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守住六四燭光,延續歷史的溫度和力量

2019-06-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三十年轉眼過去,但對於香港人,中共當年以軍隊血腥鏟平一場民主運動確是忘也忘不了。三十年來,維園的六四集會燭光不絕,民氣沸騰,一場又一場,一代接一代,以鐵一般的事實記述和親身見證,粉碎謊言和歪理,令一個自誇國力強盛的國家,年復一年,始終無法抬起頭來,面對那年那日屠殺人民的難堪真相。

真相難堪,首先是因為真相是有後果的。喜不喜歡也好,支聯會的五項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句句對準死穴,當年的行兇者,以至其支持者,不論已落任或現任的,都無一倖免,必須面對真相的拷問,並且承擔隨之而來的歷史責任。

清楚不過,當大家見證這是一場和平的民主運動,官方指為「動亂」便是歪曲事實,含血噴人,必須立即放人,並且鄭重更正、道歉、處分;當大家親歷軍隊血腥鎮壓,殺人無數,當然得追究責任賠償損失,誰下決定就誰是兇手、罪人,誰也罪責難逃;又當罪惡既源於獨裁者也源於獨裁體制,結束一黨專政,建立民主制度,才是長治久安的必由之路,否則何以杜絕悲劇重演。

剛出版的新書《最後的秘密》,刊載軍隊屠城後,中共兩次高層特別會議的發言紀錄。發言者無疑都事後追認了鄧小平引軍入城血灑北京的決定,卻又揭露兩點重要事實。一是鄧小平的行軍決定有違常規,沒有事先得到黨總書記同意,當然也沒經過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討論和決定,是近乎政變的舉動。二是發言的十多位中共元老,儘管同意派軍隊平定局面,但除了個別人還喊打喊殺,其他都沒有再提血洗北京的駭人事實,可見他們對是否採取如此強暴手段,不論是因為屠城太醜陋也太丟臉,還是為免給政敵和人民追討責任,總是小心翼翼,保留一點空白。

當然,當權者不會因為香港人見證屠殺而自首,更不會自感無地自容而下台,但他們絕不能充耳不聞指責,默不作聲,問題是諸多辯解,卻又往往前後矛盾,自亂陣腳。例如有政治幫閒者徹底抵賴屠城一事,指傳聞查無實據,但人證物證俱在,如何抵賴也難以取信於人,有人便改口說鎮壓殺人,有利中國穩定發展,甚至說,沒有八九年的鎮壓,便沒有今日的繁榮強盛。

不過這樣說同樣魯莽,因為等於對軍隊殺人直認不諱,而一承認殺人,老問題又回來了︰殺害人民怎可能是合法合情合理的管治方法?被殺害者幹了甚麼壞事而給人民供養的解放軍幹掉呢?人民反腐敗的群眾運動怎會跟經濟發展水火不容?不好解釋之下,辯護士只好舊調重彈,硬說沒有屠殺,但這樣說又重覆起初的難題,除非解放軍射的都是空彈,又或者,全部向天發射,所以無殺人意圖和事實,死的傷的都與解放軍無關。但證據呢?

因此見證六四,原原本本講述所見所聞,不是求甚麼神奇效用,但足以使當權者走入不能自圓其說的困局,而他們又不能不砌詞解釋下去,以免失去話語權。三十年來,香港人的見證和拷問,一年又一年,行兇者就如被押在被告席上,不是被人嚴詞質問,就是給自己的辯詞自掌嘴巴。

不錯,在大陸,三十年前曾經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面對今天強權當道而暫告沉寂,但歷史過去了卻並未成空,悲壯的民運已走出1989年的歷史原點。三十年來,香港人不但從不間斷為六四努力不懈守住真相,更活出那年那月那地那些熱愛自由民主者的誠心摯意。由2003年反對國家安全立法到2014年雨傘運動,從反抗奴化的國民教育到要求當局撤回犧牲香港法治的「送中」條例,社會上不同階層不同崗位不計收穫只為香港未來着緊而投入參與,處處看到三十年前中國大陸自由民主追求者的慷慨胸襟和熱誠身影。

但願六四的熱度能夠繼續保持下去,讓大家在歷史的靈光燭照下,把擺脫奴役、尋求當家作主的民主情懷和力量,發揚光大,開花結果。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