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紅黃碼」捨本逐末 盧寵茂散播仇恨

2022.07.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評論】「紅黃碼」捨本逐末 盧寵茂散播仇恨
粵語組製圖

新任醫務衛生局長盧寵茂近日表明有意推行類似大陸健康碼的制度,以限制新冠肺炎確診者及返港人士的活動範圍,並聲明愈快實施愈好。此舉政治正確無可置疑,但卻代表防疫政策的倒退,不但實際問題解決不了,勉強執行的話,恐怕只會挑起社會矛盾。

盧寵茂透露,「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將改為實名登記,並引入「紅、黃碼」,紅碼用來標籤確診者,黃碼則針對海外返港者,通過公共場所的辨識系統,示意禁止他們入內,從而堵截病毒的傳播。在他看來,這叫精準防疫,因為「紅、黃碼」可以為這兩類別人士劃定不同的活動範圍,分毫不差,其他人士則可憑「綠碼」而通行無阻。

盧局長看來忘記了應付第五波疫情的策略重點,在於提高長者的疫苗注射率,確診者按病情分流處理,加上社交距離措施,避免醫療系統負荷超重而崩潰。大致上,是類似西方國家與病毒共存的抗疫方法,務求在控制疫情、個人自由和經濟活動之間取得平衡。如今疫情再度升溫,是時候檢討一下,再調整不同措施的輕重,而不是為了「變幻原是永恆」,政策便變幻起來了。

例如,長者的疫苗注射率半年來確是提高了,但現時六十歲或以上人士接種兩針的比率不及八成(79.8%),特別是八十歲以上的比率不到六成半(64.19%),而院舍長者接種兩針疫苗者,五月中時僅僅超過5成半(56%)(打三針者更低至14%),因此政府若要精準抗疫,首先必須提出改善辦法,加速提升長者的接種率。再如家庭聚會是公認最難制止的病毒傳染途徑,政府必須面對問題提出善法,降低傳播風險,如建議聚會前先作快速檢疫測試丶帶口罩等等。

盧局長確實天生異稟,一眼就看中確診人士及海外返港者,就是疫情升溫的罪魁禍首。他不掌握有多少確診者違反隔離令,也沒有調查研究染疫者的來由是否與違例者有關,便認定確診者進入公共場所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因此需要從嚴處理。同樣莫名其妙的是,受限制人士不得進入公共場所,但就不等於能夠制止他們的私人聚會,更何況「黃碼」人士仍然可以上班,並且乘搭公共交通。

政府既然認定「紅、黃碼」人士是問題根本,其實可以用更直接而有效的方法來對付。例如恢復營運超過一萬張床位的方艙醫院,在國家支援下,更可增至五萬張,足以容納他們隔離七天,保安設施可以滴水不漏,何須七百四十萬人冒著個人資料被竊的風險,以實名登記「安心出行」?還記得五年前,選舉事務處曾經遺失三百萬名登記選民的個人資料,至今仍未破案,試問當一個政府連緝拿資料竊匪歸案也無能為力,市民又如何安心登記個人資料呢?

不錯,香港若與大陸及澳門看齊,全民用「紅黃綠」健康碼,或有助與大陸通關,但正如上述,健康碼不是萬應靈丹,需要政策多管齊下,才能有效堵截疫症的快速傳播。再者,中港兩地能否通關,關鍵在於過關前後的檢測證明。當局應該首先想方設法,將病毒檢測提速提效提量,並且降低費用,再與大陸當局據理力爭,盡量簡化過關的手續。

奇怪的是,盧寵茂不實事求是解決抗疫及通關問題,也只算是失職而已,但總不能毫無實據,以散播仇恨的言詞,針對確診人士及海外返港者,暗指他們要為疫情升溫負責,更明言確診者這些少數人的行動自由,會危害其他多數人的健康,因此必須運用「紅、黃碼」加以識別,再饗以閉門羹。

挑撥確診者與其他人的對立,或有助政府爭取某些市民支持健康碼,但對於收服疫情根本不能對症下藥,反而刺激起反對政府的情緒以至行動。今時今日,市民或再不能走上街頭,但難保他們不會消極抵制健康碼,懷疑確診也不做檢測,或者不呈報快速檢測的結果,令政府無法掌握疫情實況,而健康碼更成為官民對抗的新起點。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