选、支持国家安全立法。在劳工议题上,赞成冻结及废除集体谈判权、支持男士侍产假由七天减为三天、争取标准工时临阵退缩,加上在工运表现飘忽,如2013年码头工潮便不见踪影,不时被人批评出卖工人利益。因此有独立工会取而代之,除有助推进民主化,亦有利争取劳工权益。

其实无论如何,民主派若能在立法会成功取得过半议席固然可喜,如此一来立法会将有力制衡政府,但即使今次失败,亦通过试误检讨策略得失,分析民众、专业界、商界的力量对比和虚实所在,从而反思方法和策略,然后卷土重来。若全力以赴也无法过半,正好让国际社会清楚看到,现行政制如何违反公义,让少数人主宰社会的资源分配以至整体走向。

眼下香港没有金光大道,只有不怕登攀,总有望走出康庄大道。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

*【杜耀明评论】小心防守大胆进攻,教协可扭转香港人命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