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中央圈定特首 施政何须政纲

2022.04.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评论】中央圈定特首 施政何须政纲
粤语组制图

脸书专页「每日关注李家超中文水平」成立不到十天,迅速吸引大量眼球,追踪人数超过李家超的竞选专页接近一半。网民的选择不仅反映下任特首的中文水平异于寻常而惹人注目,也同时显示他的活动、主张和想法乏善可陈,不足以成为公众谈论的议题。

一个人的「选举」本身是先天不足的独脚戏,加上宣布参选三星期后还交不出政纲,也就没有话题可言,而竞选活动主要是闭门会议,号称听取不同界别意见以便撰写政纲,等于说「选举」仍未准备就绪,但另一方面唯一候选人正快速冲向终点,因为过半选举委员已急不及待提名李家超参选,把「选举」结果写在墙上。

这个两线发展但速度悬殊的剧本,其主线简单不过,就是一个中央一锤定音,然后点石可成金的故事。人选的个人民望、政纲、能量、网络等等都不重要,中央选谁,谁就是当然人选,也是英明决定,选举委员作为中央的侍从,没有不支持的选项。

一个知人善任的故事,剧本往后的发展该是中选者尽显天纵之资,展示才德学均上乘,从而服众,配得上上方的目光如炬,深庆得人。奈何给相中的李家超,甚至中文水平也惹人天天关注,不仅个人修养表露无遗,也反映他「濶佬懒理」的领导风格,既无求助中文达人以修饰言词,删除错失,也无法带引舆论,把公众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如政策的讨论,以掩盖中文的弊漏。

李家超拿不出完整的政纲来集中社会注意力,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需要。中央选中了他,自有其考虑,也展现中央不容挑战的权力,毋须向香港人交代,也排除大多数香港人参与其中,当然也没看过还在准备之中的政纲。决策既定,即使竞选期间剧情发展不理想,角色演绎出毛病,观众反应冷淡,但剧本还得演下去,就如大陆以「动态清零」为国策一样,不论社会代价,也会坚持到底。

再从李家超的角度看,再过十天,走完投票的程序,即使仍欠全面政纲和政策建议,他依然会高票当选。那么在登顶前的倒数日子,你认为他会全力撰写政纲,再公开与市民频密互动,还是加强风险管控,例如尽量避免曝光,避开独立媒体的访问,并小心提防公众提问的机会?

从基本看,中央如何拣特首,也决定了李家超日后的管治根本不需要政纲。首先,中央选定李家超,授予特首权力,委以某些任务,便构成他只须向中央交代的政纲。其次,选举委员投赞成票是表达对中央决定的支持,他有何政纲不是重点。再者,立法会「完善」后由亲北京人士主导,功能亦转为支持施政,无论如何都不会跟特区反枱。例如眼下的立法会,又怎会过问特首林郑月娥没有实现当年的竞选承诺,把特首纳入防止贿赂条例的监管范围?既然有具体细节的政纲也可以轻易「走数」,李家超有没有作出具体承诺,甚或有没有政纲,又有何分别?

近日,传媒亦有发表不同界别人士对李家超日后施政的期望,其中不乏情辞恳切,却难免是一厢情愿。例如有劳工界立法会议员请求来届特首提高最低工资以追上通胀,并改善青年就业问题等等。也有基层组织代表要求当局改善贫穷问题,提供失业援助,加强基层劳工的生活保障,并且增加长者及医疗服务,缩短各类资助的安老宿位及社区照顾服务的轮候时间。

这些建议若得到李家超垂青,从而纳入施政纲领的话,不啻是造福大众,但主张者又何曾从李家超的角度着想,他只从属于中央,不从属于仼何社会组织,立法会也是他的施政工具,喜欢的可以交谈一下,否则大可不闻不问,又或者采纳建议却不履行承诺(如梁振英当年与香港记者协会约法三章,以示尊重新闻自由),并不形成必须遵守否则需要付出政治代价的社会契约。

当社会没有制度令特首注重民间的诉求,成为施政纲领的一部分,而政纲即使写好,却并无束缚力也没有后果可言,那么不仅进言者自作多情,今后特首执政是否需要政纲,也是一个疑问。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评论

Yat ho.man
2022/05/01 00:45

@喜囍:这时候出来参选,是有担当的人,因为他自己自己面前的困难很多很大,需要逐个一一解决[赞]

Yat ho.man
2022/05/01 00:48

这时候出来参选,是有担当的人,因为他自己自己面前的困难很多很大,需要逐个一一解决[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