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笑话连篇真特首 答非所问露真章

2022.05.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评论】笑话连篇真特首 答非所问露真章
粤语组制图

李家超的特首竞选独脚戏上演至今,与其说是笑话连篇的一场闹剧,倒不如说是香港由两制互动并存走向一国唯我独尊所必经的政治震撼。

一句「我和我们」,已展示其中文水平,再一句「mother secondary school」(意指他的中学母校),还说香港「没创科、没未来」(应是说没有创科便没有未来),更显露其语言能力。甚至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以结果为目标」(意指注重绩效成果?),不是用意不清,就是匪夷所思,把结果当成目标。脸书专页「每日关注李家超中文水平」蒐集不少病句病词,更总结出八大常见问题。这个专页办下去的话,待李五年任满,相信不难结集成书,成为一本小学生造句修辞的参考书。

其实人皆有错,不足为怪,奇怪的反而是有错不知,或者知错不改。竞选活动近一个月了,李家超的病句病词,几乎无日无之,更不断在社交媒体流传,但他的竞选专页也依然故我,「我和我们」、「动员起来」等等照登,看来是要大家习非成是,病句变金句。

若非如此,李家超团队可谓未尽其力,既没有修正他发言的文字记录,也不替他恶补语文,加强公开发言及传媒对答的能力。说到底,究竟竞选团队是未尽全力,还是不敢向未来特首直言其语病,又或者李家超完全自知有误,只是毫不介意沟通效果和形象低下,继续勇往直前,外人无从知晓,但无论如何,在在反映他的性格特质、领导风格和团队文化。

如果李家超的语文水平折射了他的性格、作风,他的政纲更直接表明未来五年特区当局的路向和格局。政纲声言「同为香港开新篇」,但细看「四大政策纲要」,却是毫无新意,不外是萧规曹随,只是期望日后可以更有效执行政策而已。勉强称得上新意之作或有两方面,一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国家安全)的本地立法,二是以效忠《基本法》之名,加强控制公务员,但此两项主张都是延伸现行的国家安全措施而已,并非自立新章。

再如订下「关键绩效指标」及成立「地区服务及关爱队伍」,亦是新瓶旧酒。香港回归前,末代总督彭定康要求每个政府部门订立具体的服务承诺,小如消防车接讯后多久须到达现场也清楚列明,以便公众监察,而大政方针则写入港督施政报告,而李家超的「绩效指标」则限于为指定工作定下目标,有多详尽仍属未知之数。

至于地区服务及关爱队伍,更是多此一举。二Ο一九年区议会选举投票率超过七成,民主派阵营取得全港86%直选议席,当选者热衷服务基层,社区本来注入生机,奈何当局推行区议员宣誓效忠《基本法》,触发大批议员辞职,其后亦有四十九名议员宣誓后被取消议员资格,现时只剩下三分一议员,大大削弱服务社区的能量。换言之,政府只要放弃政治审查,恢复区议会功能,民选区议员可担起服务社区的职责,根本无需费时失事,另起炉灶。

比起政纲,李家超的传媒答问更见真章。香港新闻自由的世界排名,由80跌至148,他依然说新闻自由健在,无需捍卫;《基本法》承诺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由普选产生,但究竟如何落实,他又答非所问,表示选举制度「完善」了,只是未达预期效果;香港移民潮涌现,他说香港是法治社会,也许意思是香港没问题,你走你事。这样的回覆清楚表示,三者都不在他的施政议程之内,言下之意,问题根本不成问题,可以一概不理。

不过,政纲内的议题,他也可以置身事外或者答得不着边际。记者问他如何修补与青年人的关系,他强调「最重要系守法」,难道警诫青年人便可修补关系?对于如何保住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他坦诚不是靠个人努力,由其他人努力好了,看来他不必费心,也无须给你答案。至于屯门公路塞车问题,他认为有赖与大湾区、深圳合作,但境外地区如何有助解决香港交通挤塞,很奥妙,相信便行,他也没有具体答案。

从个人质素、领导风格到政治纲领,李家超看来都不符合社会主流的期望,但问题不于他自己,而更在于造王者心存侥幸,按政治需要拣定人选,又不甘小圈子选举团的支持,竟然相信只凭宣传造势,便能点石成金,不用回应主流民意的诉求,中选者便能赢取公众支持,结果当然适得其反,钦定的人选显露身手后,人未上任,大家再没有幻想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