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处理造假不力 港大自毁长城


2016.05.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杜耀明评港大学术造假案(法新社图片/粤语部制图)
Photo: RFA

如果说特首梁振英委派李国章当校委会主席,是香港大学自主受到政治干预,眼前的学术造假案,正代表港大对尊严的自我践踏。

港大管理层的致命问题是不敢承认事实。根据《苹果日报》引述港大内部调查的专家报告显示,杨丹教授研究团队所得到的实验结果,在专家监察下重做时,无法重复原先的结果。另一专家亦指出,实验结果是由调校有关实验的设定条件而得到,做法不可接受。换言之,实验结果有造马之嫌,但港大至今对此不置一词,甚至有否通知刊登该项研究的美国专业期刊亦不作交代。

更不幸的是,造假事实俱在,港大领导层却没有惩处造假者。相反,港大的处理手法十分可疑,造假案涉及杨丹教授及其两名博士生,理应一并交由特设的调查委员会处理。但港大却一分为二,把两位博士生交给纪律委员会审理,而纪律委员会一般只处理学生的操行问题,如考试作弊,因此委员不需具备有关学科的知识。即使专家认为举报人编造数据机会极微,纪律委员会却理解为数据仍有可能伪造,而单凭此点,便裁定两位博士生无罪。另一方面,团队负责人杨丹教授则交由调查委员会处理。虽然专家证人认定研究有造假,但委员会鉴于实验由两位学生负责,但又无法断定杨丹知情,便认为造假指控不成立。结果一案出现两审,三名涉案者无法对证,造成“有人做假,但无人负责”的荒谬结论。

港大对造假案敷衍塞责,足见大学高层并不重视真相和诚信。专家报告早已指出研究有造假成份,调查委员会就应该认真考虑三人的责任,怎可能由于实验由学生负责,便完全信赖杨丹表示不知内情的一面之词?这样做,等同推翻专家报告的调查结论,跟上年港大校委会推翻专责委员会推荐陈文敏为副校长,同样是欠缺依据、不负责任的决定。

由案件举报开始,负责组织调查的副校长谭广亨,与被调查的杨丹有长期合作关系,却不避利益冲突的嫌疑。到调查完成,谭广亨更成为首席副校长,有份处理调查报告,判杨丹造假不成立,也就不足为怪。因为杨丹与谭合作多篇论文,杨今天若造假成立,她过去的论文理应接受覆核,到时两人合作的研究,也难逃覆核的命运。谭为了保护自己,又如何保证他不会偏帮杨丹呢?

整件事件,不单涉及造假,更是一宗以造假挪用公帑的案件。造假论文的研究经费,据报载有过百万元来自大学拨款委员会,研究者若弄虚作假,又与欺骗综援之类的案件有何分别?而港大校方若放生杨丹,不单是放弃其监督公帑运用的道义责任,更有帮凶之嫌。他日此事若弄上法庭,将是港大历史上最大的不幸。

学术造假得以揭发,往往有赖告密者挺身而出,因此必须给予强大的保护。遗憾的是,尽管港大有保护告密者的政策,但打从告密者举报那天开始,便遭时任港大首席副校长、现任浸会大学校长钱大康训示,指举报者在香港学术界再难有立足之地,嘱他们三思而后行,简直匪夷所思。接着他们受到的报复,报章已详加报道,这里不赘。

如此不问真相、不辨是非、不守诚信,而且锄弱扶强,助长歪风,港大高层只会自毁长城,离心离德,外力干预也不易攻下的学术堡垒,恐怕会从内部被这些高层一手摧毁。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