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抹不走漂不白的七二一元朗黑夜

2021-07-22
Share
【杜耀明评论】抹不走漂不白的七二一元朗黑夜
粤语组制图

特区当局既然表明以强大决心打击恐怖主义,对付假新闻,而警方也介意自己的表现不符市民的期望,那就应该礼失求诸野,逐格细看《立场新闻》对「七二一事件」的最新调查报道「7.21寻源」。

调查报道证实有人在网上发布假消息,为前年七月二十一日黑帮份子在元朗袭击市民制造藉口。帐户称为「风中微尘」的一名警嫂(警察太太)于事发前三天,首次发出「得元朗得天下」的帖子,号召反修例人士前赴元朗,报复早前一些流氓滋扰放映反修例电影的市民。反修例人士在社交媒体立即指其纯属虚构,并无此事,但一些乡绅及撑警团体罔顾事实,继续以此为由,组织游行以至非法聚集、以守卫家园之名,手携武器招摇过市,再悍然走入西铁站内无差别袭击市民。

「风中微尘」这位警嫂的失实帖文,挑动一批流氓伤害无辜市民,警方即使不能以假新闻执法,也可以涉嫌煽动暴动罪名,加以拘捕以助调查,不过警方至今未见行动。相比七月一日铜锣湾发生刺警案,事后有网民发表杀警、袭击警署的言论,警方立即拘捕四人,指他们煽惑他人意图伤人罪,效率之高,无法比拟。警方是否「风中微尘」是警嫂而网开一面,还是捉拿这位警嫂,便会识破内情,不可告人的真相将公诸于世,因而有所顾忌,手下留情?

关键更在于,究竟是警嫂发假帖引发暴徒攻击市民,还是发帖只是制造假想敌,以便为流氓动粗制造藉口,并且鱼目混珠,于事后将无差别袭击市民的责任,转嫁到反修例人士身上?若是后者,民主派带人入元朗搞事引起车站冲突之说,不再是事后堆砌的烂剧本,而是事前早有编排的大计谋。

更有看点的是,这批流氓声称捍卫元朗之说,完全应合事发十天前中方在港官员的说法。当时中联办新界工作部部长李蓟贻在十八乡乡委会就职礼上表示,他相信乡绅已作好准备,绝不让反修例人士来元朗搞事。有关讲话的片段,两年前已在网上流传,尽管这种保家卫土的论述,跟那些伤人恶棍的看法如出一辙,但当时仍看不出两者有何关联。

不过,今次调查报道却提供两个线索。一是找到谎言供应链的源头是那位警嫂,从她身上或可澄清她的资料来源是否涉及中联办官员;二是好几位出席就职典礼的乡绅领袖, 七二一当晚都先后在非法游行的元朗现场出现,他们曾否与李部长私下接触,又究竟与晚上无差别袭击的罪恶距离有多远,据说不会放弃任何调查线索的警方,有否跟进一下?

再者,即使警方没有寻根溯源的眼界和决心,总不能忘掉,这批恶棍以凶器袭击手无寸铁的市民,依照他们的标准,远远超于严重伤害他人身体,更属于十恶不赦的恐怖主义袭击行为,必须从严处理,绝不能轻轻放下。既然一人刺伤警员,警方视之为「孤狼式恐怖主义」, 七二一当晚毒打市民的暴徒以百计,受伤者近五十人,亦导致西铁瘫痪,实属狼群式恐怖主义狙击,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和安宁的恶行。

不过,当局至今只控告其中七人暴动罪,六人罪成,其馀不少恶棍在现场殴打市民或摇旗呐喊,早被传媒或网民认出,但至今两年,警方未有进一步行动,反而落案控告包括民主派议员林卓廷在内的七名市民。这是否说,孤狼式行为警方可以全力以赴,但狼群式狙击便无能为力?

今次的调查报道亦旧事重提,指出一些人物(如石镜泉)公开煽动他人以暴力对待反修例运动人士,警方可以网开一面,不予检控。无疑,石镜泉事后撤回不当言论并致歉,但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通过议案,悼念七一刺警者,即使撤回言论又致歉,警方立即表明穷追猛打,道歉最多用来求情,但以此标准,又怎能不把石镜泉绳之于法?同样,《港区国安法》第二十七条禁止宣扬恐怖主义罪行,因此不能放过港大评议会,但到今天,还为七二一事件洗白的言论,何尝不是警方心目中所谓美化恐怖主义,而警方又何以无动于衷呢?

上述种种疑问不能水落石出,又轻轻放过疑人,以至双重标准执法,警方不但无法改写七二一的历史,也不要妄想可以恢复市民对警队的信心。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