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专业与问责并重,台湾抗疫令林郑无地自容

2020-03-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特区政府民望低下,特首林郑月娥支持率更曾经低至单位数字,急需掌声充撑一下,自不待言,但与其浪费时间,到处做秀而惹来骂声,倒不如虚心取经,向台湾好好学习,学的不但是抗疫的制度和措施,更是公共决策者的用心和态度。

一月以来,台湾以适时而果断的措施,控制武汉肺炎传播,严防病毒从大陆传入,同时全力切断岛内的传播链,至今确诊案例总数大约一百。当疫情走向稳定,病毒流播开始了第二波,主要随世界各地人流入台湾,当局亦随即全面封关,非台湾人不得入内,又同步严格执行入境者必需隔离检疫十四天的规定。

台湾的做法受到国际舆论以至卫生专家的注视和赞扬。有国际医学专家撰文指出,台湾当局的出色表现好几方面。一是根据国家医疗保健系统资料加入旅游历史纪录,以大数据分析尽快搜寻疑似案例,减少患者在社区播毒的时间。二是运用资讯科技,按申报资料为入境者分流,并严格监测家居隔离者的行踪,不让他们四处乱走。三是采取主动,比疫情发展早一步推出防疫措施,如尽早禁止大陆人入境、入境者十四天隔离政策、禁止口罩出口、寻找可疑案例等等。

由一月二十日到二月二十四日的五星期内,根据上述文章所讲,台湾当局迅速制订并执行一百二十四项行动计划,除了上述的边境管制、追寻疑案、检疫规范外,还包括资源调配、公共沟通、公众教育、国际协调、学校防疫对策、纾缓商户措施等等。

不错,台湾今次抗疫的表现出色,但归根究底,首先源于政治问责和专业挂帅并驾齐驱,相辅相成。整项抗疫工程由专门组织「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负责,再由政治问责的卫生福利部部长出任指挥官。这个配搭,正好一面统领医护界抗疫并协调各政府部门拟定不同措施,一面向国会及民众定期交代工作并争取支持。公共卫生的考量,一切以理据和效用为准,抗疫防疫便可以心无旁骛,而详尽无遗的政策解说及状况交代,可赢取社会理解及支持,发挥抗疫政策的最大作用。

在此期间,台湾不是没有政治议题,政党政治也没有消失。行政院通过的《国土计划法》修正案 引起社会热议,亦有地方跟中央唱反调,拒绝把国家古迹交由中央代管。但党派之争归党派之争,抗疫考量始终归抗疫考量。例如,台中的蓝营市长即使对绿营中央政府多么不满,但遇上防疫政策,也要特别强调团结,「中央、地方一条鞭,台中是全力配合」,一切以民众利益为主。执掌疫情指挥中心的卫福部部长陈时中亦视不同派别的地方首长为工作颗伴,不时公开道谢。

反观眼下特区政府,特首向北京多于向香港人交代,更不时跟民意对着干,而专业力量亦不足以主导抗疫工作。现时由卫生署辖下的衞生防护中心负责日常操作,公共卫生专家没有决策权力,高层决策者左顾右盼,时有隐瞒,甚至连库存口罩多少和用途也不愿交代。

更可怕的是,面对疫情浪接一浪,林郑依然政治先行,在其禀奏北京的小报告中言明,要利用疫情,让建制派政客得到好处,从而在九月立法会选举中败部复活。这样的剧本下,林郑的抗疫行动,摆明政治操弄,处处渗有抬举盟友、斗垮敌人、护卫北京的利害考虑。

因此,她关心的,不是公务员上班或者市民外出有没有口罩,而是工联会可否多快好省地生产口罩,再用口罩挽回他们的声誉。她介意的,不是继续让大陆来客入港会否引致疫情急剧恶化而拖垮医疗系统,而是罢工医护人员为争取封关而挑战她的权威,因此必须除之而后快。同样,她维护的,首先不是香港人的性命安全,而是北京的尊严,因此当第二浪疫情涌至,封关即使可把资源集中用来照顾返港人士,林郑也坚决不肯。

居心叵测又无能如此,林郑的剩馀价值仅限于提醒大家她是朽木不可雕,民间只能自求多福、互相扶持才能脱险,而安全的代价看来就如自由一样,在于我们无时无刻的警惕和斗志。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