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六四烛光存亡激发抗争想像

2021-06-03
Share
【杜耀明评论】六四烛光存亡激发抗争想像
粤语部制图

特区政府一举压下六四维园烛光晚会,不错又一次煞停了数十年来的悼念活动,但压迫与反抗同生,由支联会被迫停办六四集会一刻开始,悼念活动已获赋予新意义,由行礼如仪的周年致意,变成以记忆抵挡遗忘的真实抗争。

当防疫专家袁国勇以至特首都宣告第四波疫情完结,警方反以防疫为由取缔集会,又得到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认同,那就莫非说,疫情清除了,公众集会也无法回到从前,因为审批者不会考虑防疫与集会可以并存,例如加强集会的防疫措施(如口罩、社交距离、减少人数),也不会让烛光晚会举行。

据説终审法院的案例早已指出,政府有义务做好应有安排,保障市民可以行使基本人权。如今集会一年又一年被否决,为香港法治感不安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不妨扩阔眼界,由注视公众批评法官影响公众对法治的信心,再思量一下,政府禁止集会如何贬损人权、法治。

其实当局动用公权力取消六四集会,反映当权者对六四惨剧欠缺说服力,以改变公众对当年武力镇压民运的想法。三十二年了,多数香港人依然深信八九民运无罪、反贪反腐有理,也深信每年六四烛光晚会,尽管只是和平聚会,追思逝者,也是力所能及,以示坚守公义的立场。也只有如此,才有望追究行凶者的责任,进而改弦易辙,走上民主富强之路。多年来,香港人恍如柔弱的烛光,虽则无力改变外在环境,但一点一点的光亮汇聚起来,总可照亮漆黑一片的维园,筑起无形但不倒的道德标杆。

久而久之,维园烛光晚会已成一度精神力量,警权或可扑灭烛光,却制止不了它的传承。维园集会今年被指违法了,不要紧,没有大台的日子,只好寻找合法的空间,各以自己的方式,继续悼念六四,大家各尽己能,互通声气,即使各处一方,却在社会不同角落相伴同行,以微小而坚定的行动,将信念传承下去。

三十多年来,六四烛光晚会是致意多于抗争的活动,支联会的五大纲领更是止于呐喊呼吁,从来都行动缺缺。但随着疫情过后当局又以疫情为由禁制六四集会,当知大势不妙,烛光晚会前途未卜。不过,这种挑战,讽刺地赋予悼念活动另一番新意义。面对高墙,民间悼念除了走向化整为零,并将成为记忆对遗忘、真相对谎言的抗争。

官方的进逼也帮助反对力量的结集,拉近民主派与本土派的距离。过去本土派大多对六四悼念活动不闻不问,甚或反感,但取缔烛光晚会,代表悼念历史事件的和平集会也不能保留,其他抗争活动就更难有例外,民间的活动空间势必收紧,因此需要放下分歧,站在坚持悼念的一方,争取表达政治理念的自由,以伸张民间发声的基本权利。

五月底以来,网上流传不少悼念方法,都尽显民间智慧,在此不必细说。大抵来说,大家各施各法,以合法途径通过不同渠道,向八九民运致意,向死难者致哀,公然宣示自己的立场,以示民心向背,官方根本无法阻档从不同角落渗出的悼念信息。

更重要的是,纪念致意不限于六四前后,也不限于政治表态。为了拒绝遗忘、守护真相,不少人正赶紧整理历史,以更有效方法,让公众和下一代更清楚认识八九民运及其前因后果,并通过民运历史深入了解中国的发展和难题,前景和希望。六四集会也许不再来,这段历史却绝不会从此消失。

也有人深信,纪念六四不仅是回首前尘,追究责任,以彰显公义,更是传承六四,活出历史,追求有尊严的人生。简言之,六四不仅是用来纪念,也是中国人未完之梦,香港人接上历史之棒,就不但是每年行礼如仪,更要为民主坚持下去。

烛光晚会的存亡,激发丰富的抗争思考和想像,即使改变不了晦暗不明的局面,但大家亦无愧于心,反正自己没被这局面所改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