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林鄭玩火,小心自焚

2019-08-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由香港警方暴力鎮壓,再加出動解放軍,看來是特首林鄭月娥自以為最能壓服民憤的殺傷武器。

上月底,港澳辦公室發言人儘管越俎代庖,表明香港當局將以警力收復局面,還未至於用解放軍恐嚇市民。反觀林鄭,本周一(5日)早上全港大罷工,她除了依然故我,不理市民各項訴求,更在記者會上亂扣帽子,指責示威者搞革命,部分行為更「挑戰國家主權」,而「極端暴力行為正將香港推向十分危險景況」。林鄭的說話不外小事化大,分化示威者,為警方強力鎮壓,以至解放軍入城,做好政治文宣。

她痛斥的「挑戰國家主權」行為,是指有疑似「反送中」示威者玷污中聯辦門口的國徽,又把海運大廈外面旗桿上的國旗除下扔到海裡。其實當局大可拘捕疑犯,依法究冶,但林鄭卻無限上綱,把這些行為跟武力推翻政府等量齊觀,暗指抵觸了「一國兩制」的底線。同時,她又亂扣帽子,見到有示威者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便望文生義,生安白造,指有人搞革命、搞獨立,把「香港推向不歸路」。言下之意,是解放軍入城「平亂」也是理所當然。

林鄭的說法不外拿港澳辦的「一國兩制」底線原則做文章。該底線原則有三方面,即絕對不能允許「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内地進行渗透破壞活動」。當然,北京官員習以為常無限上綱,把破壞主權、損害權威、滲透大陸等觀念無限擴張,但凡有損國家和政權聲譽、面子、權力的大小行為、舉動以及言論,都無所不包。因此,不論是批評時政、污損國旗還是陰謀造反,都同樣罪犯天條。

沒想到林鄭鸚鵡學舌,用大陸觀念看香港事物,把示威者打成「港獨份子」,更諉過於人,指香港走上「不歸路」,全因示威者希望「玉石俱焚」。若她說的不歸路是北京取消「一國兩制」,並希望憑此政治禁忌造成心理障碍,嚇怕前線示威者,根本是異想天開,因為他們不少人對眼下重一國、輕兩制的制度、措施和現實,都深惡痛絕,因此寧為玉碎、不作瓦全,最多「攬炒」(同歸於盡)收場也絕不妥協。

林鄭明知他們無懼「攬炒」,也明知用政治方法才能解決政治問題、避免警民衝突,但偏偏執迷不悟,繼續迷信暴力,用過度武力打壓示威者,最後一發不可收拾而軍管收場的話,只能說是林鄭的詭計得逞。到時不是年輕人,是林鄭個人要為「一國兩制」的覆亡和七百萬人喪失自由,負上歷史責任。

其實「一國兩制」會否在2019年終結,關鍵始終在於香港對中國的價值。不錯,九七回歸以來,香港對中國的經濟貢獻比以前有所不如。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經香港轉銷海外的貨品由佔貿易總額50%降至10%左右,中國股市的規模亦由九七年只佔香港一半,大幅增加至香港的兩倍,而人民幣亦力圖走向國際,可見中國對香港的經濟倚賴遠較九七時低。

不過,香港仍可充當大陸與國際經濟體系之間的銜接點,有其獨特價值。香港除了是大陸外資的最大來源,更不受禁運限制,可進口美國的高端科技,相信可裨益大陸的科技發展。同時,雖然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不只一個,但香港始終是北京完全掌握也信任的一個,直接有助人民幣國際化,而香港股票市場依然是大陸國企、民企集資的渠道,也是走向國際的跳板。加上香港也是中國朝野資金流轉的中介站或目的地,保持現狀,亦有助北京監察資金外流的情況。

面對空前的政治危機,林鄭既無心也無力解決問題,早已眾所周知,但總不該變本加厲,唯恐天下不亂,用警方的武力鎮壓引發更暴力衝突,令香港變成無法管治,讓解放軍可以乘機而入,宣布「一國兩制」完蛋。這樣的政治豪賭,以香港的制度和價值為人質,以香港對大陸的經濟貢獻為賭注,稍有差池,林鄭月娥豈只是賣港賊,更是民族罪人。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