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沒真相的日子


2016.03.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620 杜耀明評長平事件、李波事件及港府在事件中的角色(粵語部製圖)
Photo: RFA

現居德國的《南都周刊》前主筆長平日前慨嘆,他弟弟已變了又一個李波,意思是已受到中國強力部門的控制,變得脫胎換骨,竟敢跟長平討價還價,不斷要求他以後不再發表批評中國的文章,以換取另一個弟弟獲釋。

其實長平感到的困惑,香港人近年都不斷面對。困惑之一是莫名其妙,如價值連城的高鐵工程,八百五十億元的造價,一半港人用不到,可說注定要蝕本收場。特區政府理應為民服務,向北京說不,卻異變成壓榨者,明知高鐵是大白象,也要按北京的劇本強推。

長平的困惑之二是無可奈何。原因之一,是他兩位弟弟都在強力部門手上,肉在砧板,根本不由他作主。原因之二,是他不可能知悉事情的真相。他弟弟被捕的官方原因,是由於他們拜山時放爆竹引致山火,但其中一人又可以致電長平,要求他不再批評中國。三兄弟涉及兩宗不同的事,卻竟可混為一談。當中實情如何,大家只能用常識判斷,卻無從找到真憑實據,以揭露真相。

面對這樣的困惑,長平表明要切斷兄弟關係,此後永不聯絡他們,以擺脫株連兄弟的要脅。但香港人卻無法離開惡咒,在真相混淆、歪理遍地之下,特區政府處處顯得無能為力,任由社會迷團繼續疑惑大眾,讓人在香港走向衰敗之前已經對真相失去希望。

李波事件正是典型的事例。一個以出版北京眼中“反動”書籍的香港出版人,一直害怕涉足大陸,之前又有四名同事被公安抓捕。接著自己失縱,又再在傳媒出現,然後安然返港一天,向警方銷案,公開誇讚國家進步,又勸籲行家勿再出版那些“反動”書籍,便由某政協的車輛護送回大陸了。這些離奇古怪的情節,在小說、電影之中也屬罕見橋段,卻活生生在香港出現。但不外是說,事實不代表真相,而真相在政府無心、辦案者無力下,只是奢侈品。

再看機場管理局以千多億元興建第三跑道,同樣是真相模糊。大家擔心三跑是高鐵翻版的大白象工程,是由於珠江三角洲機場林立,若不擬好飛行空域的分佈,三跑落成也是得物無所用。到今日,空域問題仍未解決,機場管理局已決定徵收乘客附加費以籌募經費,正如高鐵當年“一地兩檢”懸而未決,就憑著建制派在立法會的過半票數而得到撥款,一於權力在手,真相免問。

當政府視真相如無物,就不會以巿民的人身安全為重,認真調查清楚李波“偷渡”大陸的原因,也不會珍惜公共財富,確保每分公帑不會浪費。在政治上,既然真假不再重要,也就容易理解政府何以公然賣假貨,以小圈子圈定候選人再供巿民挑選當作真普選,甚至不由分說,從一些台灣的大學校名中剷走“國立”二字,因為在他們看來,權力面前,真相微不足道,可以任由他們搓圓撳扁。

上樑不正下樑歪。不求真相、敷衍塞責的政府,只會助長歪理成篇、逃避責任的刁民。由東湧、天水圍到大埔,一些農地早已堆成泥頭山,十多年來,政府得過且過,不認真追究責任,不下令地主清除泥頭,反叫他們把泥頭山灌漿加固。結果,沒有真相,地主不單無須承擔責任,更變相得到政府的鼓舞,只要拿不到他們堆倒泥頭的證據,大可以繼續以傾倒泥頭謀利。長此下去,就不僅是犧牲真相,我們珍而重之的法治會首先在這裡的鄉郊消失。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